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唐风华录

第三十章 前世机缘,兰因絮果

大唐风华录 曦和夫人 2423 2013-07-06 12:38:28

  穆远的军帐中,简陋的木质方桌前,穆远卸去银甲,端坐于桌旁方凳上,旁边军医正在仔细把脉,赵食其站在一旁焦急等候,赵食其见军医眉头微皱,关切问道:“可探查出什么问题?”军医起身,面露愧色,躬身道:“将军恕在下无能,穆将军脉搏有力,并无异样。”转身向穆远问道:“将军可有感到不适?”穆远隐在面具后看不到表情,沉声道:“听到琴声之事,头痛欲裂,现在略缓。”赵食其和军医对视一眼,皆是面有无奈之色。穆远观察到两人表情的异样,落下手腕的衣袖,起身问道:“二位难道还有事隐瞒在下?赵食其道:“此事虽是军中机密之事,关系着军心稳定与否,但如今穆兄已是我军中将领,告诉穆兄也无妨。”赵食其叹了口气道:“不知穆兄是否注意到伤病帐中有不少兵将并无外伤却痛苦非常,这些弟兄都是和穆兄相似,听到那突厥妖术后头痛难忍,军医们也是束手无策,没想到这次又使了那招,幸好穆兄体格好,所受影响不大。”穆远坐下,沉默一阵,问道:“可知那奏瑟之人是谁?”赵食其道:“那人每每都坐于屏风之后,哼!装神弄鬼的宵小之辈,从不敢以面目示人。看轮廓,像是个妖女。”穆远又是一阵沉默,稍后道:“赵将军,我有些累了。”赵食其忙道:“穆兄今日早些休息吧。”言罢带着军医退出军帐,小心掩好帐帘。叮嘱守夜士兵不许打扰,这才向帅帐走去,打算找李渊商量对策。

待众人皆退出军帐,军帐中仅剩穆远一人,穆远解开系在脑后的绳子,缓缓摘下面具,只见面具之后那人虽和穆远有着如出一辙的模样,不过额头多了一朵莹白的玉兰花纹饰,散着幽幽月光似地荧光。穆远抬起右手,掌心覆上玉兰花标记,那朵玉兰若隐若现的荧光瞬间加大,一股莹白的光芒从穆远手心向四周扩散,渐渐将全身包围在白色的光华之中,穆远的身形渐渐发生变化,白光渐渐化为点点荧光散去之后,竟幻化成了一个眉目清秀如水的出尘女子。整个人似被包裹在烟雾之中,走到床榻之前站住,纤纤玉指握拳在床榻上方,向前平伸,片刻后张开双手,掌心竟飞出无数只闪着金色光芒的萤火虫,照亮整个床榻,床榻上在金色的光芒下缓缓现出一个闭目仰卧的人,周身流动着水样的蓝色光芒,

那床榻上仰卧之人,正是穆远,当日穿着的银甲已被换下,只着了白色里衣,呼吸平静,似在沉睡之中。那女子在床榻边轻轻坐下,秋水翦眸出神的望着穆远俊朗的五官,指尖隔着蓝色的光芒,用心轻轻描画着他的额头,眉毛,眼睛,鼻梁,唇角,最后,轻轻闭目俯身,两人额头轻轻相触,女子额间的玉兰纹饰竟印在了穆远的额头,契合发出白色荧光后消失无形。一滴清泪自那女子眼眶滑落,恰滴在穆远的眼角。那女子指尖轻拂,拭去那滴泪,自榻上起身,痴迷的望着蓝色光芒中的穆远喃喃道:“兰因,流萤等了一千年,终于找到你,今世就算化为灰烬,不得转世,我也定不会让别人伤了你。前世你已己命救我一命,今生就换我守护你吧。”

此刻床榻上的穆远在额头印上玉兰的刹那,虽然从外观看来依旧似在熟睡之中,实际脑海中却突然飞旋起无数记忆的碎片,飘散着迷雾的广袤森林,宽大的蜘蛛网,挣扎的金色亮光,宫殿,铁链,刺穿心脏的冰凉利器,以及,哭着飞向自己的黄衣少女,耳边回响着嘈杂的声音,怒斥、欢笑、哭喊、泠泠的琴声,叮咚的泉声。中间掺杂着一个声音,穆远努力想听到却始终无法触及,眼角突然滑落地冰凉液体让耳边瞬间恢复安静,那个声音终于清晰的传来,“流萤——。”

突厥王宫,清音阁,光线被木窗上钉着的木板严实遮住,只有几缕透过缝隙零星找到屋内,隐约可以看到覆着蛛网的精致木刻柱子,昭示着这座宫殿曾经的繁华辉煌。平整的地上空无一物,整个大殿空旷寂寥。一个穿着洗的发白的灰袍少年盘膝坐在临窗冰凉的大理石地上,黑发披在背后用布条松松束作一束。身子虽然瘦弱,后背却挺的笔直,右脚腕系着一根生锈的碗口粗的铁链,眉目微垂,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阴影,两手在面前空旋,指尖飞舞,俨然是鼓瑟的动作,被毒哑的年老宫女轻轻把殿门推开,放下手中木盘上的食物,怜惜却有无奈的看着那个已经沉醉在那飘渺无声瑟声中的少年萧瑟的脊背。“奶娘,有什么事吗?”那少年停下鼓瑟的动作,用手拖着沉重的脚链,吃力转过身来,微笑问道。殿外的光线倾泻进大殿照在那张因为常年不见日光而苍白的脸上,那浅笑的二十岁的少年,正是被软禁的王子,阿史那伏念。年老的宫女慈爱的一笑,摇摇头,还没来得及打手语问几句话,就被门口守卫的士兵猛的用剑鞘一挑,跌坐在大殿门口,那士兵被派到清音阁这样萧瑟的地方,心里一肚子火,拿起剑鞘狠狠的朝老宫女砸去,老宫女护着头躲闪,却还是有一股鲜血顺着额头流下。伏念在殿内透过殿门看到这一切,眼里恨意燃烧,手紧紧握成拳头,几乎在一瞬间就立刻想冲出去,保护那从小胜过他亲生母亲的奶娘,但理智却被脚腕上冰凉沉重的铁链唤回。

“住手!”殿外突然传来一声娇叱,然后是兵器掉落的声音,“公主……公主殿下。饶命啊——”伏念慌忙隐藏起眸中恨意,向殿外看去,却是阿勿俟斤的掌上明珠——绛珠公主,此刻护在老宫女身前,宝剑出鞘架在那刚才还嚣张的忘乎所以的士兵脖子上,那士兵在公主面前哪敢造次,只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求饶。绛珠公主一脚狠狠揣在那士兵胸口,“滚!”那士兵慌忙捂着胸口逃走。绛珠公主扔下宝剑,转身亲自扶起老宫女,老宫女怕脏了公主火红的精美衣饰,躲闪着。绛珠公主毫不嫌弃的拉着她的手把她扶起,嘱咐随行的侍女将老宫女送回住所,这才回身,缓缓推开大殿的们,见那背对自己而坐的灰袍少年的消瘦背影,和往昔那个潇洒俊朗的王子哥哥判若两人,不禁鼻子一酸,轻轻唤道:“伏念哥哥,绛珠来看你了。”“清音阁不是尊贵的公主该来的地方,”那少年冷冰冰的开口道:“公主还是请回吧!”绛珠公主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辩解的立场,是父亲,把伏念哥哥变成如今这样的,自己实在是……,眼泪夺眶而出,绛珠公主哭着跑开,一行侍女慌忙追上,大殿门再次被锁七,重新陷入黑暗之中,伏念依旧保持着背对殿门的姿势,紧闭的眼睛猛地张开,语调依旧冰冷,轻声道:“阿勿俟斤,今日你带给我的痛苦,他日,我定会加倍奉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