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十七章 孪生双月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3167 2012-01-25 08:26:24

  小和尚挥舞着斧头,将华少和新月赶进房间里,从外面把门锁了。只听小和尚在外面冷笑道:“我一把火把你们烧死在里面,看你们还能向谁告密,要告就向阎王爷去告吧。以后要是有人来查,顶多也就是一场火灾,怎么也查不到我头上。”

华少赶忙推门,却发现门很结实,一时半会是别想打开。

小和尚在外面喊道:“老实点,敢跑出来就直接一斧头剁了。”

华少听见小和尚在来来回回地跑动,不一会在门前堆了不少树枝,看样子是真想放火来烧屋子。

新月吓得脸色发青,只得大声喊叫:“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

小和尚点燃了屋外的柴草,冷笑一声:“你们就等死吧。”然后匆匆逃跑了。

浓烟迅速窜进了整个屋子,呛得里面的两个人咳嗽不已,新月也喊不出声音,两个人拉了毛巾捂住口鼻。屋外的柴草劈里啪啦地烧了起来,火苗越升越高,渐渐就要升到屋檐。

华少在房间找了一遍,房间里面除了床和衣柜,没有斧头刀具,连块砖头都没有。他急得直冒冷汗,难道这辈子真就这么完了,被一把火烧死?

就在危机当口,门外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这里怎么着火了,屋里有没有人?”

华少连忙大声喊叫:“有人啊,快救救我们。”

那苍老的声音说道:“不要惊慌,你们赶紧堵上自己的耳朵,我叫人灭火。”

华少诧异道:“我们快呛死了,堵嘴都费劲,堵耳朵做什么?”

那苍老的声音怒道:“叫你堵就堵,啰嗦什么,等下耳朵聋了就别怪我没提醒。”

华少一听不敢再多嘴,赶忙用手紧紧堵住耳门,新月也不敢怠慢,把自己的耳朵也堵上了。两个人刚堵好,就听见外面那苍老的声音吼道:“禅院失火了,快来灭火!”,

屋子里的两个人被那声音震得心里烦闷,脸色苍白,险些晕倒。

华少吃了一惊,外面的人听声音应该是一把年纪了,却没想到他能喊出那么震撼的声音来,即使自己这样的年纪,自问也办不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少林神功——狮子吼?

不一会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然后就是浇水灭火的声音。华少和新月总算松了口气,一条命是捡回来了。

只听门外有人说:“哦,这不是张大师嘛,今天听说您出门了,要几天才回来。没想到您今天就回来了。正好,我们都等着您给我们解签呢。”

那苍老的声音又响起:“今天突然有要事必须回来,现在救人要紧,解签的事改日再说。咦,这门怎么是锁住的,管门房的人在没有,快取钥匙开门。”

一个人应道:“我在,我回去把钥匙拿来。”

那苍老的声音说道:“来不及了,屋里有人,闷久了怕出事。你们都站开”然后他拍了几下门喊道:“里面的人请离开门边。”

华少赶忙拉着新月退到墙角,门就呯地一声被震成几片,冲进来一个白须白眉的老和尚。看来他就是传闻中的解签神人张大师了。

张大师将华少和新月从房间里拉了出来,领到了你正堂不远的一个僻静的厢房中,回头打量了四周,然后掩上门。

张大师倒了水递给两人说:“先喝点水压压惊,然后把发生什么事告诉我。”

华少喝完水,便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老和尚。

张大师皱眉道:“这寺庙里跟你说的小和尚年纪相仿的,少说也有10来个。看来只有明天叫管职的师傅叫了他们出来,让你们辨认。一旦认出来,一定按寺规严惩不怠。你们今天先去休息,我叫管门房的人再给你们安排房间。”

华少谢过老和尚,拉着新月想回去。新月却从身上掏出一支签来,跪在老和尚面前,拜道:“我们远道而来,是来求大师解签的,好不容易见到了,请大师成全。”

华少心里不觉好笑,差点被一把火给烧死了,新月居然还保留着那支破签。

张大师道:“既如此,那就给我看看吧。”

张大师取了新月的签,缓缓念到:

佛堂香火千百年,月逝月缺又月圆。

古来英名留青史,魂灵转世不复返。

双月本是孪生姊,奈何今生体不分。

错投一体苦相斗,心锁重楼难自由。

张大师念完签,动容道:“阿弥陀佛,真是个神人啊。”

华少和新月不知何意,疑惑地说:“大师,什么神人啊?”

张大师道:“今日我本是出寺去拜访一个老友,半路上碰到一个老道士,坐在路边的大槐树下给人算卦,给他算过的人都说灵验。我走得累了,也坐在一旁休息,老道士见了我,非要拉住我算上一卦,说我前世故人将在寺中有难,要我回寺搭救。”

新月惊讶地说:“前世故人?”

张大师道:“我也不知道谁是‘前世故人?’”不过老道士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

以前有一位将军,长年驻守边关。这位将军英勇善战,屡建战功。他统帅的军队,令敌人闻风丧胆。敌人无计可施,只好暗中派出一对杀手来刺杀将军。那对杀手是一对孪生姐妹:大的叫新月,小的叫风月。”

华少惊讶地“啊”了一声,“新月和风月?”

张大师颔首道:“正是,道士接下来说,这对孪生姐妹出生在关外的一个武林世家,自幼习得一身好武艺,所以她们兄妹来做杀手,正是上上之选。”

新月好奇地说:“那个将军岂不是很危险,他被刺杀了么?”

张大师搙了一下长长得白须道:“他是险些被杀了。只是在最后关头,那两个杀手却突然自相残杀起来,姐姐新月最后占了上风,把她妹妹风月打伤赶了出去。原来新月在举刀冲向将军时,发现将军曾经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是几年前,一次新月孤身在外路遇强人,强人人多势众,新月双拳难敌四手。那些强人劫了财还要劫色,危急关头适逢将军带兵路过,杀了那帮烂人,救了新月。”

新月拍着胸脯惊道:“真是惊险啊,将军既然曾经救了她,她自然也应该救将军一次,报答将军的救命之恩。”

张大师道:“话是没错,只是风月却不知晓其中缘由,她个性刚烈,嫉恶如仇。她断定姐姐新月必定是看上那将军了,甘心情愿做了叛徒,很不齿她这个姐姐的行为。她回去养好伤,然后躲到山上去修炼武功,想等练成绝世武功,再去刺杀将军,也除掉她那个叛徒姐姐。”

华少说:“那她修炼出了绝世武功了吗?”

张大师道:“那风月在深山日日苦修,平时就与一只白狐为伴。几年以后她竟然真练成了一门绝世武功,十步一杀,无人能敌。”

新月紧张道:“那后来怎么样了?”

张大师道:“姐姐新月打伤了妹妹,心中也一直懊悔不已,一直想找妹妹解释清楚,却一直没找到妹妹。她担心她妹妹什么时候又来行刺将军,所以就在将军身边做了个贴身侍卫。妹妹风月练成绝杀,便下山来找将军和她姐姐报仇雪恨。由于军营内杀人不易脱身,她就一直等在营帐外等候机会。终于有一天她看见将军带着新月和一帮卫士上山打猎,她知道机会来了。风月躲在一个悬崖边,用那只白狐将卫士一个一个引来,施出绝杀杀死卫士,然后将尸体踢落悬崖下。后来,将军和新月也追逐白狐来到悬崖边,风月出手刺杀将军,结果被新月用身体挡下了必杀之剑。新月把将军一脚踢落悬崖,然后问新月为什么要做叛徒。新月临死前将原因告诉风月,风月追悔莫及、痛苦万分,最后抱起姐姐也从悬崖跳了下去。”

新月听完故事,一脸悲怆眼泪汪汪。

华少听得入迷,半晌回过神来道:“故事结束了,老道士说这个故事指的是什么?前世故人指的又是什么?”

张大师哈哈大笑道:“这事说来离奇,那老道士竟然说,我的前世就是那个将军,前世故人自然指的就是那对姐妹。我开始也不相信,但是老道士最后竟用性命相赌,说如果我回来没事发生,他愿意悬梁自尽。于是我就赶回庙里来一看究竟,没想到真赶上救了你们。现在看到这支签,原来我的前世故人就是你这位姑娘了。”说完张大师指了指新月。

华少惊讶道:“即便这样说,新月也就只是一个人。她如果是那个姐姐,那么妹妹又在哪里呢?”

张大师道:“这支签上说‘双月本是孪生姊,奈何今生体不分。错投一体苦相斗,心锁重楼难自由。’很显然就是说这一世,新月和风月并不是两个人,而就是一个人。所以我说那个老道士是个神人,他竟然算到姑娘要来寺里求签,还会遇到危险。”

华少猛然想起,前几天新月有时说自己是风月。之前一直觉得新月的诡异行为不可思议,精神医院的医生,甚至将她诊断为严重的病患者。现在听老和尚解签,他心里立即豁然开朗,也许因为那一段恩怨纠缠的前世,两个没有分离的灵魂,这一世留在了一个身体里。然而这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灵魂,就在这个身体里争来斗去,谁也不服谁,正应了签上所言——错投一体苦相斗,心锁重楼难自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