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三十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3314 2012-01-25 08:26:24

  华少和张大师在医院外面的一家小餐馆吃过饭,就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公园里休息。

公园里有一个小亭子,几个老头坐在亭子里下象棋,张大师在旁边看了一阵,也加入了进去,结果三下两下就把对手给打发了。旁边围观的几个老头自然不服气,排着队向张大师挑战,结果纷纷败下阵来,再试还是输。到最后一个个被杀得丢盔弃甲、灰头土脸的败兴而去。

亭子里角落里有个一个白胡子老头在那里闭目打盹,忽然挣开眼睛看了看,惊道:“额,人呢,怎么一下子没声音了,都跑哪儿去了?”

张大师道:“他们下棋下不过,没了兴趣,自己走了。”

白胡子老头打量了一下张大师,惊讶地咦了一声说:“都给你下跑了?”

华少点头道:“应该是,我亲眼见到的。”

白胡子老头闻言立即来了精神,变得一副神采矍铄的模样,好奇地说:“那我得领教下这位先生的高招了。”说完大马金刀地坐到了张大师对面。

张大师微微一笑说道:“不敢当,您先请。”两人摆好棋局,开始博弈起来。

白胡子老头还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高手,前面两局都和张大师杀得旗鼓相当,最后谁也奈何不了谁算作平局,到了第三局上才走棋失手,被张大师抓住机会赢了一局。

三局战罢,白胡子老头哈哈大笑,一推棋盘道:“我输了,兄台真是高人啊。”

张大师笑道:“恐怕老先生才是真正的高人,能赢你一局,我也是一时侥幸。”

白胡子老头道:“要说象棋,我这辈子还真没服过谁,也从没有遇到过三盘下完了还一盘不赢的对手,今天输给你,那是真的心服口服。”

张大师诚恳道:“你我就是半斤八两,谁输谁赢都是五五之数。”

白胡子老头道:“看来我们还真是一见投缘,就交个朋友吧,我姓蓝,因为开了个当铺,别人都叫我‘蓝老当’。”

华少和张大师都报了名号。

蓝老当高兴道:“这样吧,我家就在附近,你们去舍下坐坐。我请你们饮功夫茶,好好聊聊。”

华少和张大师看天色尚早,于是谢了蓝老当,随他去喝茶打发时间。

进了蓝老当家,两个人都吃了一惊,里面挂满了各种古色古香的字帖和画作,看上去就知道年代久远,应该价值不菲。两排高大的橱柜里还放着不少金银饰品、玉石古玩,还有砚台、邮票等各式收藏叹为观止。华少和张大师看完屋内陈设,心中都觉得算是大开眼界了,对蓝老当由衷的佩服起来。

趁两人看收藏的当口,蓝老当已经弄好了功夫茶,邀请两人入座。

华少钦佩地说:“看不出老先生竟然有这么多的收藏,如果不是今天亲眼看到,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可以办到这些。”

蓝老当笑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弄出来的。我师傅走南闯北把一辈子的积累都留了给我;我如今也做了近四十年的收当,所以才会有这么多。”

张大师道:“我看老先生精神很好,顶多就六十多岁。”

蓝老当笑着摆手道:“已经七十又五了。”

华少吃惊道:“怎么可能,从外表看您绝对没那么老。”

蓝老当搙着白胡子笑道:“以前和师傅在齐齐哈尔做生意,收了些人参,结果没人来当回去,当铺搬到南方来时,发现人参受潮了,于是我和师傅每人都吃了不少人参。结果我师傅活了九十多岁才过世,过世的时候看上去也就是七十岁的样子。”

张大师恍然大悟道:“难怪你精神很好,也只有上等的老参,才有这般功效。”

华少好奇道:“老先生现在怎么好像是一个人独居呢?听说最近这边不是很太平呢,您那么大的家业,要小心提防才好。”

蓝老当闻言,闷闷不乐道:“这就是命啊,我本来有一个不错的儿子,也娶了一个很好的儿媳,还生了个乖巧的小孙女给我。本来一家人过得好好的,然而就在半年前,我儿子儿媳妇遇到了一场车祸,两个人都没了。”蓝老当说着说着悲伤起来,低下头老泪纵横。

张大师忙劝慰道:“真对不住,让老先生想起伤心事,真是罪过。”

华少也道:“您不是还有孙女儿吗?也有她陪伴您啊。”

蓝老当抹泪道:“她父母出事了,她就不理我了,非要搬出去住了。”

华少不解道:“为什么?你不是说她很乖巧吗?”

蓝老当道:“说起来一切都是我的错。那天是我生日,就只有我和孙女在家。儿子和媳妇去外地去收购一批古玩,他们当晚本来打电话来说天气不好雾太大,想第二天天气好了再回来。可是我想到那天是我的生日,都准备了很多吃的,所以就要他们当晚必须回来。结果……没想到就出事了。”

华少道:“所以您孙女就认为是您害死了她父母了?”

蓝老当道:“她就是那么想的,安葬了她父母就一个人搬走了,再也不理我了。”

华少好奇道:“搬到哪里去了?”

蓝老当道:“在锦绣小区里面。”

华少忽然想到了蓝灵儿,不禁失声道:“她的名字叫什么?不是叫蓝灵儿吧?”

蓝老当也惊讶道:“没错,就是叫蓝灵儿。你认得她?”

华少点头道:“认得的,昨晚她还请我们两个吃了饭。”

张大师也插话道:“真没想到,您就是蓝灵儿的爷爷,恭喜您有那么好一个孙女,既漂亮又能干。不说别的,单说厨艺,现在的年轻人估计是没人比得上她了。”

蓝老当颇为自豪道:“她的厨艺可是我一手调教的。哎,你们还能吃到她的饭菜,我这个亲爷爷,却已经有半年没吃过她煮的东西了。”说着又不免伤心难过起来。

华少安慰道:“如果是别人,我不敢包票去劝回来,但是现在知道您孙女是蓝灵儿,那我向您保证,一定去给您把她劝回来。”

蓝老当展眉道:“此言当真,如果你能劝她回来,我这里收藏的宝贝,你可以任意拿走一件。”

华少笑道:“难得老先生不把我们当外人,我们自当为您效劳,还谈什么报酬,谈这个就实在是见外了。”

张大师也点头道:“在情在理,我们都应该帮这个忙。”

蓝老当喜道:“那就有劳两位了,不管成不成功,我都心存感激。”想了想又问道:“你们来这边可有要事?”

华少觉得没必要隐藏什么,就将凶灵的事情告诉了蓝老当。

蓝老当听毕,在椅背上重重拍了一掌道:“那个东西实在是可恶,如果不铲除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难。你们什么时候动手?到时带上我。”

华少道:“只怕到时候太紧张不好照顾您的安全。”

蓝老当一言不发地抓起一只茶杯,呯地一声捏成了粉碎。

华少吓了一跳,没想到蓝老当指力如此强横,试问自己虽然练有玄道禅功,却也无法办到。他赶忙躬身赔罪道:“请恕晚辈出言鲁莽,到时一定请老先生出马。”

蓝老当脸色一宽道:“其实那个凶灵的来历,我想我是知道的。”

华少和张大师闻言都惊讶道:“您怎么会知道?”

蓝老当坐下来饮了一口茶,缓缓道:“我那个当铺,就开在月亮湾休闲中心旁边的巷子里,开在那里主要是那里好做生意,总有一些人去月亮湾鬼混,一时急用现金就往往把身上的金银首饰拿出来变现。”

华少由衷道:“您老可真会做生意。”

蓝老当接着说道:“所以我那个当铺的开门时间,也跟那个月亮湾的一致,每天都开到深夜。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关了铺头在里面结算,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啊’的惨叫了一声,然后听见他有气无力地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我透过门缝看出去,只见一个人拿着一个短柄斧头,正疯狂地砍杀倒在地上的人。我听见他边砍边喊:“谁叫你来做嫖客,大淫贼,我砍死你!”他乱砍了几刀就匆匆逃跑了。

华少好奇道:“您老怎么没有出去救人呢?”

蓝老当冷笑道:“我为什么要救一个嫖客,说实话我也很厌恶那种**之人。我没过去补上两刀已经是对他很客气了。我在那里开当铺,就故意把当的物价压得低过百倍,经常把那些小**气得吐血。”

华少吐了吐舌头道:“您老人家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您怎么肯定那个凶灵,就是被杀的人变成了的呢?”

蓝老当道:“我那时等了几分钟,就开门出去看了下,那人的形象跟你们给我描述的干尸很像,本身就是一副骨瘦如柴的样子,这个淫贼已经亏空太多,把他那个小身板已经完全给毁了。我对着那个快死的家伙吐了口水说:‘呸,死了活该。’抽着烟在那里看着,直到那家伙蹬腿快要报销了,才报了警。一会儿救护车来了,就把那个东西送医院去了。”

华少道:“这么说倒可以肯定就是他被人杀了,怨念很深,最后变成了那个凶灵。麻烦的是,那鬼东西为何这么短短几天就变得这么厉害,还会驱使别的鬼魂做他的帮凶。”

蓝老当道:“其实,变成了凶灵的肯定不止一个,这几天几乎每天都有嫖客被杀!”

华少和张大师都惊讶地啊了声,华少道:“都是那个持短柄斧子的人杀的?你看见他的模样了吗?”

蓝老当道:“都是他,很年轻的样子,身子都有点单薄,下手却狠辣快捷。只是他蒙着脸的,看不出来长什么样子。这两天我还在想,他这样毫无顾忌的乱杀,迟早要暴露目标的。我见了他杀人不会去举报他,别的人看见了估计就会立即报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