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美人

和皇上做交易

江山·美人 馨芯风铃儿 1700 2012-01-17 17:11:11

  雪儿硬着头皮背着落雁,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好,你要斗,我便奉陪到底就是,我倒要看看,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我领教到了,自古以来,哪个皇家的子嗣不是有点心机的,我,定然要你后悔,一切,都是你逼的!”雪儿神色凝冷,脚步敏捷,脸上泛起一丝与之不相称的光亮。

“你忍一下,我会救你的,你不用怕啊!”雪儿伸手护着背上冒着虚汗的她,言语中尽是担忧,毕竟她是为人奴婢的人,自己和她相处过,了解她是怎样的人,此时,她是断断顾不得恨了,她不是傻子,她也无法看着一条生命在自己面前挣扎而不施以援手,就算她曾经骗了自己。

“雪儿....我....你不要为我再费事...了,我,我身中冷凝紫,只有...只有主子和哥哥...有解药....你,别白费劲了,冷凝紫是....我朝的秘制....剧毒,我,我们先停下吧,我有话要告诉你...”

落雁感到自己被雪儿义无反顾的背着,索然很颠簸,但却很是平稳,想想,倘若主子不给解药,她就必死无疑,如今要是被雪儿背来背去,岂不是又要欠下一份人情?

“好了,放,放我下来,我有话告诉你,我,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落雁汗湿的手用力抓着雪儿的衣服,气喘吁吁,体力严重透支。

“够了,别再多说,有话等你把命保住了再说,你就是再对不起我也不会如你的主子一般,至少你比他坦诚!”雪儿不再多说一句,落雁心里确如刀扎一般痛,她终于是倒在了她的身上:“好。好心的雪儿......”声音飘飘悠悠,宛如在天边飘荡,软绵绵,空荡荡。

六皇子处。

“啊....”雪儿走到跟前才发现屋外站了好几个守卫:“什么人?!”守门侍卫脸色如钢铁的猛然拦住雪儿:“大胆逆贼,你还敢来!?”两个黄衣侍卫手举长矛,只听得“簌!”的一阵风声,沉重的兵器架上了雪儿柔弱的脖颈:“慢着,不必现在杀我,告诉皇上,他若有兴趣,我愿意和他做一笔交易!”

“大胆!你以为,你能怎么样!?嗯!!!”脖上的力道更重了些,雪儿身上背着个人,身子一晃,一条腿一抖,跪了下去,紧接着,五六把刀和剑齐刷刷的按在雪儿身上,眼前,她却依旧不变的护着身上那个危在旦夕的人儿。

雪儿抬起头,看着四周锋利的兵器,眼中仍旧倔强,刚中带冷。

“什么人啊,出什么事儿了,何人在此大闹啊!”洛天邬走了出来,一脸的烦闷。

“你还敢来啊,是来送死的,还是又想把朕再耍一次啊!”他皱着眉头,盛气凌人的怒吼道。

沉重的兵器压弯了雪儿柔软的腰肢,她却坦然的用身体挡住尖锐的刀剑:“我若是说,我们现在合作,你愿意接受吗?”她的声音很平稳,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丝,却没有提及求饶一个字。

“哦?你可知现在自己的处境?”洛天邬轻慢的说:“只要朕一声令下,你们可都要性命不保!”

“自然知道,只是,皇上想想天下,难道,你想打仗吗?说近了,六皇子,他身上的穴道已过了快整整一日了吧?再不解开,皇上你难道不想要他了?”

利剑刺入了雪儿的右臂,热血缓缓滴落,她却察觉不到痛。

“很好,嗯?!”洛天邬一挥手,武器撤去了:“走吧,你成功了!”他依旧冷淡,还故意碰了碰雪儿的伤口,摸了一手的血,雪儿皱皱眉头,一咬牙立起来。不服输的看看洛天邬,说实话,她对眼前的这个人,也没有好印象。

“那,流着血朕看着不舒服,你自己一边抹药我们一边谈吧!”洛天邬信手拈来一瓶金疮药:“说吧,怎么个交易法?”他有趣的看着这个女子,一是弄不明白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雪儿扶好落雁,坐在椅子上,看看眼前的人儿:“他也想让我去......”雪儿不紧不慢的说。

“皇上你让人保住落雁的命,我保证您的妻子和儿子都会没事儿!”雪儿信心十足的对他承诺道。

洛天邬呵呵一笑:“你拿什么让朕相信你?你却反悔,又该怎么办?”他打量着眼前的人,他还是头一回见识到有这样的人,明明自己处于被动,还能如此镇定的对自己的敌人安排工作,

“哦?所以,做不做由你自己决定啊,不过,人命可经不起耽误,何况据我所知,点穴手法和解药也只有他们自己懂得,您还有更好的方法吗?再说我只是让你保住她的命,而我要做的,是帮您的家人解除危机,您觉得,不划算吗?”

雪儿盯着他:“好,不许耍花招!”

没错。洛天邬的后嗣,被杨妃残害的没几个了,他此番也只有冒一次险,再说,他手里握有落雁,看样子,这是一张对付他们的王牌,他且试一试就知道了,更何况,这可能是她的一条软肋,抓住了或许将来能省不少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