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神落

身临战争(三)

武神落 风吹过鸡蛋壳 2670 2011-11-08 10:51:39

  “冰冻弹!我们用冰系魔法攻击!”三百二十名法师顿时展开一连串的攻击。

虽然这个魔法威力小,但配合现在恶劣的雪天,效果便大大的提升,场上的气温沿直线下降。

由三百二十名法师发出的无数小型冰冻弹,在场上的剩余的两百余名的熊人开始根本不当回事,但发现身体一下子变得无比冰冷!吓得他们赶紧躲避。

可是,如此多的魔法,能躲得了么?那简直是笑话。

几百只熊人只能不断往后撤,可是,别忘记狼的身体的敏捷度。熊人不断跑,狼人穷追不舍。此刻,情势简直是一边倒。可是奥尔那边的情况却不容乐观了,即使狼人的身手如何敏捷,即使能躲避一两下的攻击,可是敌人的数量足足有两千多,狼人这边却只有一千,情况也只能一边倒。

“银华刺斩!”奥尔用一招自创战士系冲击技能,快速的窜到那身形彪悍的狐人首领身前,一刀砍了下去。

震惊!本以为用自己最拿手的技能就能一刀把他送上西天,可是事情往往不会那么顺自己的意思走,那彪悍的狐人单凭一只手就把自己得意的技能硬生生的接了下来,这怎么可能不让奥尔感到惊讶?

“哈哈哈哈!雕虫小技也敢在我伯纳面前献丑?简直可笑!吃我一招!光华乱舞!”此时伯纳德身体的斗气突然暴涨,血红色斗气包裹着全身,手上的月型弯刀此时显得无比光华耀眼,就在这时,他右手紧握着刀,突然向前一刺。

由于那刀发出的光实在过于耀眼,此刻奥尔完全看不见伯纳的任何动作。伯纳一刀刺向了奥尔的胸膛。

“啊!!”刀身完全刺穿了奥尔的胸膛,可这还没完。伯纳双腿成扎马步状。他站立的地方顿时凹了下去,身体往上一弹,奥尔和伯纳双双脱离地面。伯纳的身体与刀在不断的旋转。

奥尔……被分尸了,而且,连完整的一块肉也没有,碎肉散落一地!

“呕……”“奥……奥尔大人!!”在场的雪狼士兵顿时士气大跌,看着自己敬仰的奥尔大人被敌人一招毙命,他们也无心再战。

“撤!撤退!快!”,某雪狼士兵看情形不对,马上大喊道,因为再这样下去,剩下的士兵就会全部阵亡。

撤退的号角吹起,雪狼士兵全部快速往营地撤回。由于狼人天生身手灵敏,狐人部队根本追不上。

“哈哈哈哈……”伯纳众时大笑起来。“一群懦夫也敢与我族对抗?简直不知死活!兄弟们!别追了!都别追了!我们先整理好队形,收集好地上的兵器,然后稍作休息!!伊巴!”

旁边走出一位很年轻的狐人。“在!伯纳族长。”

“你等下带领着五百名战士,把战利品带回营地,然后带两千斤肉,一千桶琅码酒过来,现在已经到黄昏了,我们今晚在这扎营。明日再战。哈哈哈哈……大家说好不好啊!?”

“好!!!”“伯纳族长万岁!”群情汹涌,高呼声一浪接一浪。

此刻伯纳十分高兴,以为他们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因为有熊人族的助缓,信心十足。可他却犯了一件令他无比后悔的事情,就是他叫伊巴这个人带走了五百名士兵和战利品带回营地。而这个伊巴其实是一个雪狼人的巫师幻化而成的,真正的伊巴已经在两个月前死了,在这两个月里,这个‘伊巴’一直潜伏在狐人族里,他故意显示出自己的才华,让伯纳相中他做他的心腹,虽然他无法获得重要的情报,例如他完全不知道熊人会帮助狐人围击雪狼族的营地。

“领命!”命令士兵收拾地上的装备。全员开始进入休息状态。

兵力状况:狐人,战士数量一千八百名,法师一百六十三名。巫师“伊巴”,雪狼人,战士共一千一百名,包括撤回的数量,巫师,零。法师三百二十名但战力是零,因为……

熊人已经抵挡不住如此猛烈的攻击,即使雪狼人法师的攻击力已经大大减半,因为他们的魔力已经快枯竭了。但熊人士兵已经被冻的精疲力竭了。有几十名熊人士兵已经被冻死,剩下的都已经被逼到堆放煤油的位置。

“就是现在!”莫特随之一声令下,三百二十名法师马上换了魔法。

“小火弹!”这已经是力所能及了,所剩无几的魔力已经无法发动再大一点的火系魔法。又是无数的小火球。看到他们换了这么弱鸡的魔法,熊人们马上打起精神,任凭火球击打到自己的身上,他们也不以为然,正当他们准备还击的时候。突然他们身旁的木桶发生大面积的爆炸。这两百余名熊人士兵被熊熊烈炎吞噬了,火焰包裹着他们的身体。

“嗷!!!!吼!!!吼!!!”悲惨的叫吼声不断。渐渐的,最后一个叫声也没了。烤焦的气味充斥了整个地方。

“奥耶!!呜!!!!胜利咯,我们胜利啦!!好险,刚才时间刚刚好,我的魔力已经枯竭了,唉……不过我们挺过去了!我们胜……”

“慢着!你们是不是忘记真正的敌人是狐人!我们还没有胜利!”莫特这么一说,无疑是犹如一盆冷水泼向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印出了绝望的表情,还有人哭了出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没有魔力的我们就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啊!完了!呜呜呜……”

而此时莫特突然一惊!心中一股突如其来的不详感侵袭着他。“奥尔!”对,他也忘记它派出去的奥尔和那一千名士兵了……“该死!艾尔!艾尔!!!!”

“在!我在!族长?为什么奥尔他那么久还没回来?他是不是出事了?这也太久了吧,要不要我派一名侦查员去查探一下?”

“该死,那混蛋怎么会动作这么慢,可恶!我们现在去接应他,快!”

而就在此时,一阵阵的脚步声从前方传了出来。“报!!报告族长,奥尔大人带领的士兵撤回来了,但是……但奥尔大人他……他阵亡了!”

“不!”莫特顿时双膝跪地,眼泪从眼眶不断冒出,曾经和他一起打猎,一起战斗的好兄弟已经与他阴阳相隔。一时之间,莫特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奥尔……”艾尔也哭了,以往的一片片回忆从脑中影印出来。

即使死者已逝,但他留下来的一点点回忆是永远都无法抹灭的。

“不要……不要!啊!!!!!”我从一个奇怪的梦惊醒了,梦里有唯一个糟老头不断的对我‘阴’笑,抓住我,脱光了我的衣服,在我身上不断的‘摸来摸去’。

“这是什么变态的梦啊,真要是有这样的变态老头,我铁定宰了它!呼……”冷静下来后,发现这里很静,想死一样出奇的寂静。

“啊!对了我的伤……咦?我的伤呢?奇怪,不见了?连半个掌印也没有。妈呀……难道是那药丸?不但伤没了,而且……咦?”活动了下手脚,发现身上的疲劳完全消失了,精神气爽,有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从身体里散发出来,好像一股力量源源不断的从腹部扩散到身体的每个角落,身体充满了力量。

我试着一拳打在桌子上。“哐当!”桌子完全粉碎掉!!!!“我滴妈呀!搞什么飞机啊!我还在做梦吗?”

又一次做了很愚蠢的动作: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哇!怎么比上次疼那么多啊!难道是那药吗??

太好了!这样以后就不怕被人欺负了!耶!!”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一会笑,一会大叫一会又在那蹦蹦跳跳,要是看人看见,铁定会说我疯了.

回过神后,我才想起莫特,一股劲的往堆放煤油的地方‘飞奔’过去.发现身体很轻,好像没什么感觉似的。“这药太神了,等下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莫特才行!”

转眼间已经找到莫特他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