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九章 心魔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073 2012-01-25 08:26:24

  到了晚上,想想第二天不需要上班了,两个人的精神似乎一下子得到了解脱,因为第二天可以睡个懒觉。

两个人看电视看到了好晚,华少后来已经困得不行,看看新月似乎精神很好,就对新月说:“太困了,我先睡会儿。”躺下就呼呼大睡了。

新月调到一个爱情剧继续看,里面有些很暴露的情爱画面。新月还是个情蔻初开的少女,对爱情感觉还是一个朦胧的状态,有时候非常的渴望,有时候又害怕得想远远的躲避。

她就这么一时欢喜一时惊怕地看着,看到影片精彩部分时,她也兴奋得有些情难自禁。一面看着电视,一面忍不住偷看睡着的华少。

她想,她一定是爱上他了,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至少在心里面是一直暗暗喜欢的。

记得那天她去人事部领新同事,来的正是华少。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他是那么的高大帅气,在厂子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他英俊,他站在那里是那么的鹤立鸡群,言谈举止诙谐自如;他向自己走过来的时候,感觉他身上好像带着一圈光芒,走过之处,地上好像也洒落了阳光。

总之就是那一刻,她的心就似乎被他俘虏了。他没有刻意做什么,也没有设置什么陷阱,她只是自愿把自己归到他的阵营,听他驱使。

后来身边的同事,时不时有人来,也有人离去。也有人不断地扮演成背着翅膀的小爱神丘比特,向她射来所谓的“爱情之箭。”她都毫不留情地把箭扔了回去,让射箭的天使或者说恶魔的爱情之树的幼苗钉死在华少看得见的地方。

华少很多时候都笑话她,为何要这么无情,为何不多少留条后路。尤其是看到徐嘉的神箭也落得同样下场的时候,华少有些痛心疾首地说:“你这人真是太不知好歹了,以后你恐怕会因为没把握住机会,要后悔一辈子了。要再找到徐嘉这么优秀的男人,真的很难。”

新月还记得自己是这么回答华少的:“我的爱情是我自己去拿定主意的,我要自己去追求一个我爱的,别人一追我,我立即对他不感兴趣了。”

华少笑着说:“好像还真是哦,我没追你,咱俩就相处比较好。我记住你的话了,为了保持我们长久的友谊,我以后一定不来追求你。”

以后的日子,两个人真的好得象一对恋人。可是华少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新月。

新月很多时候都在纳闷地想,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开窍啊,为什么就不肯主动表达出来呢?说他是胆小鬼,肯定不合适,他做事情明明是冲来冲去不管不顾的;说他不爱自己,他心里面明明是喜欢自己的,对自己很关心很爱护。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还在遵守自己说的那条所谓的爱情守则。难道他非要在那里一直等,等到我主动出击去追他?

其实新月也很多次向他努力表达了这个意思,只差没喊出来:“我爱你,你娶我吧。”可是华少的愚木脑袋好像一直不开窍,只是一如既往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两人的感情。

但是真要新月去喊出来:“我爱你,你娶我吧。”新月也觉得自己真的做不到,哪怕只是想想,都会面红耳赤,羞赧难当。

新月盯着熟睡的华少,想到了以前的很多事情,不知是因为那些电视里面暴露的画面,还是因为想到了那句“我爱你,你娶我吧。”新月觉得心慌意乱,情难自持,转过脸再不敢看华少。

眼睛不看,新月的耳朵却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说:“脸好红啊。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那声音是那么熟悉,语气腔调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就好像自己说出来的一样。

新月看看四周,却哪里有什么女孩,心里咯噔一下,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声音却又响起来:“怎么了?不敢吭声啊,去喊‘我爱你,你娶我吧’啊。我如果爱一个人,早就喊了,哪里像你这么前怕狼后怕虎,一点用也没有。”

新月不想理睬那个声音。她用双手把耳朵紧紧捂住,可是那个声音却并没有减小半分,反而十分刺耳地狂笑起来:“我就知道你是个胆小鬼。”

新月感觉怎么也逃不开那个声音,心里特别的害怕,声音打颤地说:“你到底是谁,你在哪里说话。”

那声音“哼”了一声说:“我不会告诉你的,你现在再也控制不了我了,我和你是一样的,对这个躯体享有控制权。你最好老实听话,惹火了我没你好果子吃。”

新月恳求说:“你去找别人吧,这个身体一直都是我的,它也只属于我。”

那声音又冷冷地“哼”了一声说:“什么一直都是属于你的,我之前只是睡着了,让你捡了个便宜。以后不只是你的身体,你其他的一切也会都是我的,包括你那个心肝宝贝男朋友。只要我感兴趣的话。”

新月愤怒地说:“那不可能,你这个强盗。”

那声音说:“你激动也没用,实话告诉你,我可比你强大多了,我现在已经摆脱了束缚,你一辈子也摆脱不了我的掌控了,哈哈哈。再说一遍,你最好乖乖给我空间,否则我会折磨你那个心肝宝贝男朋友。让他生不如死。”

新月又惊又怕,泪如泉涌,忍无可忍地大声喊道;“你瞎说什么,给我滚出来。”

华少被她一吼吓了一跳,醒来一看,房间里面只有新月和自己。

新月已经泪流满面,对着自己的头发又抓又扯,还握紧拳头猛打自己的头。

华少赶忙上去抱住新月,让她无法伤害自己。

新月发疯似的拼命挣扎,直到筋疲力尽,瘫倒在地。

恢复片刻,她突然抬眼看着华少,狡诈地眨了眨眼睛,嘴角还挂着微微得意的笑容。

华少吃惊地发现新月的眼神和表情,都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他心里冒起一股无名的恐慌,紧张得向后退了几步。

新月说:“你过来扶我,我没力气站起来了。”

华少迟疑着缓缓靠近,想把她搀扶起来,新月却张口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大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