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三十三章 双凤缠斗,魂断大漠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370 2013-07-06 12:38:28

  次日午后,骄阳如火般刺目,茫茫大漠中无一丝草木阴凉,翻腾的滚滚热浪扑面而来,李渊军中将士虽然人人嘴唇干燥,依旧将厚重铠甲穿戴整齐,神采抖擞飞扬,在帐中擦拭着兵器,眉眼间难掩喜色,因为今早点兵之时,李渊嘱咐传令下去让众将士养足精神,大家都暗自猜测着今日便能和突厥贼兵决一死战,早日凯旋回乡,封官进爵,和家人团聚。

果然,自傍晚开始,李渊分别派了几个由军中精兵组成的小队,轮番不间断骚扰突厥守卫士兵,假意进攻后急速撤退,脱脱曾熟读中原兵书,隐约察觉这是李渊疲兵之计,遂快马赶到突厥王宫,一路靠使者令一直冲到大殿玉阶下,不顾侍卫阻拦,便要硬往大殿里冲,脱脱虽然不精武艺,但使者大人的头衔让大殿门前的守卫不敢硬碰硬把他打退,一时僵持,突厥王阿勿析斤正在大殿之中和一众将军谋士商量对抗李渊源源不断的小型进攻之策,听着前线士兵不断传来的消息,军心已出现不稳。一时心里烦闷不已,听到殿外外喧哗,怒火一下被激起,猛的起身在殿内怒斥道:“大胆!何人在殿外喧哗!”脱脱忙大喊道:“王上!脱脱求见!”突厥王怒气冲冲的拔出随身佩戴的大刀,疾步走到大殿门前,两个婢女匆匆上前,惶恐推开大殿大门,脱脱和那守卫在门口赤手打作一团,阿勿析斤大怒,大吼一声,宝刀一挥,划了个半圆,准确挥到脱脱脖子上,胆小的宫婢紧紧闭上眼睛,脱脱被吓得一动也忘了动,眼睁睁看着那把饮过无数鲜血的刀带着冷风朝自己袭来,过了一瞬,意想之中的飞溅热血却没有出现,刀挥舞带来的劲风打在脱脱的脖子上,突然的寒意让他不禁打了个激灵,眼睛惊恐睁大,看着尽距自己脖子半寸距离的大刀,一动也不敢动,耳坠上的狼牙自肩膀滚落,掉在玉阶上发出脆响,断裂成两截,守卫士兵慌忙退后,唯恐王上迁怒于自己,难以抑制颤抖着立于一旁,脱脱回过神来,慌忙后撤一步跪地,磕头道:“王上,脱脱有良策献上!”突厥王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对匆匆赶来的侍卫队长道:“把这个对我突厥战争不利的废物拉下去,免去使者之位,加入奴籍!”再也未多说一句,转身走进大殿,有谋士仰慕脱脱才学,遂求情道:“王上,脱脱大人是不可多得的智者啊!”阿勿析斤将尚没收回腰间的大刀一挥,直直指向那谋士,冷冷道:“我身边从不留无能之人。智者若不能效力,在我眼中也如草芥一般。”谋士慌忙低下头,一语不敢再言,后背已被冷汗湿透。“王上,”一个低哑柔软的声音瞬间浇熄了阿勿析斤的怒火,一个红衣华服倩影缓步走进大殿,长长的锦绣曳尾红罗裙下,步步生莲。明媚脸庞浅笑着,鲜艳红唇弯出完美的优雅弧度,垂下的乌黑水滑长发随着步伐闪着水样光泽。正是红鸢。行至突厥王身边,娇媚的坐下依偎在突厥王敞开的怀抱里,突厥王搂着佳人不禁一握的纤腰,一阵摩挲,惹得佳人一阵娇笑钻进他怀中,大殿之中一众人低头的低头,转身的转身,所以,没有人看到,红鸢低下的褐色双眸里,一瞬的厌恶狠厉之色,

夜,月光极明亮,深蓝夜空隐约可见暗色流云,月如银盘,将大漠映成一片浩瀚银白色的翩然雪海,李渊军中将士们却无暇欣赏这壮阔美景,半个时辰前,李渊秘密集结了全军将领,上至将军,下至小小兵长,皆在帅帐前集合,由李渊亲自点兵,安排夜袭事宜。待众副将和李渊回到帅帐,李渊严肃向穆远道:“穆副将,上次出师不利,因未事先告知清楚,故并非你之过,我也不再追究,只是这次,成败在此一战,你可做好万全准备?”穆远单膝跪地道:“将军,恕远直言,为将之任,唯阵军上势,御士死战二者而已。其他的,将军尽管放心。”“好,若所言未成,上次所立军令状便在此战执行!”穆远拱手行礼道:“遵命!”

突厥前线兵营,因为李渊派出小分队的不断骚扰,饶是突厥士兵兵强马壮,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士兵早已困倦不已,悄悄的撑着长矛打盹,马儿因为几次出动,不及饮水喂食,因为饥饿干渴不安的甩着蹄子。突然,战鼓和呐喊声如雷霆般四起,带着瘆人鬼怪面具,在铠甲上沾上五彩布条的李渊阵前士兵骑着快马冲进突厥营帐,打盹的士兵刚刚惊醒便被马蹄踏碎了脊柱失了呼吸,突厥士兵乱作一团,大喊着:“天兵来啦!天将下凡啦!”四处躲闪,就在李渊部中人人大喜,觉得此战必是大捷之时,一阵凌厉的奏瑟之声再次从远方传来,源头竟是突厥王宫。清音阁中,梅花屏风相隔,依旧着那件灰袍的伏念王子和红衣华服的红鸢相对盘膝而坐,同时弹奏着手中的瑟,一实一虚,一高亢一婉转,配合的天衣无缝,那支曲子,正是“水寒”,就在李渊的将士们人人皆再次陷入上次那般头痛不能自已,四肢僵硬,不能动弹的窘境之时,突然,一阵清幽琴声自李渊军队本部传来,瞬间缓解了不适,将士们再次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宝刀,奋力拼杀,琴声和瑟声轮流占据上风,终于,两拨人马皆以到了近身肉搏的地步,最后一个突厥士兵倒下之时,琴声和瑟声同时戛然而止,幸存的李渊部下流泪欢呼相拥,突厥,败。

清音阁内,红鸢手中的瑟无力滑落,一口鲜血吐在梅花屏风上,和屏风之上红梅汇为一体,几难分辨,瘫倒在地,伏念扔下手中的瑟,慌忙起身,欲绕过屏风查探,红鸢的瘸腿蒙面侍卫竟比他还快了一步冲过去,一把扶起红鸢,注入丝丝真气,红鸢缓缓睁眼,无力的一笑,说了一句话,那侍卫凑过去听,眼中顿现凄然,红鸢说完那句话,便歪倒在那瘸腿侍卫怀中,再无声息。伏念欲上前诊治,那寡言的高大侍卫缓缓开口,竟隐带哽咽,“斗胆请殿下让我带走娘娘,已达娘娘遗愿。”伏念一惊,终是一探,朝他一摆手。那瘸腿侍卫捧着宝物般小心抱起红鸢,不过瞬间,便消失在大殿之外。与此同时,穆远的营帐之中,“穆远”模样的流萤放下膝上古琴,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挪到依旧昏睡的榻上的穆远身边,微笑看了他最后一眼,缓缓合上了双眸,指尖金色流光尽散。

突厥一战,阿勿析斤的逆兵被全数歼灭,李渊部下亦损伤惨重,副将赵食其左臂筋骨尽断,虽医治及时,后半生却再也不可使大力,副将穆远,牺牲。

舐尽鲜血的狼,在大漠上满足长号。

可怜万里关山道,年年战骨多秋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