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美人

实话实说

江山·美人 馨芯风铃儿 2283 2012-01-17 17:11:11

  轻手轻脚的走进屋里,冷剑走路的时候脚下像喵咪一样没有声响,进了屋子,轻轻掩上门,即使在黑灯瞎火的屋子里,他也仍然能够听着她的呼吸声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的位置。

夜,静的安宁无声,冷剑暗暗地坐到床边,听着她匀速的呼吸,黑色的面具下,难得现出一抹柔情蜜意,这个女子,是他一生的妻子,唯一的皇后,她现在,想逃也逃不掉了,她的腹中,孕育着他的孩子。

想到这里,他轻慢的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之上,轻轻抚摸着,突然,他猛然感到手下的身体一僵,雪儿受了惊吓身体一动,眼睛倏的睁大,忽然坐起来,全身直发抖:“血...血啊,好,好多血....别,别过来...”雪儿一把抓住冷剑的手掌,额上的虚汗刷的下来了,身体不住的缩在一起变得小小的:“你...你是谁,别碰我,我,我害怕!”

黑夜里,雪儿珍珠似的眼珠里尽是黑暗,她被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吓坏了,周身不停的颤抖,近乎蜷成了一个圆球。

冷剑一怔,随即看了看留有余温的手掌,用力隔着被子抱着她,拍着她的后背:“别紧张,没事的,这里不会有人敢伤害你!”冷剑的声音很轻柔,却很坚定,好像一阵和绚的暖风,给了雪儿安定的信心,双层温暖使得她听话的不再发抖了,她的心告诉她,这个怀抱可以依靠,值得信任,于是,她使劲向这个怀抱依了依,心情才稍稍平复了些,她嗅到了彼间熟悉的气息,乖乖的将头埋在这个胸膛里,呼吸终于不再急促。

“你的怀抱好像很熟悉...”此时,雪儿的声音很恬静,像个五岁的小女孩,后背让人有规律的轻抚着,这种感觉,使她觉得很安全,雪儿仿佛想起了自己五岁之前被福利院的老师轻轻抱在怀里的时候。

冷剑不动声色的抱着她,没有回答,他明白,这女子心里必定有很多说不出来的东西,她腹中有自己的孩子,现在,还是不要说破,让她安静一会为妥。

雪儿把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抱着这个给她温暖让他安心的人:“谢谢你,现在,起码你让我安心了,就算你是恶魔我也相信你一次...”雪儿的声音甘甜凝练,缓慢却不失气质,她这次,是非常清醒的在和别人沟通,不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少这一秒,她是纯净无暇的:“我叫伍雪儿,我从小就是个孤儿,而且,不管你是谁怎么想,我现在告诉你,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生活在一个福利院里,也就是这里的孤儿院,不管怎么说,我从小几乎没有谁对我像我来到这里遇到的第一个人一样好。”

雪儿说到这里,冷剑漆黑的眸子一敛,心里像是被一个小锤子敲了一下:“她的意思是,金如海?”想到这里,他的心紧了紧,她的意思是,她喜欢他?!

小小的惊疑后,他很快恢复了平静,她现在已有了他的孩子,再说,他已经不在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在我的记忆力,我过了六岁之后老师就安排我照顾更小的孩子了,我自己有个摔破碰坏也要自己处理,老师也至多是要我坚强,福利院人太多了,老师又少,所以再没有人抱过我,安慰过我,他在我生病的时候喂我吃饭,让人照顾我的生活,我才平平安安的过了那一关,不然,我的脚应该早就废了,他是我的恩人!”雪儿说到这里,明亮的眼睛轻轻眨着,在黑夜里闪着繁星似的光辉。

“为了报答他,我脚好以后硬着头皮来到皇宫里,他告诉我我长得和他过世的妻子一模一样,而他的妻子又是丞相的女儿,是一个贞洁的女子,不愿做不喜欢的事情,我呢,可悲的成了她的影子,虽然金公子待我好,可是有人不一样啊,我的到来,引来了两个不择手段的人,他们,害...害死了金公子,还要逼我嫁给他们!”雪儿的声音带着愤怒哽咽着,温热的泪珠一滴地滚落着,仰着脸打在背后抱着自己的手腕上,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的屋子里,她看不见面具下的脸庞,眉头已经拧在了一起,听着这番话,冷剑的心里也并不好受,他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江山,而怀里的女子是一颗有利的棋子,她要不是长得和穆言冰一样,自己又怎么会注意到她?

“是我自己不争气,恨又恨不了,爱也爱不起,我想为金公子报仇,可是,我们那个时代,杀人是要被枪毙的,而且,要我轻易改变我十几年培养的性格,我,我...”雪儿痛苦的摇摇头,事实一次次证明了,她做不到。

臂弯里的劲儿紧了紧,雪儿可爱聪明,这一会儿接触,她现在透过怀抱的温度已经明白抱着自己的人是谁了,这些话,她是有意说来给他听的。

她回应似的圈紧了他的身体,轻轻啜泣着:“冷公子,我没用,我认输,你赢了,求你放弃残杀无辜,我,我答应你,嫁给你,行吗?”说出这番话,代表雪儿已经向他妥协了,只要他不再杀人,她就跟着他,守着他,陪着他。

听到这里,冷剑又高兴又痛苦,他抬起右手,静静的为她拭去泪珠,他明白了,这个女子要的是一个简单的他,可是,他不行啊,他的身上背负着父母的复国遗命,这个他必须完成,不是他能够选择的,再说,洛天邬他都已经杀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你好好歇着,什么都别想,我陪着你,我有太多的无奈,不能答应你,你肚子里有我们的孩子,我们是一定会在一起的,我要你,也必须要我们的江山!”冷剑的话,虽然柔和,却也坚定沉稳,他伸手取下腰上的白玉交到雪儿手里,认真的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杀戮,但是,这对我已经不可避免了,你拿着这个,明日一早我会让雁儿带你离开,这面具是我给你的凭证,若我活着,登记之日自会接你与孩子回来,立你为后!”冷剑的一番话,充斥着满满的承诺和不可违抗的意味,雪儿的手心触到玉身的冰凉,好似感到了战争的无情和死亡的气息,她握住冷剑的手掌用力摇头:“不行,你要孩子可以,但是我不想你死,也不想孩子的父亲手上沾满鲜血,我要一个稳定的家!”

雪儿也一样倔强的不肯让步,她盯紧他脸上的面具,坚持道。

下一秒,雪儿感到额上冰冷夹杂着温柔,一抹熟悉的气息软软的贴上了她的头,再然后,她听见,自己的心在哭泣,原来是这样,好吧,那她也有权利选择该怎么做,虽然她爱冷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