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三十七章 月圆夜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3277 2012-01-25 08:26:24

  华少和张大师进入当铺,蓝灵儿立即迎上来大声说:“你们都跑哪里去了,刚才店里跑进来一个小偷,还是一个女的呢。好在被我及时发现,将她锁在内室了。

张大师皱眉道:“哪里有什么小偷,是我叫她过来的。”

“她可没说是您,她说是一个和尚叫她来的。我看她明显是在撒谎,想进来偷东西才是真。”蓝灵儿辩解道。

华少笑道:“你没把她怎么样吧?”

“我看她鬼鬼祟祟地跑进来,跟我说有个和尚叫她躲进来的,然后就自己躲在橱柜后边藏着了。我自然是不信,趁她不注意,在她后颈上打了一掌,哪知道她一点不经打,轻轻一下就晕过去了。”蓝灵儿伸出手掌说:“不信你们看,我手掌都没红呢。”

张大师闻言赶忙道:“快打开门看看阿朵有没有事。”

蓝灵儿看张大师一副关切地样子,一边掏钥匙开门,一边惊讶道:“难道她真是您叫来的?可是她明明说是个和尚叫的啊!”。蓝灵儿垂着头想了想,忽然转身喊道:“啊,莫非您是……和尚?”

华少笑道:“和尚你个头!”伸手拍了一下蓝灵儿的头,从她手上夺了钥匙自己去开内室的门。

张大师看自己的身份隐瞒不下去了,再说也没必要向蓝灵儿隐藏,他便取了假发下来说:“你猜对了,我就是个和尚。”

蓝灵儿虽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张大师的光头给吓了一跳。她恼火地回身打了华少一拳道:“好啊,你们原来都在骗我,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最好都一次交代了。第一次来把我的门打坏了,我就猜你们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还真让我估对了。”

华少打开了门,张大师冲了进去,只见阿朵卷缩在墙角还没醒来。张大师急忙扶了她起来,在她人中穴用力一掐,阿朵立即醒了过来。待看清面前的人时,她勉力对张大师露出一丝浅浅的笑,然后一脸警惕地望着蓝灵儿。

蓝灵儿给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带着歉意道:“把你打了,真不好意思。”她回头责怪华少道:“都怪你,什么都瞒着我。”

张大师看阿朵没事,松了口气道:“没出事就好,我们的事以后再说吧,此地不宜久留,我看还是连夜离开这里吧。”

华少道:“现在太晚了,没有车了吧。”

张大师想了想道:“我们先带阿朵出城,天一亮我就带阿朵搭车回老家凤鸣。你最好也回山上师傅那里去避避风头。”

“你们都走了,那我怎么办?”蓝灵儿有些惊慌失措地说。

华少看她六神无主的样子,笑道:“什么怎么办?你自己留下来看当铺啊,以前你不是也不跟你爷爷住,要一个人住在外面吗。”

“我……我那时候是在跟爷爷赌气,我也不想一个人住在外面啊。爷爷不在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我自然害怕了。”蓝灵儿可怜巴巴地说道。

华少乐道:“你终于承认你是个胆小鬼了吧。”

“华少,你真是个没良心的混球,你明明答应爷爷以后要照顾我的。现在就想抛下我一走了之,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没有信用的小人。”蓝灵儿越说越气愤,眼泪汪汪地哭喊起来。

“得了,不过是逗下你而已,谁说不带你走了。”华少笑着将蓝灵儿推出门去,张大师和阿朵也跟着出了门。

蓝灵儿本想回自己租的房子去取些衣服,华少不想节外生枝没有答应,让她去了山上去穿新月的衣服,蓝灵儿只好气鼓鼓地打消了念头,四个人打了一张的士往郊外开去。因为是晚上接近九点多,路上车辆还很多,所以他们没有发现,有两辆黑色轿车正远远地尾随他们乘坐的车。

的士走了一个多小时,在上山的路口处,华少这四个人下了车,的士便掉头回城了。

时值六月中旬的月圆之夜,加上天气晴朗,所以月色清澈,将大地照得恍如白昼。华少高兴道:“我之前还一直担心没带照明工具,上山的路会不好走,所以没打算连夜上山。没想到天公作美,我们就连夜上山好了。”

“也好,这里没有可以住宿的地方,我们也先回山见了无极师傅,然后再去凤鸣好了。”张大师接话道。

蓝灵儿很少上过山,半夜里上山更是头一回,她折了根树枝跑在最前面,兴奋地不停地问这问那,见了什么都觉得稀奇。四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向上山行去。这一带因为土地贫瘠,方圆几里都不见有住户。走了没几分钟,突然山路上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然后冲过来七八个人。山路边没有遮蔽之处,华少他们避无可避。

来人冲到近前,其中一个大个子打开手电对着四个人照了照说:“没错了,就是他们。”

华少立即听了出来,说话的是月亮湾休闲中心的那个保安头儿。他诧异道:“你不是说了要放我们走的,现在又追上来做什么?”

大个子冷笑道:“月亮湾是什么地方,你们还真是天真,敢去那里带人走,你们以为还能走得了么?”

一个穿着豹纹T恤衫的人走了上来,一把将大个子拉在一旁骂道:“废话什么,赶紧办完事走人!”

华少觉得这个人也很是眼熟,忽然想起在溜冰场带人打自己就是他。华少指着他怒喝道:“来得好,我正要找你这个王八蛋算账。”

穿豹纹衫正是刘思,他闻言一愣,待看清楚说话的是华少时,哈哈大笑道:“没想到是你小子,上次老子好心放了你一条生路,这次你还敢往老子枪口上撞?兄弟们,这个人留给我,其他的人都给我宰了!”喊完就扑向华少,出手凶狠,打得华少只能连连招架。

跟在他后面的人也掏出家伙,冲向张大师和两个女子开始动手。张大师护着阿朵抵挡着5个人的围攻,蓝灵儿则自己对付了一个拿短柄斧头的。

张大师本来自己对付几个人也很轻松,只是因为要保护阿朵,他左支右挡反而落了下风。

唯一没动手的是那个大个子保安,他在月亮湾见识过张大师的出手,知道张大师的厉害。所以他一直在一旁暗中留意,想找最佳的时机出手给张大师致命一击。

张大师毕竟上了年纪,打了一阵觉得有些体力不支,连连向后退。又有两个人挥拳打来,张大师低头避过,假发却被打落下来。

围攻张大师的人一见之下,都大笑起来。大个子保安咒骂道:“妈的,原来是个和尚,是不是在山上太寂寞,就跑下山来找女人了。搞了女人还觉得不过瘾,还要抢到山上去。”

张大师苦苦招架着众人的围攻,无暇理睬他。阿朵却气愤地骂道:“你们才无耻,你们才是坏人!”

蓝灵儿也很是恼火,喊道:“你们这些流氓,混蛋!”扬手就给和她交手的那个人几个耳光。

她本来只是下意识的动作,没指望能真打着他,却不料只听得啪啪两声脆响,那个持短柄斧头的小子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挨了她两巴掌。她意外地看了看他,发现他两眼发直地看着张大师,像突然呆傻了一般。

那个人呆愣了几秒,突然咆哮道:“不要打我师傅!”挥舞着他的斧头,向围攻张大师的人冲了过去。

事出突然,围攻张大师的人猝不及防,被短柄斧头砍伤了好几个人。

蓝灵儿见机趁乱拉过阿朵,两个人拔腿就向山上跑去。张大师这下放开了手脚,他一招猛虎出山,打翻了缠得最近的人,然后冲向和华少扭打着的豹纹衫,将他一掌打倒在地。拉过华少叫他先走。

华少正欲才没跑两步,就听见一声枪响,他吃了一惊回身一看,开枪的人站在一旁一直没动手的那个大个子保安。张大师身体晃了晃,缓缓倒了下去。

持短柄斧头的人挥着斧头,大喊道:“王八蛋,别伤我师傅。”一边喊一边亡命般冲了过去,一个假发掉落露出一颗光光的和尚头,华少认出他是那个寺庙里逃走的和尚成远。

那个保安头儿本来是用枪瞄准华少的,看看情形危险便调转枪口对着小和尚,就在他开枪的一瞬间,成远也扔出了他手中的斧头。

斧子不偏不倚地命中了保安头儿的咽喉,成远也中弹倒地。

就在这短短几秒钟,本来还打得热闹的一群人,转眼间或死或伤。华少飞奔过去,一脚将那个挣扎着还不肯倒下的保安头儿踹倒在地,一把夺了他手中的枪。

穿豹纹衫的刘思本来想爬起来抢枪的,只是慢了一步。

华少将枪顶在了他头顶喊道:“说,谁叫你来的?不说老子就真打死你!”

刘思脸色吓得煞白,颤声道:“别……别开枪,是高老板叫我来的。”

华少愤怒道:“哪个高老板?”

“华美电器的工程部老板,就是在厂里把你炒掉的那个高老板。月亮湾的幕后老板也是他。”刘思生怕华少一个不满意就开枪,自然是知无不言了。

华少道:“上次叫你来打我的人,是不是也是他?”

刘思道:“也是他!”

“为什么?我不就没给他面子自己辞职走了,至于这么来害我么?”华少气愤地道。

刘思讨好地说:“还不是因为高老板看上的女人,被你带走了。”

华少愣了几秒,怒道:“真他妈是个卑鄙小人,总有一天我会老账新帐和他一起算。”他一脚把刘思踢了开去,吼道:“带上你的人滚吧。你滚回去告诉他,叫他有种就冲我来,别去害其他人。”

刘思如获大赦,赶忙爬起身,招呼他的同伙抬了保安头儿,逃命般跑下山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