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拜见女王陛下们

第三十七章 入室杀人抢劫

拜见女王陛下们 颜色灰 2484 2013-08-03 16:38:06

  第二天天微亮,叶泽一伙就收拾好一切出发了,他们没有拆掉那座小草屋,想留给迷失在这座森林的其他人。他们决定沿着一条宽阔的溪流往下走,那样他们迟早能走出森林遇到沿河居住的人,然后不管是乞讨还是枪,都必须要弄到食物。

西西平日虽强悍,但毕竟是女孩子,身体一虚弱下来就浑身无力,能支撑着身体勉强前行就已经不错了。所以,那个装着武器的大箱子理所当然地归叶泽负责了。森林里坑坑洼洼,箱子底部的四个轮在这里完全不起作用,无奈,他只能背着它前行了。没想到这座森林还真是不小,他们一路上并没有过多的休息,虽然前进的速度不能说快,但却是一直在走的。

叶泽一伙的迁徙之路一直到傍晚才结束,没错,他们已经走出森林看到了广阔的农田。要不是天色太暗的关系,他们还能看见农场中间的一所小农房。一行人如迷失在沙漠的人见到了水源一样,不顾一切奔向农场。只可惜里面种的全是水稻,没经过处理是吃不了的,否则以他们六人之力便可以消灭半个场子了。不过此时的他们离农场中心近了,可以看见那所几乎与农作物合为一体的农房了,叶泽等人再次如看见酸梅子的战士们,滴着哈喇子走近农房。

农房的大门微掩着没锁,叶泽透过缝隙,窥视房中的一切。不料极度饥饿的他嗅觉压过了视觉,视线还没扫到屋内,他就不自觉地闭上了双眼,贪婪地呼吸着从屋里飘出的菜香。西西见叶泽没出息,一咬牙用自己所剩不多的力气将叶泽推到一边,占据了那个缝隙。只见里面有一个身材发福的妇人,她正系着围裙在灶台旁转悠,一盘盘腾着热气的农家菜摆在旁边的餐桌上。说是妇人,不过是西西私自猜想断定的罢了,这人明显是一个永生,脸上堆积的如树皮般的皮肤完全掩饰住了她的真实年龄,尽管行动利索,但怎么看都是个老妇。

西西也忍不住咽口水了,急忙回过头和大家商量作战计划:“我们进去后要礼貌说话,求她施舍给我们一些;如果她不能接受我们,要杀我们的话就不必客气了,动手抢!对了,你们谁会讲英语?我不会!”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西西把目光全部聚集在卜杨身上,因为她知道其他人问了等于白问。“我会,我先进去和她沟通!你们在门口掩护我,她要是动手你们就拿枪威胁她!”不愧是学霸,讲英语这种小事可难不到卜杨,她轻轻推开门走进了屋里。

“您好夫人,我和我的朋友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路过这儿想向您要点食物充饥。”卜杨的英语讲得真心好,不带一点点中式发音。不但准确地表达出了想要表达的意思,而且礼貌方面也恰到好处。加上她娇小的身躯和有些破烂的衣裳(其实叶泽一行人的衣服都已经变成难民级别的了),应该是那种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怜爱的类型。

听见背后传来好听的女声,妇人有些惊喜地转身,以为是自己的小女儿突然从城里回来看望她了。“啊……人类,人类呀!亲爱的,救救我!我的上帝!”看来美国和中国的种族歧视是完全没有区别的,永生们要么怕得躲着人类,要么拿刀要杀人类。其实对于妇人的反应叶泽他们早已猜到七八了,只差验证了。但他们没猜到的是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个老妇人的“亲爱的”一听呼喊便从梦中惊醒,一跃而起。不愧是常年捍卫农场的男人,他一转身熟练地抓住挂在墙上的猎枪对准卜杨扣下了扳机。速度之快,卜杨竟还没来得及从老妇人那魔音余震中脱离出来。“砰!”“啊……”伴随着撕裂空气的枪响声和卜杨不安的惊叫声,卜杨倒在了地上。还好有这一倒,子弹险险的从她左脸旁擦了过去,鲜红的液体立刻从那条短短的伤口里溢出。

“卜杨学姐!”西西见状顿时气红了眼,打开武器箱子抓起一把强火力机枪就冲进屋里,对着那个刚刚开枪的树人一窝蜂乱打,“啊……去死吧!!!!!”叶泽也没闲着,急忙把卜杨抱到门外,让她远离这场火拼。结果可想而知了,猎枪是敌不过机枪的,西西成了他们这个团体里第二个杀掉永生的人了。那树人老汉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左胸更是变成了一个骇人血窟窿。目睹到这一幕的老妇人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端起那还冒着滚滚油烟的炒锅就要砸向西西的头,“人类,还我杰瑞!”“还不了了,但可以让你陪他一起走!”西西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一转身将枪口顶住老妇人的胸口,“赛哟拉拉!不对,应该是Byebye!”“砰砰砰……”又是一连串的子弹声,老妇人也倒在了地上。

“西西,我没事!我们是为食物而来,你却突然发那么大的火,吓得他们都没有吃东西的欲望了。”卜杨捂着伤口,示意西西看外面,只见婷依,艺儿和该隐早已吐得不行,估计是一时半刻不敢让任何东西接近自己的胃了。

“那不在这里吃就行了,我们打包走!这些永生我真是越看越讨厌,我估计们在他们眼里我们连蟑螂老鼠都不如。气死我了!小弟,打包这里能吃的东西!”西西愤愤地将机枪扔回大箱子里,随地找了块石头坐下。西西的豪气绝不是装出来的,因为老爸是曾经的黑社会老大,所以在她还小的时候就已见惯了舞枪洒血的场面了。

“好!”叶泽很是听话地进屋洗劫。“我来帮你吧!”卜杨也跟进去。“哦,对了,先处理你脸上的伤口,以后要是留下疤痕就不好了!”叶泽丢下吃食,开始忙着找医用品。很快便找到了包扎需要的东西,叶泽让卜杨微微仰起头,小心地给她的伤口上药,然后再把纱布折成小方形盖上,最后用创口贴固定。整个处理过程两人的脸挨得很近,卜杨甚至能感觉到叶泽那滚烫的气息。她讨厌叶泽这样温柔地对自己,因为这会让她一直以来的淡定情绪崩溃,变得紧张起来。叶泽一直都不敢看卜杨的眼睛,怕对上眼后引起尴尬,毕竟距离太近了。所以他只能专心地包扎。“对了,卜杨学姐你怎么不怕这种血腥的场面,西西的话我倒是能理解!”果然两人独处就必须讲点什么,不然空气无法流动能把人憋死,这时叶泽忍不住先开口了。“还好,有点反胃而已,这屋里不是还有你吗?有什么好怕的?”卜杨随口回答。“哦,意思就是有我在你就什么都不怕了?呵呵……”当叶泽的笑声停止,他才发现自己这玩笑开的完全不是时候。这时卜杨已经从他面前消失走到另一边打包食物了,良久才反驳他的话“你以为你谁呀!”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淡定,只不过她那埋得低低的叶泽看不见的脸已经漫上了红霞。听到反驳,叶泽揪紧的心倒是放开了,因为不是这样的回答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这一段谈话。

叶泽和卜杨已经把屋里的熟食和干粮都装起来了,一行人又踏上了不知通往哪的旅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