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十五章 神庙佛堂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882 2012-01-25 08:26:24

  华少大约花了一个半小时来运功疗伤。这次他受的内伤确实不轻,以他超强的体质,也支持不住一度昏厥,可想见下手的人是多么的心狠手辣。

新月看华少没事,心里也轻松不少。想起那帮凶狠的暴徒,她忍不住问道:“华少,你是怎么惹着那帮人的啊,我以前从来没见过那些人。”

华少无奈道:“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回事呢,那些人一上来就动手了。会不会是徐嘉那混蛋找来的人?”

新月摇头说:“我看不像啊,我们回来时不是在楼下碰到他了么,他看到你被人打了,还想帮手扶你,好像还是很关心你呢。”

华少生气道:“你怎么能相信他?他今天突然跑这边来,能安什么好心,八成就是来看我被人打的笑话吧。看到我真被人打了,验收了结果,他也就可以去付钱给那些打手了。”

新月说:“徐嘉应该没那么坏吧。”

华少恼怒地吼道:“那种人怎么能只去看外表的,外表看上去,是一副正人君子,内里却满肚子是坏水。我打了他,他肯定会找人来打击报复的。用脚趾头想,我也可以想到就是他了。”

新月本想辩解两句了,但是看见华少在气头上心情不好,所以她选择沉默不再吭声了。内心深处,她却是不信徐嘉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华少看见新月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转怒为笑,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我也不相信这件事是徐嘉做的。”

新月展眉喜道:“你真这么想的?不是想逗我开心吧。”

华少说:“你先别开心,我说他没做这件事,并不是说他不会做这种事。”

新月皱眉道:“他不会做这种事,所以他没做这件事,我看就是一个意思。”

华少冷笑道:“徐嘉外表看起来很诚实,看来你是被他的假象迷惑了。他不是不会做,他最喜欢就是偷偷摸摸去背后下黑手。只是按我对他的了解,他干坏事最喜欢自己动手,因为他认为只有亲手做,才觉得过瘾。请人代劳,不是他的习惯作风。”

新月想了想,也笑道:“你这么一分析,我也就想明白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件事不是徐嘉请人做的。但是除了他,还会是谁呢。我们好像没得罪过什么别的人啊。”

华少也把今天的事情又想了一遍,那豹纹衫和他带的人,可以肯定之前自己从来就没见过。想了半晌他摇头说:“实在想不出来。”

新月担忧地说:“他们人多势众,我很担心他们还会来找我们的麻烦。这几天我老觉得心里不踏实,乱得很。反正我们刚辞职,暂时就别找工作了,我们找个地方去玩几天吧。那些人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华少走到桌前倒了杯水,把医生给新月开的药偷偷取了两片,用拇指在纸片上按成了粉末,放到了水中,递给了新月说:“也好,你想去哪里玩呢?”

新月接了水,一边喝一边说:“我以前听我人说,就在隔邻县的一座山上有个寺庙,里面有个年纪很高的和尚,人家都尊称他为张大师。给人解的签说得很准,去请他解签的人没有不服他的。我一直想找机会去那个寺庙,请他帮我也解支签。”

华少笑道:“这种哄人的把戏,也只有你这种处世不深的小丫头,才会相信的吧。”

新月赧然一笑说:“别人都是笨蛋,就数你聪明。不管怎么样,你就当陪我去游山玩水吧,也可以帮我了一桩心愿。再说那边风景还不错的,环境很清静,还可以借宿,食宿有人帮忙打理,只收很少的费用。

华少想起新月的病,医生的诊断说的云山雾罩的,开始没说有多严重,被新月打了他就立即说得很严重。有暴力倾向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的,兔子惹急了还咬人呢。所以华少根本就没把医生的诊断当回事,他根本就不相信新月有什么严重的问题。不过新月想去清幽的环境休养几天,他还是举双手支持的。新月恢复健康,就不会跳起来跟自己捣蛋,说自己是什么‘风月’。于是华少说:“去那边可以,但是你得保证听话,只抽签不烧香烧纸拜神,不得铺张浪费,不得擅自单独行动。”

新月看华少答应陪他去玩,高兴道:“保证听话,绝对听话。”接着又眨了眨眼睛说:“我如果拜了神,你就不用给我交住宿费了,罚我在大殿站一晚上。嘻嘻。”

华少惊呼道:“什么,听你的意思,好像这次去玩,又是要我负责所有的费用?”

新月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是你带我出去玩,你好意思要我付那些交通费、食宿费么?”

华少有些哭笑不得,看新月水已喝完,那药的作用就是镇静神经帮助睡眠的,她估计没多久就会睡过去了。于是故意逗她说:“那咱就不去玩了。”

新月听他这么说,脸色立即就变了,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把水杯往桌上一放,气冲冲地跑出门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华少听见新月没有关她的门,于是隔了几分钟,悄悄溜过去一看,新月躺在小床上,好像已经睡过去了。她清秀的脸上,还有两道未干的泪痕。他本想告诉新月,其实明天他会带她去庙里玩的。只是新月既然睡着了,再弄醒了就不太好了,还是第二天早点起床告诉她吧。于是他轻轻给她盖好被子,也回自己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华少醒来,一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多,心里一想糟糕了。他赶忙冲到新月房间一看,新月房间里果然已经没人了,回头他看到自己房间门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华少,我要自己去玩了。我讨厌你,你千万不要来找我,免得我见到你,影响我的心情。你这种藐视神佛的家伙,大师也不会欢迎你的,你千万不要来。”

华少看见纸条上的字迹模糊一片,想小丫头一定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写下这些字的,心下不免觉得有些歉意,对不起新月。又仔细读了那几句话,笑道:“反复写‘你千万不要来’,实际是想说‘你千万要来啊’,哈哈哈。”他赶紧回屋收拾了点日常用品,用一个背包装了,再带足了在外消费几天的费用,去庙里找新月。

华少赶到山里的寺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山路崎岖难行,所以影响了他的速度。到了地头,举目望去,这个寺庙算得上大的寺庙了,有大大小小二三十座房舍和两座高大佛塔,罗列在一带连绵的山头上,主庙就坐落在最中心的山顶。华少来到主庙,站在庙前四围一望,只见群山环抱这一处寺庙,真是一处奇特的所在。山上桃花树多,现在正是花开时节,山风过后落花纷飞,景色怡人。看着远近飘飞的桃花,华少想起了那句:“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虽然相隔不算远,但是山上山下气候的差别,还是很明显的。在城里,桃花树两个月前就已经开过了。

华少进了主庙大门,在功德箱里投了些前,便向庙里走去。庙里的火烛烧得很旺,只是香客已经寥寥无几,估计是天色已晚的缘故。

华少在长廊里遇到一个看上去像管事的僧侣,就问道:“这位大师,可曾看到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姑娘来拜见张大师。”

那僧侣客气地回道:“施主,很抱歉,每天有太多年轻的女施主来上香,所以施主要寻人的话,还是只有施主自己到寺里去寻找了。张大师今日一早外出办事,要隔几天才回来。”

华少想张大师没在寺庙里,新月也一定还留在寺庙。他便静下心来一间一间佛堂地找过去,最后在一尊观音像前找到了新月。华少看到新月的时候,她正虔诚地地跪在观音像前,一边念念有词,一边磕着头。看着她毕恭毕敬的模样,华少心里暗暗好笑,却不敢上去打扰她,只是站在门边远远望着她。

新月趴在地上磕完头,坐起身来,华少看见她手里原来拿着个签筒,只见她缓缓举起签筒哗哗地摇了起来,不一阵“啪”地掉了一只签出来。新月丢开签筒,把地上的签捡了起来,就着烛火的大量良久,轻声读道:“佛堂香火千百年,月逝月缺又月圆。古来英名留青史,魂灵转世不复返。双月本是孪生姊,奈何今生体不分。错投一体苦相斗,心锁重楼难自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