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四十一章 魂兮归来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3470 2012-01-25 08:26:24

  “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找那个鬼魂出来。”冷无双发现华少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似乎很是生气,跺跺脚上了院墙,一个空翻消失在黑暗中。

华少爬山围墙向外张望,哪里还有那拘魂使者的影子。他捡起匣子回到灵堂,想到鬼魂已经没有了,再守着这个灵堂也没有意义,便灭了灯烛,把成远扶到后堂的卧室去休息。成远很是疲惫,一落床又睡了过去。

华少却是睡意全无,心里惴惴不安地想,没有护好灵堂被师傅怪罪事小,大师兄的灵魂如果因此保不住,怎么对得起大师兄的临终所托。他一路小跑去叫醒无极道人,把发生过的事前前后后向他说了。

无极道人躺在床上,开始时神色凝重,但听到后来却神情轻松下来。最后他又让华少详细描述了拘魂使者用节杖收魂的过程,思索片刻后轻松地笑了笑说:“你不用担心,今晚你也太累了,先放心去休息。”

华少不放心地说:“大师兄的灵魂,那个使者找不到的吧?”

“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别人怎么能知晓?”无极道人压低声音说道。

华少犹自小心翼翼地说:“我只是担心那个使者不是凡人,恐怕……”

“不要多想,那个使者绝对没那个本事找到张大师的灵魂。我猜测她也根本不是什么真的拘魂使者。只是如果没有我的吩咐,这几天千万不要去后山寒潭,以免被人跟踪。”无极道人慎重地说道,随后又补了句:“别愣着了,赶快去睡,天都快亮了吧。”

华少只好从师傅房间里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时不时还浮现出那个拘魂使者的模样,生平第一次看见如此诱人的鬼差。那种冷艳的美感,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刚睡着没多久,一阵敲门声又将华少吵醒过来,他地爬起床,发现天已大亮日上三竿了,便恼火一把打开门探出头去。

门一开,新月也探了头进来,于是两张好久没挨过的脸,在不经意间来了下亲密接触。华少趁机在那张樱桃小口上亲了一下,将她拉进房间,一把抱在怀里。

新月反应过来,挣扎着推开华少,红着脸喊道:“坏蛋!”推开门跑了出去,站在门外轻声道:“来客人了,跟师傅在大堂说话呢,你去看看吧。”

华少忙穿好衣服鞋子打算出门,新月又走进房间拿了华少的脏衣服打算帮他洗。

华少中间一把搂住新月的纤纤细腰,揉了揉,笑问道:“谁啊,认识吗?”

新月回头看着华少,奇怪地笑了笑说:“自己去看吧,看了你就知道了。”

华少很少看见新月笑得这么古怪,立即来了兴趣,又在新月的颈项上亲了一下才放开了她,才跑去大殿的会客间一看究竟。

进了会客间,华少看见师傅正和一个道人在里面品茶说话,那道人看上去也是白胡子飘飘、一把年纪的样子,年纪大约和师傅差不多。

老道见了华少进屋,便指着他问无极道人:“这个可是你以前跟我提过的徒弟?长这么大了啊。恭喜你啊,终于如愿以偿,把他找回来了。”

无极道人点了点头,对华少说:“快过来见过无尘师叔,他在茅山修道,我跟你说过的茅山道人就是他,别人都称他‘无尘真人’。”

华少赶忙跪下磕头,无尘真人扶了他起来笑道:“真是不错,比我那个徒弟乖巧多了。难怪你师傅要四处奔走去找你。”

无极道人谦逊地说:“我这个徒弟外表看似聪明,内在却是愚笨得很,哪里比得了你收的那个徒弟。”

无尘真人却摇头道:“聪明二字,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太过聪明伶俐者,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刀锋虽厉却易折损,反而经不起磨砺。对修道之人,讲究的也是大道无华、返璞归真。”

无极道人笑道:“说得好,不过依我看,你那个徒弟也是很有学问、举止得体,我看着也喜欢。你要是真的不中意,就让他改投我门下好了。”

无尘真人也笑道:“那又有何不可?只要师兄喜欢,我成全师兄就是。”

无极道人还未说话,门外跑进来一个人跪倒在地,说道:“师傅为何不要弟子了,弟子不知犯了什么过错?”

华少听见那个声音很是熟悉,不知在哪里听过,心下惊讶不已,一时却想不起来是谁。

无极道人已经笑着将那人扶了起来说:“只是说笑,别往心里去。你该如何称呼?起来和你师弟认识认识。”

那人站起身来抬头说:“大师傅,我叫徐嘉!”转脸看了一眼华少。

两个人都呆住了,接下来便都说了句:“怎么会是你?!”之后便都扭头往一边看,不理睬对方。

无极道人和无尘真人看在眼里,也吃了一惊。无极道人不解道:“这么说,你们之前就认识?”

华少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们之前一起做过事。”

无尘真人瞅着徐嘉不安地说道:“不过看你们的表情就知道,你们好像似乎不愿意见这个面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嘉道:“我们之前闹过矛盾、打过架,华少和新月因此丢了工作。”

无尘真人哦了一声道:“那你们到底是谁的过失?”

徐嘉垂下头道:“是我不好,不过华少和新月走了之后我才弄明白,那个老板才不是东西。他为了得到新月,所以才找华少的麻烦。我看那老板也就是利用一下我而已,我也就不在他手下做事了。”

无极道人也隐约听明白了,便笑了笑道:“你们既然现在成了师兄弟,那就说明你们有这场兄弟情分,以前那些恩怨就该放下了。”

华少和徐嘉都点头称是。却听见门外有人嘻嘻一笑,接着就见蓝灵儿手挽着新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成远。

新月和徐嘉互相看了一眼,都脸一红垂下头来。

华少看在眼里,心里禁不住有些莫名的愤怒,表面上却假装若无其事。

无极道人吩咐大家坐下,几个人各自找了地方坐了下来。无极道人喝了口茶,有意无意闲话道:“无尘师弟一直在茅山修行,为何会有兴致来到这山野之地。”

无尘真人回道:“即便兄长不问,我也自当说给兄长知道。此事说来话长,还记得我们上次见面,我曾经告诉你一个魂魄回体的法门。这些年我一直找机会,去尝试它是不是真的有效,试了很多次都失败了。去年我唯一的孙女突然得病去世了,她一直心脏不好。我没能救活孙女,有些不甘心,便临死前用招魂幡汇聚了他的三魂七魄,保住了她七七四十九日灵魂无恙。”

无极道人闻言惊喜道:“这么说,你是成功了?”

无尘真人点头道:“是成功了,不过也是险之又险。我孙女去世时是在三伏天,我没能找到合适的地方,所以没有保住她的尸体不坏。不过就在七七四十九日,她的灵魂和神识合体时,恰好遇到一个年轻女子溺水而死,我孙女的灵魂便得已成功寄生在那名女子的身上。那个女子活了过来,记忆和认知完全和我孙女一模一样。”

无极道人喜道:“恭喜你了。后来情况如何?”

无尘真人接着说道:“我孙女本来从小就聪明伶俐,学得不少法术,然而她寄生在那个身体上以后,竟然全部施展不出来。本来那个身体没有练过法术,全身经脉没有打通,虽然我孙女知道怎么用法术,然而却无法通过那个身体实现。只是我孙女自然不理解这个原因,日日为此烦恼,而我又不便直言相告。我孙女似乎开始怀疑什么,有一天拿着一个镜子照了照,说怎么回事?她记得好像以前不是长那副模样的。”

新月好奇道:“您怎么回答的?”

无尘真人说道:“我自然不能告诉她真相,只好骗她说她脸上被火烧伤了,做了手术所以变化很大。她问我是什么时候被烧伤的?我便随口说是四年前。我孙女当时没说什么,我以为她相信了,也没太在意。也怪我一时疏忽大意,没有舍得烧掉她以前存下来的照片。上个月我孙女自己走了,只留下一张她从前的照片,在上面写着‘爷爷,现在的我不是我自己,我要去找回自己,不找到自己绝不回来。”

华少惊讶道:“她为什么要走,一张照片又能说明什么?”

无尘真人懊恼地说道:“本来也没什么,只是那张照片上有日期,是两年前。我孙女因此知道我是在骗她,所以生气自己走了。我放心不下,所以出山来四处寻找她的下落,前不久路上突然染上伤寒症,那病来势汹汹,危急关头幸好遇到了徐嘉。他几天几夜服侍我,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我看他是个可塑之才,便收了他做弟子。我们病好之后继续找我孙女,找到这附近来的时候,听说您在这里修了道观,便立即来拜访您了。”

无极道人感慨道:“看来你们合该有这段师徒情分,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你也不会破例收徒吧。我记得以前见你时,你说过无心收徒的。”

无尘真人笑道:“以前觉得教徒弟麻烦,现在却觉得有个徒弟也很好,不要说降妖伏魔时有个下手,就是在身边端茶递水,也好得很啊。”

无极道人扫了一眼华少和新月,也笑道:“是啊,不过我觉得还有一个用处很重要。都说人老怕寂寞,现在有这一群小家伙在身边一天吵吵闹闹,至少不会寂寞。如果能找到你孙女回来,我们可以凑够一桌酒席的人了。不知道你孙女有什么特征,我们也好帮你找找。”

无尘真人想了想道:“她平时喜欢穿黑色衣衫,还有就是我茅山的镇山之宝——索魂魔杖在她身上。她一直施展不了法术,所以我给了魔杖给她随身携带以防身。”

“黑衣,魔杖?”华少心里咯噔一下,怎么跟那个拘魂使者一个样?他忍不住好奇地道:“请问您孙女怎么称呼?”

无尘真人道:“她叫冷无双,平时调皮惯了,最喜欢自称是拘魂使者冷无双。”

华少惊呼道:“那就是她了,昨晚我见过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