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美人

游戏的开端

江山·美人 馨芯风铃儿 2627 2012-01-17 17:11:11

  “哈,我?是吗?”冷剑看看雪儿沉静的脸,笑了笑,神情是轻松和暗探:“是啊,你愿意这么认为我没话说。。。”冷剑拿起一个杯子把水往口中一倒,精致的手将面具端端正正的戴好,胳膊一抬,抖了抖身上的黑袍,潇洒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身子一斜,脚放在圆桌上,轻得好似一阵风吹过。

雪儿站在一边,淡淡的看着他:“你,舒服吗?”声音恰好传到他的耳朵,不大不小。

戴了面具的脸微微侧过来,雪儿清楚的感觉到那双眼睛里的轻佻:“当然了,你要是想来试试,我不会反对的。。。”暗夜里,那声音若风,如云,略带轻松,虚无缥缈。

“你真的不走吗?”橘红的灯笼光照在雪儿娇嫩的脸庞上,此时,她没有紧张,没有害怕,她知道,这些,对于眼前的人来说,没有任何作用,更何况,从这个屋子再走两步,就是六皇子的卧室,惊醒了他,倒霉的是他们,但是,她不想和他一起遭殃,她可不敢保证自己被发现了会不会又被拉去受夹棍,就算心里不怕,手指本身也受不了。

“哦?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需要再重复?”冷剑放下腿,直视着她:“看来,你不喜欢,那么,我们换一种方式来游戏可好?”冷剑笑迷迷的用眼神盯着雪儿,激发道。

雪儿的手按上了桌子,回以无惧的目光,深深的向前一步:“你到底还有什么要说的,我们很不公平,你已将我看透,而我却对你一无所知!”她的眼神,不躲不闪,如果真的,他要她死,就不会留到现在,再说,她看得出来,自己对于他,还有用。

“哈哈,聪明,不错!”面具下的脸笑得仿佛要把她吸进去:“我的可人儿,想知道不难!”冷剑不着痕迹的站起来,猛然一出手,点在他的喉咙处。

“啊。。。啊。。。”雪儿睁着眼睛,摸摸她的喉咙,张着嘴巴发不出一个字,只得用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人:“别怕,我看啊,天快亮了,好戏要开演了,只是,在游戏里,你不能说话,哼哼!”冷剑霸气的说道:“答案都在游戏里,你可以慢慢看!”说完,冷剑抱起雪儿飞向窗外的房顶。

东方升起了启明星,冷剑扶着雪儿坐在房上,自己再次进屋,得意洋洋的看着将要到来的黎明。

。。。。。。

“啊~不好了!”一个时辰后,洛恒宫里传来一个宫女的尖叫:“不好了,有,有贼,有有,鬼啊!”

刚刚穿好衣服的洛恒从里屋走出:“叫什么啊,你们。。。。。”话说到一半,洛恒愣了,桌子上放着一个烧完的红灯笼,旁边放着一个精致的黑面具,一件黑色长袍形如流线,披在面前的人身上:“你,你是何人?敢私闯本王的宫殿?!”洛恒的语气很强硬:“哦,是吗?”冷剑背对着他,口气满是玩味。

“大胆,你敢对本王这样,还不快快转身以面示人?!”洛恒有些温怒,他可是当今皇上的儿子,还从未有人有担子敢这样对自己的,尽管他已猜出此人很可能的身份,但这毕竟是他的地方,他不想有人比他更厉害。

“哼哼,好啊,你别吓着了,我转身给你看,你可别吓着了!”

缓缓地,冷剑转过身子,眼神犀利,嘴角浮笑:“别来无恙啊,洛、恒!”冷剑有意将最后两个字顿了顿,直到完全转过身子。

“是。。。。是你。。。。你。。。。”洛恒的眉头越皱越深,直到完全看清他的样貌,眼睛倏的睁大,猛然后退几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那张脸:“你。。。。你想干什么?”他的语言在颤抖,不敢靠近那张脸:“来。。。来人啊,有,有逆贼。。。。”

然而,屋里除了被吓呆的宫女,静得死寂:“啊。。。。。”洛恒惊慌失措的看着那张鄙夷的脸,冷汗连连,一直退到门槛边,一跤摔倒门外:“你你你,你别过来啊!”

“啊哼哼!”冷剑嗤之以鼻,欣赏着洛恒的狼狈相,前进了几步:“哎哎哎,你别别!”洛恒挡着眼睛,脸上汗津津的:“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啊?!”冷剑探出头,离得近一点:“你还认得我吗?啊?知道我是谁吗?”他悠闲的打了一个响指:“雁儿,来识人了!顺便把我给他的礼物带进来!”冷剑手指拨弄着面具,正常的说着话。

门口的落雁慢慢站起来,洛恒惊得呆若木鸡:“你。。。你。。。你是,什么人?”洛恒的眼睛瞪得溜圆,上牙和下牙都合不上了,只是趴在地上看着落雁轻松抖了抖身子,“腾!”的一闪,跨上房檐搂住雪儿的肩膀,再轻巧的落地无声。

“怎么样?这个礼物如何啊?”里屋的冷剑果断的说:“带进来!”

反观雪儿,脸上是难以置信,而此时的落雁,面对雪儿,也只剩下了满满的歉意,二人对视的眼神,彼此都是千丝万缕的复杂,雪儿是真心把他当朋友,雪儿也是,而落雁还有另一个目的,利用她,帮助他们的太子夺回江山,她的心,很重,只是因为太子和皇后待他们有恩,这是她与哥哥不能推卸的责任,纵使她不想利用雪儿,但她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这样,才无愧于皇后的疼爱,太子的器重。

雪儿的眼眶落下一滴泪,她被骗了,从一开始就被骗了,所有的人,都在骗她,落雁从前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看看,此人你可认得?是他吗?”冷剑稳重的看了落雁一眼,落雁欠了欠身子,目光转向吓得魂飞魄散的洛恒打量了几分:“回主子,奴婢有七分把握,十年前杨妃身边的男孩就是他,是他最后刺了皇后娘娘一刀!”

“是。。。。是我额娘给我的刀子,我,我只听她说以后要成大器,她就要我。。。。我当年什么都不懂。。。”洛恒吓得皇子身份尽失,像个求饶的犯人一般,瑟瑟发抖。

“洛恒,你可认得,我是谁吗?你那一刀,刺进了娘娘的心窝,被我躲着看见了,而后,我就来到了你这里,如今,你该偿命了!”落雁突然一改样貌,变得刚直果敢,手劲一推,洛恒结结实实摔了一跤:“你可知我这些年看着你母妃狠辣之极,我是多么想念我朝的国母吗?你娘,她连1 %都不及,你们,害死了她!是你们,你们!”

落雁激动的叫着,喊着,出离愤怒。

“好了,雁儿,你做的不错!”冷剑拍拍她的肩膀,顺势看看雪儿,她的眼中,有愤怒,有悲哀,有伤痛,也有无奈。

冷剑笑笑:“留他一条命,我要留着玩!”他将目光收回,雪儿心知肚明他的意思。

“是,主子!”落雁反手一点,洛恒立刻身体僵直:“你们。。。。你们真是。。。。。。”洛恒挣扎着说出这半句话,又被冷剑点了哑穴:“走,找他那个杀千刀的娘亲去!”这回,该是冷剑抱着雪儿,对她无害的一笑:“下面更精彩啊,我带你去看,我的小可人儿!”雪儿不安分的在他臂弯里挣扎,却被他的眼神制止,那眼神,近在咫尺,热辣滚烫,他的嘴唇动了动,意在警告她:“别动,否则我不饶你!”

雪儿老实了,她不想一次次被这个大骗子羞辱。

然而,事情远没有结束,这只是冷剑的第一步,游戏的开端,他心里暗暗盘算着:“洛天邬,你做梦也想不到,我还活着!哈哈哈,你的皇嗣,有能力的都被那个毒妇铲除,我倒是要看看,你我谁更胜一筹我一定要光明正大的拿回我父王的江山,让你彻底输给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