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美人

对仇人,毫不留情!

江山·美人 馨芯风铃儿 2000 2012-01-17 17:11:11

  小木屋中,简单的陈列了几样竹子制成的东西,磨平了的竹桌子光滑而干净,竹子编成的深绿色竹凳上盖着一块薄布,坐上去很惬意,旁边有一张挂着黄纱帘的小床,铺着一床清凉的蚕丝被,床面上铺着柔软的褥子,看然看了赏心悦目。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清澈雪白的小溪水和苍劲挺白的玉竹,空气里含着大自然最原始的清新,湿漉漉的空气,湛蓝的天空,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雪儿知道,这个地方如此雅致,他也必然是知道的,她低下头摸摸自己微隆的肚子,勉强挤出一抹笑,进满了苦涩的笑,是那么的无奈,这里再美,也不是属于她的平安之地,有朝一日,总会变成海市蜃楼的,因为,他是在用性命打赌,她的心里空极了,眉头就没舒展过。

蓝天,木屋,小溪,这些刚开始在她看来美好的是奢望的东西,现在却不是她所期望的样子。

“雪儿,你喜欢这里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我会保护你的,他...他说,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就接你离开,永远不分开,还有你们的...”落雁羡慕不已的指指雪儿的肚子,她也想过安稳的生活,可是现在不可能,她不能不报恩,更不可能离开她唯一的哥哥。

雪儿一身瑰红色青衣加身,衣领宽松的围着脖颈,里面是绣着红牡丹的裹.胸,锁骨清晰流畅的看得出来,白皙的脖子无比诱人,头顶后面斜盘着一个恰好在中间的发髻,中间插着一只完美的流苏金簪,前面两束头发柔美的搭在肩前,恬静无比。

她看看落雁,摇摇头,一言未发的笑了笑,她知道眼前这个姑娘本性善良,只是她是冷剑的人,有很多的身不由己,再说,自己子这里也停留不了多久,还是不要伤害她比较好。

幽静的环境,宽阔的视野,这种待遇在现代大概价格不菲吧?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住处啊,可是,她不喜欢,心理压力太大了。

落雁一蹦一跳的提着竹篮装着竹筒去采竹笋了,她也不是看不出来雪儿有心事,自己刚和她相处的那段日子她是多么善良和单纯的一个女孩,怎奈如今变得这般心事重重。

“你等等!”雪儿轻轻唤道。

“怎么了?”落雁轻松的回过头望着她问道。

“坐下来陪我一会行吗?”雪儿很宁静却很认真的望着落雁,目如秋水,她想知道,为什么。

停了停,落雁放下手中的东西,点点头坐了过去,没有多问,轻轻地握着她的手:“主子他喜欢你,我都看得出来了,说实话,他刚开始是想利用你做武器来搅乱洛天邬的,可是,你如今有了他的孩子,他还不是让我带你到安全的地方来了,避开杀戮和流血平安生活的吗?你要理解主子,他也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是这是娘娘和皇上临终前赋予他的使命,国家的江山本就是属于他的而被他人蛮横夺走,若他死了也就罢了,可他现在还活着啊,如果是你,你能做到看着别人侵占你的东西你却无动于衷吗?”

落雁平和的讲着她的道理,雪儿懂了,是不是和强盗一个性质?可是,朝代的更替也是历史的必然,从古至今,都是如此啊,这里又不是法制民.主共和国,当然谁都不会有这样的思想,要是自己说出去,他怕是又该不开心了吧?

雪儿眨眨眼睛,原来自己与他是注定不会平凡了,她从不奢望荣华富贵,可是,也不喜欢烽火狼烟啊!

嘴角一弯:“好,我知道了,你去吧,我明白了...”雪儿的语调很平缓,神色也平和了不少,落雁放心的离开了,她不知道,雪儿想要的,冷剑做不到。

......

月灵宫里,经验丰富的老太医摸着洛恒的脉搏一脸严肃,杨妃焦急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儿子,不依不饶的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太医下跪后战战兢兢的说道:“六皇子的病,根治方法不在用药,在心里,皇子有心结无法打开,要想治愈就得让他忘掉痛苦或是不再想这一段经历,心结一顺,自然会好。”

“什么?!”杨妃几乎要跳起来,她的手掌用力捏着手帕,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牙根咬的痒痒的,半天才说出两个崩豆子一般的字眼:“送——客!”

太医脸上早已爬满密密的细汗,一听此话,如获大释的抱着医药箱草草行了个礼后三步并作两步的逃出月灵宫,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成为无辜的受害者。

“啪!”一声脆响过后,一个上好的瓷茶杯立刻粉碎:“算你狠啊!”杨妃无计可施的看着自己在这宫里唯一的指望,终还是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送他回宫吧,容本宫再想想!”

继而,杨妃无助的抬起头望着自己富丽堂皇的宫殿,悲哀之情油然而生,宫里的女子若是没有了儿子,就等于没了指望,她不敢说太绝的话,毕竟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程度。

路上,一名太监背着病恹恹的洛恒,两名宫女在旁边打着下手,忙的七手八脚,洛恒却还是脸色一变,一口鲜血吐在地下:“咳咳!”

一咳不得了了,血顺着他的嘴巴流下来,吓得本就担惊受怕的奴才毛骨悚然:“啊,来人啊,六皇子吐血了!”太监晕血,腿一软跪在地下眼前一黑晕倒了,两个宫女更是尖叫着跑开,一路嚷着不是她们的错。

乾清宫里的冷剑听到这话很是满意,顺手拿给下属一片金叶子,手中的毛笔悠悠转了几圈,邪魅的点点头,转身对落幕使了个眼色,他立刻会意了。

那个倒霉的太监被打了二十大板,一个月卧床不起。

冷剑随后大摇大摆的向月灵宫走去,哈哈,游戏才刚开始呢,在他没有尽兴之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冷剑的心,对仇人,从不留情,毫不怜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