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五章 逐风专杀队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397 2012-01-25 08:26:24

  新月追不着华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心想华少肯定是误会什么了,不然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一定得找到他去说个明白。

华少在厂子外面的小区里,租了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那地方新月以前去过,在华少过生日的时候。

新月走到华少租房的楼下,抬头望楼上,华少房间暗着,按门铃没人回应,灯也一直没打开,估计他是不在楼上的了。

新月又不死心地在楼下球场边的小花园里找了一圈,只看到几对野鸳鸯在里面亲亲我我,她低着头在黑暗中一个个看过去,那些野鸳鸯都忙着亲热无暇留意她,只有其中的一对停了下来,却给了她射过来一股凶恶的眼神,她吓得赶紧低头跑开了。

新月找完了园子里,没有华少的影子,心里有些失落和难过。她叹了口气,心想明天见着华少,一定要找机会给解释清楚,然后怏怏然打道回府。

她不知道,华少就站在租房的楼顶,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也明白了,丫头原来还是和自己是一个阵营的,不过她真是一只伪装得很好的狐狸。在对手面前,她在尽量伪装得中立。

华少一度想下楼打开门去与新月相见,但是男人的面子思想阻止了他。

翌日上班,本来还有两日假期的老板突然提前回来了,同时布置了一项紧急任务,是调查一款新研发的产品,评估实现生产的可行性和具体计划。因为任务紧急,老板要求每个工程师都参与项目,必须立即着手开展调查,并在第二天早晨就要交出调查报告。

下午到快要下班的时候,华少终于完成了报告,放到抽屉里,想明天早上再复查一下,及时交上报告是没有问题了。他回头扫眼看了看,徐嘉坐在办公桌前发呆,二腿子古涛和赵宁还在奋笔急书,估计都没有写完报告。华少在心里嘲笑了这帮人真是没用的白痴,心情畅快地下班了。

晚上华少叫上新月去玩游戏,新月这回爽快地答应了。

在去网吧的路上,新月偷偷打量了一下华少,看他似乎心情还不错,甚至乎拿那个“春风得意”来形容也一点不过分,因为他在很少见地蹦蹦跳跳地走着,一副欢欣的模样。

新月想如果这个时候,给他解释昨晚的事,还真是个好机会。于是她说:“昨晚我和徐嘉在办公室,看见有个人提着一大瓶醋在喝,还好象喝醉了,连我是谁他都认不清了。”

华少听出她是在笑话自己,装作不知情地说:“啊,他这么有内涵啊,知道喝醋能养颜开胃。你知道吗,我昨晚也看见一个人,在我楼下的园子里转来转去,不知道在干什么,你说她是不是个傻子啊。”

一听这话,新月恼怒起来,冲上去对着华少一顿拳打脚踢,嘴里也不断喊叫:“我他妈还真就是一傻子,还怕你会想不开。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这个混蛋!”

华少看她怒了就不敢抵抗,更不敢还手,抱着头站那里承受新月的小米拳。

新月打了一阵也不解恨,奈何手脚都打痛了。她咬紧牙,使出浑身力量,又挥出了一记组合拳,打完就觉得拳头钻心的痛。她吹着红肿的拳头,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华少也赶忙握住新月的手,对着那对红肿的小拳头吹着气说:“你都把我给打了,咱是勇敢的孩子,不哭不生气的啊。”

新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才是小孩子呢,我警告你,以后再敢干出这样的事情,我就不用拳头砸了,我要弄把铁锤来砸。”

两个人冰释前嫌,心情也就好了起来,两个人拉着手向网吧走去。

新月觉得本来很痛的拳头,给华少这么一握,就立即没那么痛了。她心里还有一丝欢欣的感觉,似乎觉得这双小拳头也许原本就不是属于自己的,放在自己这里它们就痛就难受就不自在。它们这分钟是找到主人了,它们就适合放在那儿,放在华少的手心里才舒适自在。

两人到网吧里开机上了游戏,新月一看自己的小风月牧师还是十级没动,而华少的逐风术士竟然已经是二十级了。

新月刚才的温情一下子就荡然无存,旋即化身为野蛮小兽,举起拳头又想要海扁华少,忽然看见拳头的红肿还未消退,手脚也还在隐隐作痛,竟然没有办法攻击了。她感到她的愤怒又再向上提升了级数,她把脸慢慢靠向华少的胳膊。

华少看见新月又要发威,立即运劲收紧肌肉准备接受打击,却看见新月缓缓放下了拳头,把脸温柔的贴了过来,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小丫头这回武力不成,要改用别的招数了,难道是美人计?

新月的脸温柔的挨了下华少的胳膊,嘴里突然露出两只小虎牙,在华少胳膊上咬了一口。

华少啊地大叫了一声,看自己的胳膊上,留下一排密实的牙印,两只小虎牙咬到的地方最深,几乎咬渗血了。

华少的惨叫引起了不少人注意,大家都同情地看了看受害人,摇摇头又把目光转向凶手,同样再摇摇头,又该干嘛继续干嘛了。

新月恼火地说:“不管啊,咱两换着玩了,你必须先把我的小风月升到20级。”

华少无可奈何只好跟新月换了角色玩,埋头做任务升级。

过了一会听见新月高兴地说:“有人我组去A怪哦。”

华少忙着做风月的任务没有理新月,听见她在说“我们好厉害啊,精英怪都被我们杀了。”

又过了一阵,听见新月咕哝道:“这么快就走了啊,我一个人怎么杀怪哦,我都不太会这些法术。”

华少瞄了一眼新月的屏幕,看了看下线的人是谁。竟然又是昨天的蓝蓝宝贝,他突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不禁心下骇然。他赶忙对新月喊道:“快跑!”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新月紧张地将逐风跑了几步,逐风的头上已经挨了一闷棍,然后背后刀光闪现,逐风鲜血飞溅,横尸当场。

华少看见一个红名的部落亡灵盗贼,身形一晃,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古怪的是,那盗贼名字竟然叫“逐风专杀队一号”。

华少纳闷地想,这才开服没几天,自己在游戏上没和谁结仇啊。

华少正琢磨想着,新月已经把逐风在复活点直接虚弱复活了,然而没跑两步,又倒地上了,两个顶着红名的部落盗贼狂笑了两声,才逐渐消失了,华少看清楚名字分别是“逐风专杀队二号”和“逐风专杀队三号”。

这下新月也弄明白,是有人故意暗算了,逐风把前一日发生地事情也告诉了她。

新月郁闷地把逐风下线,想了想说:“那个蓝蓝宝贝绝对有问题,现在看来,是她每次把你带到有盗贼埋伏的地点,今天连复活点都埋伏了,是根本要来斩尽杀绝的。”

华少心想,就凭这样两次就断定她有问题,未免太武断了,不过也总觉得暗杀事件绝对和她有联系。因为玩游戏以来,和自己接触过的角色就只有两个——风月和蓝蓝宝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