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美人

“重任在肩”3

江山·美人 馨芯风铃儿 1956 2012-01-17 17:11:11

  金如海小心翼翼的把所有和任务有关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她就麻烦您照顾了,我还有事,皇上交给我的任务,我是必须完成的,记住,她不能再出任何差错了!”金如海一脸严肃的说道。

老嬷嬷耐心的听完,点了点头:“哎,大人只管放心去吧,老奴一定照顾好这位姑娘!”

金如海一转头,端着砚台抱着书走出了门:“唉,如今暂时不去打扰她了吧,就在这里先做做!”金如海走到屋前的一块石桌上,放下东西,一刻也不敢怠慢的抄写起来,眼下,还有一本书的量没有完成,如是当真完成不了,那皇上会怎么样,他也不知道,到时会连累雪儿一起受过,那他就会良心不安了。

金如海握着笔一目十行说完抄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向自己走来的人:“呦,这是怎么了?金大人今儿个如此刻苦,都忙到外面来了,啊?”

金如海手一抖:“啊?!”毛笔从他的指尖掉了下来,他恍然一抬头,冷不丁的看见自己面前站着的乾清宫太监大总管李公公:“啊,我,我还没有。。。。”金如海慌慌忙忙的,说话都结巴了。

李公公立刻换上一副和善的面孔:“您别急啊,这是做什么,不必紧张。”

“有事吗?”金如海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上调整了一下:“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皇上给的期限也还没到啊?怎么了,有什么变化吗?”

“走吧,和我去乾清宫见皇上,皇上要召见你!”

“啊?可是这里。。。。”金如海迟疑着:“这算什么,先放一放吧,见皇上的事要紧!”

金如海四处看了看,顺手拦住了一个宫女:“姑娘,这些东西很重要,你一定要帮我看好了,我有点事儿,烦劳你替我看好了!”说完,金如海想了想,,用力在自己腰间一扯,一手拿着布袋,一手拉着宫女的手伸开:“这是我给你的酬劳!”

分明听见袋子里哗啦哗啦的响,宫女知道,那是满满一袋金叶子!

她幸奋的两眼放光,不敢相信的望着金如海:“这。。。。这是给我的?太多了吧?”这可相当于她几年的俸禄了,也许几年还赚不到这么多呢,现在一下就到手了,任务还如此容易,更为重要的是,给的人,是圣上面前的红人。

“不多,记住帮我看好啊!”金如海真的没有多说。

“啊,好,好,您放心吧!”宫女连连点头,说话间还不敢相信的看着手里的钱袋,装在身上。

一旁的李公公羡慕之极,他很自己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哎,你怎么了?在看什么呢?走啊,别让皇上等急了!”金如海碰碰李公公的手臂,手掌在他眼前晃了晃,李公公方才清醒:“啊,走,是,是。。。。”

乾清宫内。。。。。。

皇上悠然自得的喝着茶。

“皇上,金大人到了!”李公公说道。

“臣金如海参见皇上!”金如海守理的跪下,双手抱拳,说道。

“哦?”皇上举着茶杯抬起眼晴:“你先下去吧!”皇上一挥手,说道。

“嗻,奴才告退!”李公公垂着头一步步退出宫殿。

“平身吧!”

“谢皇上!”金如海站了起来。

“朕交给你的任务,你完成的如何了?”皇上看着他,语气不太正常,明显又要难为他。

“回皇上的话,还有最后一本书,很快就能呈给皇上看了!”

“不用了,你的那个助手。。。。”皇上有意顿了顿:“做得怎么样啊?你还满意吗?”皇上故意拖了个长腔,金如海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皇上又要出什么问题来考他。

“是吗?那好,朕再给你个任务,到尽量多得地方去了解各地的风土人情,体察民生,为朕写一本全面的济世医典!如何?”

金如海心里如翻江倒海般苦不堪言,这种事,要做也是太医院院使去做,怎么也轮不到他,皇上这分明就是想有意让自己离开皇宫,好找机会靠近伍雪儿,让自己不好过,不就是因为她和丞相之女长的一样吗?皇上是在因为这个而拐弯抹角的想尽一切办法为难自己,想要他知难而退。

“怎么样,答应与否?”皇上又一次问道。

金如海刚毅的抬起头,像个勇敢的士兵一样毫不畏惧的直视着皇上的脸,他清楚的知道皇上的用意:“回皇上,臣可以去做,多久都可以。只是,请皇上照顾好伍雪儿!微臣谢过皇上了!”金如海郑重的叩了一个头,说道。

皇上也打心眼里珍惜这个人才,有他在,皇上可以放心很多,于是,皇上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双手负在背后,压低声音问道:“若朕不答应呢?”

金如海依旧很平静,他的眼睛,黑亮而有神,看不见一丝一毫的恐惧:“那,微臣现在就请皇上免了微臣的职务,贬微臣为庶民,回家过日子吧,微臣就算是舍弃一切,也会把她带走的,走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让她永远快乐!”

“好!果然有胆识!”皇上开怀大笑,被他说服了,当机立断:“朕答应你,而且,朕答应你不会为难于她,你安心去办事,期限为半年,事情办好了朕重重有赏!”

“谢皇上!”金如海暗暗松了口气,但并没有太过高兴,他知道,伍雪儿非常单纯善良,宫廷之内,复杂险恶,自己不在,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问题。

“好了,退下吧,快去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出发,至于那事儿,就不必做了,那只是朕考验你们的题目。”

“什么?”皇上轻描淡写一句话,可知有人为此付出了什么!金如海想了想,却敢怒不敢言。

“是,臣告退!”金如海怒火烧心的退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