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2-01-24上架
  • 21840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仗义的代价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244 2012-01-25 08:26:24

  华美电器是一家外资生产厂,主要生产家用照明设备和灯具,建厂六年多规模不断壮大,到2005年,已经有了大约三千人的规模。

工程部的写字楼里,几个年轻的工程师:华少、古涛和赵宁一边做事一边聊着国内外近期发生的大小事件,前台的小文员新月也跟着凑热闹。

几个人正侃得兴奋,后排突然有人拍桌子喊:“闹什么,安静,安静!”

几个人回头纳闷地回头看,原来是坐在最后排的一个大平头在喊。大平头名叫徐嘉,职务是主管,是这几个工程师的头儿。此人素来对上级胆小如鼠,对下级耀武扬威,做事独断专行缺少亲和力,喜欢和他相处的人不多。

“老大,这老板放年假陪老婆去了,咱哥几个也难得有机会轻松这么几天。”古涛垂着头嘟嘟囔囔地说。

“你好像还挺有理由啊,这里是办公室,不是在外面。你们最好都给我老实点,闭上嘴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现在我们就是说几句话,还在干着活儿呢,你还这样管着大伙儿,是不是太过分了”华少有些不满地说。

“你说什么?不想在这里混了是不是?”徐嘉蹭地站了起来冲到前面,指着华少吼道。

华少也是有火爆脾气的人,那脾气就像个拉了保险的手雷,随时会爆炸。为人又特喜欢打抱不平,从小到大更是风波不断、打架无数。他站起身,一把拉过徐嘉指着自己的手,把他拖到办公室门前的空地上,然后就是一个背摔。

徐嘉一声惨叫瘫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新月一看两人动了手,赶紧冲过来推开华少说:“说说就算了,干嘛动手啊?”

华少不忿地说:“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就是皮痒欠揍,挨了揍就老实了。”

新月转身看徐嘉,大平头缓缓抬了起来,鼻子破了流着血。新月从小就晕血,赶忙转过头喊:“老大,你流血了啊,快去医务室吧。”

徐嘉气急败坏地爬了爬,却站不起来,好像腿也受伤了,只好恶狠狠地瞪着华少,表情好像要哭出来。赵宁和古涛赶忙过来扶起他,带着讨好的表情说:“老大,咱先去医务室,回头再收拾他。”这两人平时就喜欢趋炎附势,巴结比他职务高的人,华少从来也不叫他们本名,而是叫二腿子。

徐嘉哭丧着脸,在二腿子们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去医务室了,出门时把办公室门重重一摔泄愤。

新月被重重的关门声吓了一跳,心里不免惴惴不安地说:“华少,看吧,惹了麻烦了。”

华少回到座位坐了下来,扬了扬脖子无所谓的说:“不用怕,打人的是我,顶多就是老板回来,他龟儿子去告老子刁状,然后老子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

新月本就是胆小的人,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没了注意,想着想着就哭了起来。

华少是个脾气暴却心肠软的人,让他上刀山下油锅,都绝不皱一下眉头,就是平生最见不得女人哭。哄女人他也没什么好办法,不过他知道新月爱好泡网吧上网,所以他赶忙说:“不要想那么多,今晚我一块儿上网,我出上网费。”

新月一听果然不哭了,转而高兴地说:“我想上多久都行?”

华少大方地说:“那又有什么,通宵都舍命陪君子。”

新月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君子,你心理面不把我想成小人,我就道声万福了。你要真大方,就把我以后的上网费都包了。”

华少有些哭笑不得说:“咱不能那么得寸进尺吧,那么多要求的话,我真把你当小人看了。”

新月赧然一笑说:“看把你急的,你不是挺爷们儿挺仗义的么。”

华少苦笑说:“好像这是两码事吧,不给你包网费,我怎么就不是爷们了。”

新月忽然有点生气地说:“我看你就没个真心。”神色黯然又要想哭。

华少一看她脸色不对,想先哄哄她开心一下吧,于是说:“今天发生这事情,咱以后呢,也没准能不能一直在这边上班,所以你以后的上网费,我就是想帮你包也包不了啊。现在不是有款游戏叫魔兽世界很好玩的,我去帮你建个号,以后这个号就交给你玩,我经常帮你往这个号充值,你看怎么样?”

新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以为我是一笨蛋那么好骗啊?魔兽世界游戏四月底才开始公测,现在没收费呢,再说我一女的,看着那些魔啊怪的,我就很反胃。”

华少不屑地说:“你还真是没内涵,你不知道吧,《魔兽世界》可是美国的暴雪公司苦心熬制了十年的精品网游啊,个人觉得它是目前流行网络游戏中,最有吸引力的游戏。”

新月很少听见华少对什么东西这么推崇过,不免将信将疑地说:“真有那么好?你那么卖力的做广告,暴雪公司有没有给你广告费啊。”

华少有点不耐烦地说:“给你包游戏费,我已经够仗义了吧。要还是不要,给句痛快话。”其实他知道新月连条毛毛虫都害怕,让她去跟游戏里面的怪物过招,还不给吓得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没玩两天就再也不玩了,所以包游戏费还真就是个有面子又不亏钱的好借口。嘿嘿,哥们还就是仗义呗,这样想着心里就一乐,脸上的表情没兜住,就古里古怪地笑了起来。

新月瞅着华少那个暗自得意的表情,不免觉得很恼火,赌气说:“不要白不要,咱们走着瞧吧。以后游戏公测结束收费了,我也会天天去玩,没钱了你得给我充值,不许赖账。”

华少心里一惊,完了,干吗刺激她呢,这姑娘一向说得出就做得出,赶忙赔笑道:“玩游戏呢,咱得有个度,玩时间长了呢,会累坏了身子。咱先说好了啊,我只包游戏费,累着了病倒了可不关我事啊。”

新月一撇嘴说:“我不管,你既然说是包了游戏费,那所有跟游戏有关的你都得负责。”

华少只好在心头苦笑,做人就不该仗义,不然永远是他妈的冤大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