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四十五章 真假拘魂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350 2012-01-25 08:26:24

  午时,无尘真人安排华少去准备需要的物事,需要香案一张,以及内盛三分之一碗小米的青白土瓷碗一个,香三柱,黄纸,垫子若干。

无尘真人随后又安排徐嘉去准备黄裱纸朱砂毛笔等。

这边安排妥当,已经有人准备好热水。无尘真人沐浴、洗漱完毕,换上了干净道袍,来到偏殿的通灵阁,华少已经布置好香案、米碗、黄纸等,徐嘉准备的水、纸、笔和朱砂这些画符用具也已经到位。

无尘真人面对东方设坛,点燃三根檀香插在米碗内。无极道人和其他门人跪在香案前的垫子上,无尘真人烧黄纸三张,然后也跪在垫子上,众人一起磕了三个头。

通灵仪式这才真正开始,无尘真人教习众门人,出右手中指,在地上划一“十”字,把小腿压在“十”字上,右腿压在左腿上,即采用单盘式,席地而坐,烧灵符一道,接着两眼微闭,身体坐直,头顶悬,鼻吸口呼九次,然后两手成抱球状放在下丹处,用心默诵启度文。

徐嘉取了清水呈上,无尘真人起身,用砚台乘了少许,口中念清水咒语道:“此水非凡水,一点在砚中,云雨须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粉碎,急急如律令”,接着铺开黄裱纸,念清纸咒语道:“北帝敕吾纸,书符打邪鬼,敢有不服者,押赴鬼都城急急如律令”,提起毛笔来又念起清笔咒语道:“居收五雷神将,电灼光华纳,一则保身命,再则缚鬼伏邪,一切死活天道我长生,急急如律令。”

如此终于做好了画符准备,无尘真人握笔在手,念密咒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急急如律令”,接着叩齿三通,含净水向东喷了一口,聚精凝神一笔画下,边画符,边念咒道:“赫郝阴阳,日出东方,敕收此符,扫尽不祥,口吐三昧之水,眼放如日这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病用镇煞金刚,降伏妖怪,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敕”,念咒完毕,灵符也初步做成了。

符成之后,无尘真人开始念咒结煞。结煞有三种,分别是天罡煞、涌泉煞和肘后煞,而常用的是天罡煞和涌泉煞。无尘真人将灵符分作了天罡煞和涌泉煞这两种,各占五五之数。至于结煞时,是什么符,需要结什么煞和念什么咒,其实较为复杂,颇有讲究,自古以来均系师传口授,不能形成文字。无尘真人此刻也不便向众人一一教导,要知道画符念咒,并非一般道士所能为,它一定要出自受过正规训练的高道之手,才被认为是有灵验的符录,未受过职,没有扶将,更无役使万灵之权,不能画符。

现在众人对于茅山道术,无一不是新学入门。无尘真人只能先教习众人一些茅山道术的入门法术,熟记一些基本的咒语。即便如此,他也足足花费了五个时辰才讲完。看看时间不早,无尘真人停止了讲授,叫众人去吃晚饭休息。

掌灯时分,无尘真人教无极道人、华少和徐嘉三人学习灵魂烙印的法术。直到晚上九点,几个人才掌握了所有咒语和灵符的用法。

大殿那边,张大师的灵堂也如昨夜一般布置起来,成远、新月以及其他门人在灵堂守灵。

因为无尘真人和徐嘉无法靠近寒潭,而张大师的灵魂又不能再移出来,所以给灵魂施灵魂烙印的场地只能设置寒潭边了。施法术的人也就只能是无极道人和华少。无尘道人眼看时间紧迫,便叫无极道人用匣子再去捉一只鬼魂,同时叫华少先进到寒潭去布置法坛,起坛烧三根檀香,三拜三叩,默诵启度文,然后按每种法术的具体要求作法,每种咒语念六六三十六遍。

因寒潭普通檀香无法燃烧,必须有一人要护住法坛,将檀香置于护身气盾之中,而另外一个人施展灵魂烙印的法术,所以非得华少和师傅通力合作方可成功。

无极道人很快带了一个鬼魂回来,一刻不停,立即进入了寒潭。

万事具备,无尘真人和徐嘉往张大师灵堂行去。无尘真人突然想起,冷无双也可能会现身,如果自己出现在灵堂上,冷无双如果看见自己在,很可能就不现身了,这样以后不知道再到哪里去找她?

想到这一层,无尘真人便转回到通灵阁重新打坐等候,只嘱咐徐嘉去守灵堂,一旦冷无双现身,立即来向自己禀告。谁知他到屋里刚坐下,徐嘉就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喊道:“师傅,拘魂使者来了。”

无尘真人吃了一惊,赶忙站起身来说:“真的假的?你怎么认得?”

徐嘉气喘吁吁道:“真的假的都来了,两个持灵魂节杖的白衣使者在追冷无双呢。”

无尘真人一把推开徐嘉向外就走,边走边问道:“到哪里了,进灵堂没有?”

“应该还没有,他们在道观围墙上,绕着圈跑呢。”徐嘉赶忙跟着师傅背后向外跑。

两个人出得门来,远远看见一身黑衣的冷无双形同鬼魅,嘻嘻哈哈地在院墙上跳跃,速度极快,那两个拘魂使者飘飘忽忽,紧跟在后面。

无尘真人看冷无双行动自如,一味笑骂戏耍着那对拘魂使者,知道她的道行这段时间一定已经恢复不少。不过他还是担心她不小心失手,便叫徐嘉赶紧去接应无极道人和华少,一旦准备好灵魂,立即往灵堂去,将张大师灵魂烙印过的鬼魂放到灵堂上。

徐嘉领命而去,无尘真人立即抽出一道灵符凌空一抛,念起一道飞翔咒,一团黑气在冷无双脚下涌起,冷无双的速度立即快了起来,衣带飘飘如一只翻飞的蝴蝶,那对拘魂使者渐渐就被拉开距离,赶不上了。

不一刻,徐嘉去而复返,远远做了一个成了的手势。无尘真人收了法术,自己追上冷无双,拉着她向张大师的灵堂跑去,进入灵堂看见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他知道其他人肯定已经避开了,便急急抽出一道灵符,念起隐身咒。

随着一阵阴风扑来,灵堂上的红烛尽数熄灭,那对拘魂使者追入灵堂,一副煞气模样,看上去十分恼怒。呯地一声,香炉滚倒在地上,纸钱散落一地,伴着阴风阵阵,看来拘魂使者正在将被冷无双激起的满腔怒气发泄出来,随后香案也翻倒在地上,香案上的灵魂匣子打了开来,张天师的魂魄立即跑了出来,不过自然是那个被动了手脚的假灵魂。

假灵魂还想逃跑,只是还没来得及找到出口,就被拘魂使者的节杖收了去。那对拘魂使者又劈里啪啦发泄起来。

过了好一阵,冷风才慢慢停歇了下来,估计拘魂使者也走远了。无尘真人才收了法术,和冷无双现身出来。

无尘真人一脸关切地看着冷无双,刚想说句什么话。只听得啪的一声,他脸上已经挨了冷无双一个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