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美人

“我若不依,您会怎样?”

江山·美人 馨芯风铃儿 3288 2012-01-17 17:11:11

  当奴才的,他只有一颗脑袋,他可不敢把洛恒得罪了,不然肯定没有好日子过,他老老实实的走在前面,一眼也不敢往后看。

而洛恒的眼睛却不停的瞟着雪儿,好像怕她飞了似的,雪儿呢,只看乐洛恒一样便觉得不舒服,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没有资格想太多,也从来没有想太多,自己盼星星,盼月亮才盼到今天这个快要解脱的时刻,她脑子里除了离开还是离开,她心里明白是因为自己长得像那个人六皇子才会看她几眼的,除了外貌,自己还是伍雪儿,她不要做瞥别人的替身,她要为自己活着,这一点,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因而她的眼神中,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清明得像一汪清水,这使得洛恒极为不舒服,他心里,占有欲更强了,他一定要赢过金如海。

“殿下,到了!”

说着,太监清了清嗓子,拉着长腔高叫着:“伍雪儿带到——”

大殿里,高高在上的皇上一声令下:“宣!”继而,雪儿向一旁的洛恒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等一等再进去,哪想到他用手掌打了一下太监的头顶:“死奴才,本王爷是来见父王的!你为何不一并通传?!”雪儿心中一紧:“这。。。。。。”

紧接着就是奴才跪地求饶的场面:“奴才,奴才该死,六皇子息怒,皇上没有让奴才带你哪,奴才。。。。。。”一声声扇耳光的清脆声清晰的闯入雪儿的耳朵,仿佛是如蜂蜇心一般难受:“殿下,我们该进去了,公公他是皇上身边的人,您就体谅体谅他吧,他毕竟是奴才啊,别太为难他了!”见状,雪儿皱了皱眉头,制止道。

“怎么,何事喧哗,为何还不进来?!”

黄上的声音如雷贯耳,公公面带感激的看了看雪儿,连滚带爬的站起来整了整仪表后带着两人进了大殿:“参见皇上!”三个人一前两后单膝跪地:“嗯,很好,金爱卿,人给你带来了,怎么样?”

金如海皱了皱眉,他看见了雪儿身上的衣服,立刻明白了她是从浣衣局出来的,不过倒是雪儿,这一刻,她求之不得,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她满心欢喜的笑着,充满希冀的望了望金如海,如此,他便放下一大半了。

“哈哈哈,看样子,是时候回去了,伍雪儿啊!”

“奴婢在!”

“朕看你也蛮好的,现在金爱卿也回来了,你就不必当宫女了,还回去给他当助手吧,好好干,改日朕让你见见我抄的丞相!”皇上也看出雪儿心里想回去,金如海又是自己最器重的官员,这种事儿,对他来说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又可以进一步加深他对自己的忠心,何乐而不为呢?

金如海心中咯噔一下,见丞相?!那皇上岂不是还想。。。。。。

当然,他不能说太多,他毕竟是为人臣的,主子想做这些,他若阻止,无异于以卵击石。

倒是雪儿,她一脸惬意,跪下谢恩:“多谢皇上!”

“父王,儿臣有一事相求!”洛恒眼看着雪儿对金如海笑靥生香,唯恐自己又要错过那如水的眸子,心中着急上火,便也顾不得许多了:“怎么,老六,何事啊,如此急切?”

皇上凝神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已明白了几分。

“父王,儿臣,想娶伍雪儿做侧妃!”洛恒脑子一火,不顾一切的一口气说出了这句话,雪儿顿时目瞪口呆,愣在了原地,连皇上自己也震惊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说话如此直截了当,而且,一旁就站着金如海,他自己也不是傻子,他清楚的明白,眼前的这个女子,和丞相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他是想收为己用,不过,现在一切都还没到时候啊,现在可好,打草惊蛇,后面的事儿,不知要难办多少倍啊!他在心里指责儿子的鲁莽和冲动。

然而龙椅下的洛恒,却还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等着他一口答应。

金如海呆站在一旁,像个木偶一般不会动弹,不管是谁,这张脸,曾今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虽然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她,并不是自己的妻子,但是,他也想保护她,帮助她,而不是让她被无情的推给一个前途未知的皇子,可是,他是皇子,面前坐的,又是九五之尊,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一怔,雪儿猛然清醒了:“扑通!”一声跪下:“皇上息怒!”继而,她慢慢转过头,认真的望着满脸期待的洛恒,稳了稳情绪,停了停,郑重地说道:“殿下,您看着奴婢的眼睛!”

洛恒意外的望着她灵动的瞳孔:“您听奴婢说,无爱的婚姻是空壳,奴婢向来是把您当朋友看待,其余的,奴婢给不了您,奴婢的心,也不属于这里,奴婢只想,完成和金公子之间的约定,然后离开皇宫,您如果想要一份友情,雪儿很乐意,只是,奴婢真的不能嫁给您!”

“你。。。。。。”洛恒的心,沉到了谷底,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那看来,你当真喜欢他?!”洛恒指着金如海,反问道。

雪儿的目光,顺势看过去,此时的金如海,神情平静,默默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够了,不必再说,老六,你可听见了?”雪儿的回答,正好符合了他的心意,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顺水推舟了:“好了伍雪儿,你还是自己决定吧,留在金爱卿身边,还是嫁给朕的儿子?”

雪儿想了想,抬头正视着皇上:“启禀皇上,奴婢,奴婢自愿留在金公子身边帮忙!”她原本是想回浣衣局的,可又不想耽搁太久出宫,自己的朋友,她信得过,就等往后慢慢来,再想法子将她带出来吧!

说完,雪儿又看了一眼洛恒,他的眼神,极为复杂,有悲伤,有愤恨,也有不干。

“好了,你们都可以走了,这事儿,就顺及自然吧!”最后一句,皇上明显是说给洛恒听的,然而雪儿却不以为然:“臣等告退了!”三人叩了头,起身离开。

谁也不知道,这里面,最得意的,其实是皇上。

宫殿外,六皇子一把拉着雪儿快步走开,金如海早已知晓他会如此但此时他已不再担心了,摇了摇头,也没有阻拦。

“哎,殿下,你。。。。。”雪儿的手被洛恒狠命拉着,挣也挣不开,只能是让满宫的人看着窃窃私语:“殿下,这里是皇宫,大家都看着呢,您快松手啊!”雪儿只能干着急的哀求,然而洛恒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理都不带理的,连拉带拽,洛恒硬是拖着雪儿把所有能走的地方都走了个遍,直到她没有力气才把她按到假山旁边,雪儿轻轻喘着气,脸颊汗津津的,嘴唇红殷殷的,身上淡淡的疲惫和幽香一阵阵扑向他。

“殿下,你,你满意了?满意了吗?”雪儿眼中的温怒射向洛恒,几乎是质问道。

“你,为什么?!”洛恒恰到好处的用双手握着雪儿柔嫩的肩膀,同样不甘示弱的说。

“你好天真,哈哈,殿下,你认为我会屈服你吗,告诉你,我是不会嫁给任何一个身在紫禁城中的人的,我不爱这里,从来都不爱。”雪儿的声音不大,却充盈着她的坚决。

“我一定要你嫁给我!”洛恒瞪着雪儿的脸,用命令的口吻说到。

雪儿毫不惧怕,眼神奇异的放着光亮:“殿下,你用这种方法,以为真的能奏效吗,雪儿告诉过你,不能嫁给你,你听不懂吗,我是人,不是货物,可以让你来挑的,你是当朝皇子,就算你能,那你的生母杨妃娘娘呢,她早已恨透我了,你认为,她会让我嫁给你吗,再退一步,我的心,我自己掌握,不是你想要就能拿的走的!”

雪儿的话,一字一句,摔在洛恒心里:“说来,你喜欢他,你就是喜欢他对吧?”

“你。。。。。。”雪儿顿了顿:“殿下,你是看我长得像他吧?那我告诉你,我是伍雪儿!”

“为什么赢得总是他,本王哪里不如他了,为何两个女子,都要选择他?”

“殿下,爱,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夺来的,你这样,怎会有人爱,你怎么到这时候还不懂呢?”雪儿的语气,终于软了点,她无可奈何地说道:“时间到了,你的有缘人自会来到你身边的,强求也没用啊!”

仅仅缓和了一分钟,罗恒的态度又变硬了:“不,我就要你,我要赢过金如海!”洛恒斩钉截铁地说完,手上的劲又紧了,雪儿一愣,轻叹一声,重重地说:“殿下,你再不放手我就。。。。。。。”

话还没说完,一阵温热贴上了她的嘴唇,雪儿没有反抗,她全身像一个木头一样立着,无论洛恒怎么吻她都没有丝毫反应,唇玄冷的像块冰,没有一丝温度。

“你当真不愿意?”几十秒后,洛恒停了下来,惊讶的望着她毫无表情的脸,诧异她的平静,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女子能做到的,但眼前的女孩却做到了。

“殿下,怎么样,我若不依,您会怎样?”雪儿的语速,慢如溪流,却异常清晰:“还有,她是金公子的妻子,我也再说一遍,我不会嫁给你的!”

毫无疑问,他又输了,而代价且比上次更为惨重。

雪儿不声不响的走了,留他一个人在此发泄不干,愤恨不平,雪儿走远后,他抬起头,红着眼睛咬牙切齿道:“好,既然如此,我们走着瞧,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伍雪儿,金如海,你们怪不得我,伍雪儿,不管用什么方式,我一定要你嫁给我!”

洛恒下定了决心。

接下来会怎样,谁也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