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三十四章 似是故人来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4061 2012-01-25 08:26:24

  华少进了月亮湾休闲中心,张大师站在原地犹豫了几分钟,也走了进去。

张大师进到大厅,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迎上来问道:“先生晚上好,可有预约?”

张大师没料到这种地方还需要预约,心想,难不成生意这么好?没有预约的嫖客得在门口排队?他摇了摇头就想转身出门,那女人却手脚麻利地偎身上来,塞给他一张名片。女人的一双玉手穿过他的臂弯,挽住他就往二楼走,同时软声软语地说:“先生,没预约也没关系的,下次您要过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预约下,可以给您消费打折。”

张大师含糊地点了点头,四处打量华少却不见他的踪影,心里暗暗着急。他连忙问那女人道:“我有个朋友几分钟前先我一步进来,不知你看见他没有?”

女人和气地道:“先生,今天客人很多,我不知道您说的是哪一位?”

张大师道:“他长得还算高大英俊,穿一身休闲装。”

女人扑哧笑了一声,摇头道:“还是不知道您说的是谁?在我眼里面,来这里的先生,个个都高大英俊,都穿着一身休闲装,就跟先生您一样。不过您放心,客人都在二楼,您上二楼去一定可以找到您那位朋友。”

张大师只好跟了那女人上了二楼。二楼上也有一个大厅,中央有一个T形台,此刻台边都围满了清一色的男人,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或立或坐,以青壮年居多,个个都在伸长了脖子,翘首以待。

女人拉着张大师找了个位置坐下,随手塞给他一枝玫瑰。张大师诧异道:“拿这个给我做什么?”

女人微微吃了一惊道:“先生您真是第一次来?”

张大师脸一红道:“是第一次来。”

女人莞尔一笑道:“没关系的,这花等下您用得着的。稍等片刻,她们就出来了。”

张大师闻言立即紧张起来,心想要赶紧找到华少,一起离开为好,不然再呆下去,搞不好真成嫖客了。可是他将全场扫视了一个遍,却哪里有华少的影子,心里暗暗咒骂着该死的华少。

张大师正在一筹莫展时,突然见T形台一端的入口处的门打开了,身旁的女人笑盈盈地说道:“先生,她们出来了。您可要看仔细了,有中意的千万不要犹豫,拿手中的花上去交给她。”

女人的话声刚落,一群身着寸缕光彩照人的妩媚女子,从打开的小门鱼贯而入,纷纷登上了T形台,骚首弄姿扭着诱人的小蛮腰走上前来。女子身上的衣服几乎透明,将女人诱人的身体暴露无遗。引得台下的男人们立即呼吸不匀,气息加重。

张大师心想现在进退两难,不如就把它当一次特别的修行了,只要我视若不见谁也不选,自然不会亵渎自己的虔诚佛心。他拿定主意,就放心的端坐下来,眼观鼻、鼻观心,在心里暗暗念起了清心咒来。随着心境的空明,眼前散乱纷呈的人影渐渐远去,他似乎又回到了佛堂上,仿佛身边那些嘈杂的人声,不过是那些虔诚的香客。

身旁的女人却突然摇晃着他的手臂,热心地道:“先生,别打盹了,赶快抓住机会啊。”

张大师的意识一下子又被拉回到了台前,只得又再直面那群莺莺燕燕。他心里有些恼火却不便发作,那女人实际上也是一番好意,生怕他错过了良辰美景。所以他强颜欢笑道:“谢谢提醒了,让我自己慢慢选吧。”

女人看张大师一副打不起兴致的样子,便低声神秘地说:“您第一次来,估计不知道后边的情况,如果您前面几轮都没有中意的,也不要着急。因为今晚最后还会有一个特别的美女上台,我猜你八成一定会喜欢的。”

张大师诧异道:“什么特别的美女?”

女人有些微微得意,附在他耳边低声地说:“这可是只有内部人才知道的机密,我也是今天开会才知道的,说今晚会有个很漂亮的新人登台,还是个雏儿呢,只是首夜的标价一般都会很高,具体多少待会就知道了。”

张大师心道,管她是一千还是一万,跟我有什么相干。他表面上却客气地道:“谢谢你啊,我一定会留意了。你要是有别的事忙,也可以不用一直陪着我。”

那女人知趣地道:“那先生您慢慢挑吧,我去前台招呼客人,就不陪您了。”说完径直出了大厅去一楼了。

张大师心中一宽,觉得被女人缠得好累。给他选择的话,他宁愿一生长伴青灯古佛倒觉得自由自在,也不愿陪着这么个女人虚情假意。

一波又一波妖娆的女人在眼前像流水般走过,刺激着这些男人们脆弱的神经,他们再也按耐不住兴奋的欲望,纷纷抛出了手中的那朵红玫瑰,然后拉着猎物跟侍应生走了。台上台下的人也越来越少。

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张大师却觉得度日如年。

T形台上的女人一个也没有了,台下的男人也寥寥可数。一个镶着黄金牙一副老板派头的人咕哝道:“妈的,怎么就没有了?早知道老子就挑刚才那个大波妹啦。”

原先招呼张大师的女人又领了一个肥胖的中年人上楼来,闻言软言宽慰道:“老板不要着急,更用不着后悔。今晚最好的还没上台呢,等下你见了包管满意,恐怕还要高兴幸好没选呢。”

黄金牙惊喜道:“真的,快安排她出来啊,老子等不及啦。”

台下还有几个的没有选到女人的男人,闻言也来了兴致,齐声说:“快叫出来!”

张大师心下也不免有些好奇,想看一看这个神秘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模样。

那女人笑道:“既然大家兴致都那么高,我就去催她出来。不过事先说好,各位先生都是贵客,我自然谁也得罪不起,大家得按规矩办事。”

黄金牙不耐烦道:“不用浪费时间啦,谁还不知道你那个破规矩,自然就是谁出得起钱,谁抱女人走呗。”

女人嬉笑道:“您是熟客,自然知道规矩,就怕有些客人初来乍到,还是事先说清楚的好。”她说着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张大师。

众人闹哄哄的道:“守规矩,保证守规矩。你就赶紧安排姑娘出来吧。”

女人对着对讲机喊道:“客人等急了,你们那边安排好了吗?”

对讲机那头一个女子声音气呼呼地回道:“就来了!亲娘耶,新人就是麻烦。哭哭啼啼的真难搞,就像她刚死了爹一样,都补第三次妆了。”

这边的几个男人听得真切,轰然大笑,越发的来兴致了,只是一个劲催促快叫出来,有没有补妆都没关系了。黄金牙奸笑道:“会哭会喊的更好,我最喜欢了。还化哪门子妆啊,素色的最好,原生态的啊!”

众人又哄堂大笑起来。

张大师冷冷地坐在原地打量着这些人,心里也对那个即将登台的可怜女孩暗暗担心。即便自己有心救她也未必能够,一则自己随身没带多少钱,钱都在华少身上;再则她来了这个地方,自然已经想好走这种路,未必肯让别人多事救她。

张大师这边正想着,那边小门打开了,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孩穿着一层紫色薄纱,局促着走了出来。她缓缓登上了T形台,透过那层薄纱,可以看到她白皙的身体已发育得很完美,前凸后翘的身体划出一道柔美的曲线。那女孩柔弱得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手脚无措地往前走了两步,把头深深地埋着,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垂散在胸前。

台下的男人们都冲动地奔到T形台边,齐声叫嚷:“把头抬起来,抬起来啊!”

那女孩听到喊声哆嗦了一下,明显吃了一吓,她缓缓抬起头来,只见她苍白的脸上挂着泪痕,用吓坏了的眼神紧张地看着台下。她那娇小的模样就像一只可怜的受惊的小鹿,孤零零地站在一群饥饿的野兽中央。

张大师抬头看了看女孩,待开清楚她面容之后,愣住了。台上站着的,明明就是那个他一辈子唯一爱着的女人,那个刻骨铭心地一辈子爱着他的女人。即便这个女孩比她还要年轻许多,可是女孩的模样简直就跟她别无二致。

张大师心道,这个女孩和她怎么长得那么像,她们之间必然有着某种联系。他愣了几秒钟以后,猛地站起身来,三两下脱下自己的外套,冲上台去包在那个女孩身上。

台下的男人不满地叫嚷道:“你干什么?”

那个负责接待的女人也说道:“先生,您别着急啊,你得按规矩来,之前我跟大家都已经讲过了,要按规矩来。”

张大师镇定道:“不管你们什么规矩,我都要带走她!”

女人急道:“先生,您可别让我难做啊,您要再乱来,我可要叫保安来请您出去了。”

黄金牙和那个胖子上台来想把张大师拉下去,却被张大师一脚一个踢下台去了。

女人一看情形不对,拿起对讲机尖声喊道:“保安快来二楼大厅,有人闹事了。”

不一会几个保安冲上楼来,跑到近前,张大师看见冲在最前面的竟然是华少。华少看见闹事是张大师,明显吃了一惊,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把张大师从台上拉了下来,笑着对其他人说:“他是我一个朋友,喜欢开玩笑。你们继续玩啊,别理他了。”扶了躺在地上的两个人起来,随手取了几张票子塞给他们说:“二位真是对不起了,拿这些钱买点药膏擦下。”

黄金牙和那个胖子知道张大师的厉害,哪还敢吭声,接了钱连声说谢谢。

负责接待的女人站到台上,从女孩身上取了张大师的衣服来,双手递上客气地道:“先生,您的衣服请收好。”

张大师只好接了衣服穿回自己身上。那边女人说了声谢谢,回头对众人说:“今天的这个姑娘看来大家都很喜欢啊。”

众人轰然称是。

那个女人趁火打铁道:“那我就给她标个价吧,底价是8888元。谁要出得最多钱,姑娘今晚就是谁的。”

台下有人咕哝道:“8888元?怎么这么多?抢人啊!”

台上女人闻言笑道:“估计是我没给大家讲清楚,这个姑娘呢,今天是她第一次登台,也就是说她还是个雏儿。”

黄金牙笑道:“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跟我好过的每个女人都说自己是第一次呢。”

台上女人嘻嘻笑道:“是不是雏儿,您去试过自然就知道了。我在这里给您们打个包票,如果谁最后有机会去试了,发现她不是雏儿,我保证不收他一分钱。这样行不行?”

台下众人轰然称好。黄金牙率先喊道:“老子出1万!”胖子不甘示弱也跟着喊道:“我出1万2。”接着又有人出了1万5。

华少看张大师关注地盯着台上的小姑娘,忍不住低声问张大师道:“师兄,您怎么想去管这种闲事?台上那个小姑娘,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张大师轻声应道:“她太像我的一个故人了?”

华少惊讶道:“谁?”

张大师道:“周慧。”

华少是知道张大师和周慧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的。他定了定神,细细看看了台上的女孩一眼轻声笑道:“师兄好福气,原来师嫂这么漂亮。”

张大师道:“你得想法子救她出去。”

华少拍了一下胸脯道:“师兄你就放一万个心,如果她就是师嫂转世的人,我就是花光身上所有的钱,也要救她出去。”他沉思了几秒钟,然后低声道:“我现在聘成这里的保安了,不方便出价,师兄您就尽管等着他们出价,直到最后没人出价了,您再报出个最高价,咱们再找个机会把她带走。”

不一会台下的出价已经喊到1万8了,是黄金牙报出的价码。他审视着众人,见没有人再出价,忍不住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黄金牙笑得最高兴的时候,张大师突然站起身来,高声叫道:“我出2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