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美人

猫戏老鼠,开始!

江山·美人 馨芯风铃儿 1871 2012-01-17 17:11:11

  接下来,就只剩下那个杨妃和洛恒了!冷剑阴险的想着,你这个毒蝎子,我不断断不会放过你的!

宫殿里,冷剑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乾清宫,不着痕迹的卧在柔软的龙榻之上,褪下身上的缝棉花袍,贴身之处一把雕刻精美的短剑,下半部分别在腰间,金色的剑柄露在他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最里面一身蓬松的白色睡衣覆着他的身体,他将剑身抽出一些,不动声色的将里面的东西滑进袖口,而后黑发上的翠色玉环取了下来,嘴角勾起一镇邪魅的笑颜,半晌,他低沉的命令道:“去那女人的宫门外盯着!”

“遵命!”落幕英俊的脸被太监的帽子很好的遮盖住了,帽檐压得低低的绑在他的脸上,他清楚的知道应该怎么做。

东方升起了启明星,云层已经不再黑暗了,蒙蒙亮却没有完全大亮的时机,正是他所需要的:“哼哼,毒蝎子,是到偿还的时候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冷剑一声口哨,一只雪白的信鸽“咕咕”的叫了两声,稳稳的停在他的胳膊上,他抬头向外望了望,轻轻地将袖子里的一张小纸条塞进鸽子腿上的圆筒里,摸了摸鸽身上的羽毛,而后胳膊轻轻一抬,看着鸽子越飞越远,取下脸上的面具,取出带在身上的一张假脸贴在面上,两脚便踏上了龙床。

此时,皇宫上上下下的人都还被蒙在鼓里,谁也不知道,谁都想不到,皇上已死,宫廷内外,将有一场巨变。

......

“皇上,该起身上早朝了!”一个时辰后,纱幔外的张公公手持拂尘,阴阳怪气的喊道。

“是,明白了,你到门外去等着,朕即刻就来!”这一刻,他已等了十年,父母的血海深仇他可以报了,自己的江山他过不了今日就能夺回来改年号,哈哈哈哈!

心里想着,冷剑将父亲留给自己的玉环放在贴身的荷包中,朝外喊了一声:“更衣!”

三名宫女领命走了进来,手上的托盘里摆着绣有金龙的黄袍,皇帝颈间的血红色纯白贵气项链玛瑙,以及大红色的帽子,上面有一个十足金的放光金尖顶着一个金球,冷剑深深的看了一眼,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这迟来了十年的扮饰,这一切,本来就应该属于自己的,可惜,现在它已不再干净,那上面,有他仇人的温度,气息,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三个无辜的宫女脚下一软,手上的东西颤抖落地:“啪啪啦啦”贵重的珍珠玛瑙项链先掉了下来,龙袍盖在上面,一起滚到了他的脚下。

“奴婢该死,该死,皇上饶命,皇上息怒啊!”宫婢见状,吓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知道自己罪上加罪了,跪在地上不停地叩头。

然而,这种场面正是冷剑想看到的,他弯腰两指夹起龙袍,脸色无澜,象征性的拍了拍,心里尽是嫌恶:“起来吧,恕你们无罪!”

三位宫女面面相觑,半晌,受宠若惊的她们千恩万谢的答道:“多谢皇上!”

半个时辰后,龙椅上的他伸了伸右手站起来:“无事上奏便退朝吧!”谁也没注意到,他紧握的左手心中,自他袖子里一动,一包无色无味的毒药已被他打开,他暗暗用内力屏住呼吸,用力一捏,嘴角浮起一丝隐秘的邪恶,

“退朝!”

张公公刚说完,自己便迷迷糊糊的倒了下去。

“哎,怎么回事?”龙椅下一阵骚乱,所有人就这样毫不知情糊里糊涂的倒了下去。

“哈哈!”他心里一阵狂笑,随后剁了三下脚,殿门外霎那间薇来二十个身穿皇帝的侍卫,齐刷刷的一抽剑,五秒之内二十几把明晃晃的长剑整齐的在殿内一划,殿内倒下的大臣们脖子上即刻诡异的出现了一道致命的划痕,气绝身亡。

“够了,把洛恒抬到杨妃的月灵宫去,还有这个老叛徒,也一起带去,我要让他亲眼见证一下他自己做下的蠢事,然后,再死!”冷剑挑挑眉毛,眸如冰霜,寒冷刺骨。

“是,主子,属下遵命!”

说着,整齐的队伍里走出四个人,将尚有气息的洛恒和离冷剑不远的老头往肩上一扛,离开了。

......

“恒儿,醒醒,是谁胆敢把你弄成这个样子啊!”杨妃不耐烦的被宫女扶着走出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扑上去大叫:“谁,是谁干的,谁竟敢伤害本宫的儿子!”杨妃扑在洛恒身上红着眼睛大叫,继而转身瞪着吓呆的宫女:“愣着做什么,叫太医啊,本宫的儿子要是少一根汗毛,你们全都下地狱陪葬!”

宫女们身体一怔,赶忙领命:“娘娘息怒,奴婢这就去!”杨妃的贴身宫女脸色煞白,丝毫不敢耽误的奔向太医院,下一秒,两个宫女七手八脚的帮着杨妃将洛恒抬进宫殿里。

这一切被冷剑看得清清楚楚,此时,落幕笔挺的站在他的身后:“好样的,接下来就该和这只蝎子玩玩猫戏老鼠的游戏了!”冷剑的眼底闪出精明的魔鬼似的光芒,背对着落幕吩咐道:“去把蓝竹叫回来,我要这个女人不得安宁!”

他次不会这样轻易的就放过这两个令自己家破人亡的人,哼哼,敢惹他,就要让他们付出百倍的代价,杨妃,你杀我母后,我要你生不如死,洛恒,你敢和我抢女人,哈哈,好啊,我要让你自食恶果,等着瞧吧,我要玩够了再让你们死!

如此想着,冷剑身上的气息顿时冰冷无比,更是令人为而生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