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美人

“别管我是谁,你必须活着!”5

江山·美人 馨芯风铃儿 1701 2012-01-17 17:11:11

  “唉,这就是雪儿啊,可是在宫里,有多少事情是身不由己的啊,又有谁愿意真的卷进宫廷的漩涡里呢?”落雁一脸的无奈,路过雪儿的屋子,刚一驻足,眼前就飘过一个黑影,紧接着,眼前一黑,身体无力的软了下去。。。。。。

继而,一个黑衣人恰到好处的双手环着她的腰,眼神聚光的看了看她,腾空将落雁抱起来,看了看屋中亮着的灯,稳定了一下自己,一步步走向门口。

“吱呀。。。”他的脚刚触到门槛,门就自动敞开了:“你回来了啊,怎么样,事情办好了吗?”雪儿一边说,一边笑着转过头,目光移往门口,雪儿惊出一身冷汗:“啊。。。。。。你。。。。你是谁。。。。?”雪儿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在发抖,声音也在发抖:“你。。。。你把落雁怎么了。。。。。你把她怎么了。。。。。你别过来。。。。”雪儿的眼睛躲躲闪闪的:“我,我谁也没得罪。。。。。。你把落雁怎么了。。。。。你。。。。”

雪儿的声音颤颤巍巍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完,心里的恐惧,再加上身上的伤,使她看起来脆弱不堪。

而门口的人,却显得异常的平静,他缓慢地将双脚迈进房间里,身后刮来一阵风,轻巧的将门关上了,雪儿吓得抽抽了一口凉气,此人身上的气质,再加上外围的这种气氛,和锁魂的黑无常一样,令人望而生畏。

“你。。。。。你放开她,你说,你想怎么样。。。。。。”雪儿身上全是冷汗,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蒙面的,寒气逼人的脸,吸着空气,嗓子镇静的小声说。

那人的眼神让人看了直发憷,他平静的外表之下,有着让人捉摸不同的心思:“你。。。。你。。。。”他像没听见一样,仍然缓慢的向雪儿的床榻靠近。

“。。。。。”雪儿屏住呼吸闭着眼睛,只觉得一个人像自己靠近。。。。。。

“你不必紧张,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黑色的夜行衣内,终于平静的传出一句话来,雪儿这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只见一旁,落雁安静的睡着,呼吸均匀而平静。

“你是谁?”

雪儿知道,他能相待如此,就代表他没有恶意。

她的语气平静了,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但是不是现在!”此人说话的语气都透着一股冷峻。

“你为何可以在这宫里来去自由?你不怕招来杀身之祸吗?”雪儿颇感意外,这里是皇宫,他为什么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

“我如果说,我不怕,也不会,你信吗?”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伤美人和睡美人,戏谑的说。

雪儿看看他的样子:“看来,他定然不简单!”她断定道。

“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雪儿隐约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对不起,我只是奉命行事,至于原因,我知道,但我还不能告诉你,时候到了你自会明白一切的!”说着,他从衣服里拿出金疮药,让雪儿看了看:“看好了,这是药,你呢?是要我现在给你抹,还是你自己好好养伤?”他的语气,略带些玩味。

听到这儿,雪儿的脸“唰!”的红到了脖子根:“我,我,我用。。。。我用。。。。我自己来!”

男子眯着眼睛饶有趣味的看着羞得像大苹果一般的伍雪儿,打心眼里乐了。

“那便最好,你记住了,老老实实养伤,一切都会好的!”

雪儿听着他的话,伸出手去。身上薄薄的睡衣随着她的手抬起来,滑了下去,露出白皙如雪,水若朝露的胳膊,那人看了看她,眼神透若清泉:“拿好了!”

观此情景,活像一个魔鬼在和一个天使下达命令。

做完,他转身欲离开。

“等等!”雪儿看看手上的药,喊住了他。

男子停下脚步,没有回头。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是不是你。。。。。。”

“你的话太多了,你现在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也别管我是谁,总之一句话,你必须活着,我这也是为了我自己!”男子的话,很干脆,雪儿没有做任何反驳。

“还有,明天,明天如果让我知道你没有抹药,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的话,句句带着命令。

雪儿垂下眸子,男子走向窗户边儿,雪儿只感到一阵风掠过身体,人,霎时间就不见了。

雪儿看看手里的药,将身体裹了裹,心中明朗了:“看来,是他把我送到六皇子那里去的!”雪儿默默地点点头:“看样子,我以后要跟加小心了!现在要等待的,就是那个真正的主使人了,会是谁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些,雪儿全都不得而知。

“眼下,还是快些治好伤吧!”于是,她拍了拍身边的落雁:“帮我上药吧,我治伤!”

“啊?我睡着了?!你同意治伤了,好的!”落雁没有问缘由,麻利的起身为她涂抹药,她要的,只是结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