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四十八章 布阵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3572 2012-01-25 08:26:24

  冷无双给灌下姜汤以后,还是昏迷不醒,只是脸色没有之前那么苍白了,估计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还会持续很长时间,也许可能会是几天,但也许会是几年,一切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无极道人安排了人守护在冷无双身边,然后单独叫了无尘真人去了通灵阁。

两人进了门,无极道人将门关了,回头问道:“师弟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跟我说清楚啊?”

无尘真人坐上了垫子开始打坐,从容地反问道:“师兄为何要这么说?”

无极道人愣了一下,问道:“昨夜,冷无双说你是她的二师兄,可是我明明记得你说她是你孙女,这是怎么回事?”

无尘真人惊讶地说:“是吗?自从找到她,我就没跟她说上话,她为啥也说这种话啊?师兄你就为这件事情怀疑我?”

无极道人狐疑地说:“我看她说的很认真,不像假话啊!”

无尘真人似乎有些委屈地说:“师兄,她真的是我孙女,虽说是收养的,但是我一直把她当亲生的看待。你看她的那些行为,恐怕只有她那个年纪的才能做吧,如果真是我师妹,怎么可能那样胡闹不懂事呢?”

无极道人看无尘真人好像也说得在理,便犹豫地说:“冷无双似乎记得有个大师兄,送了那个索魂魔杖给她,你可知道她说的那个大师兄是谁?”

无尘真人惊讶地说:“大师兄?没有什么大师兄啊,那个魔杖是我送他的。师兄,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双儿的灵魂是寄宿在现在这个身体之上的,也许现在这个身体还保留了一些记忆,所以她的记忆一定是紊乱不正常了,你不要把她的话当真。”

无极道人看着无尘真人缓缓地说:“无妨,我暂时就信你吧,反正双儿醒过来,不是什么都清楚了么!”

无尘真人虽然内心一惊,却仍旧是表现得镇定自若地说:“师兄放心,我怎么会有事瞒你呢?”

无极道人松了口气说:“那就好,算我错怪你了,如果觉得我问得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无尘真人笑了笑说:“没事,说清楚最好了,只是双儿出事,我心情不好,这几天恐怕没心情教徒弟们道术了。”

无极道人道:“我这里正好学了几套阵法,那就先教他们练着。等哪天你好起来,再教他们也不迟。等他们几个学得有根基了,以后即使门人再多,也可以由他们去教,我们也省事省心。”

无尘真人歉意地说:“那就对不起了,那这几天我就尽量多时间守在双儿那里了。”

无极道人道:“这样更好,有你守着,我就更放心了。你们尽管安心静养,没有大的事我叫弟子们也尽量不来打扰你们,你有什么需要也尽管来找我。”

两个人出了通灵阁,无尘真人去照看冷无双,无极道人则去通知门人前往后山,一起练习阵法。

无极道人今天教的是五行阵,又称五行八卦阵,这五行阵是石梁派祖传武功。阵势一旦摆成,圆转浑成,不露丝毫破绽,奇妙运用五行生克的原理,却又变化万方,循环不断,生生不息。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作为受敌防御者,也可以瞬间成为主攻者,这样即便布阵者实力不济,还是能以弱胜强。一人出手,引致对方进攻,自示弱点,让敌方以为有机可乘,冒险进攻,结果则会遇到其余四人绵绵而上的攻击。这个阵法针对对手身上的弱点进袭,不到敌人或死或擒,永无休止。

五行阵中五人招数互为守御,步法互补空隙,临敌之际,五人犹似一人,浑然一体,变化无穷无尽。五行阵由石梁派历代相传,经过多代人潜心钻研,又创成八卦阵作为辅佐,再由另外十六人按八卦方位而立,阵法与五行阵全无二致,如此大的控制范围,足以将入阵者牢牢困死在阵中。即使是强大的敌人,也难免被折磨得筋疲力尽,或死或擒。

给众弟子教习完阵法站位之后,无极道人又教习众人练五行招数,防御招数有露怯式、去败式、揽雀尾和截挡手等;攻击招数有五岳摧、怒刀手、连环腿、熊抱扑和夺命摔等等,都是些简单易学的招式。另外还有一些辅助法术,只能慢慢再学了,而五行阵最重要的一环便是步法,步法掌握的熟练程度,直接决定了阵法的强弱。

待众弟子粗略掌握了阵法的要领之后,无极道人便让五弟子布阵,让华少入五行阵破阵。

这个五行阵站位的排列是:新月主金位,徐嘉主木位,蓝灵儿主水位,宁朵唯主火位,成远主土位。五弟子站入各自主位,一起发出一声呐喊,一起睥睨着前方的华少。

华少心想这五个中有三朵金花,新月和蓝灵儿还算可以接上自己两招的,那阿朵嫩胳膊嫩腿的,怎么顶得住攻击?何况自己也一起学了五行阵的阵法和招数。他心里面这样一想便有些轻敌起来,嘿嘿,看我怎么把你们这个三花五行阵打得落花流水。不过转念一想,万一自己真把阵破了,那说明咱师傅岂不是教导无方,太不给师傅面子了。

想到这一层,华少便对无极道人说道:“师傅,还是别让阿朵站里面吧,万一我不小心把她打伤了,就把阵给破了,那样多不好。”

无极大人扫了华少一眼,早看透了他的心思,哈哈笑道:“你还是想想怎么把自己保护好,别伤着吧。”

阿朵也顿足喊道:“师兄,你别小看人,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来把我打伤了!”

华少一听宽心了,也哈哈笑道:“那我真打了啊。”

五弟子一起喊道:“师兄,请!”摆好架势严阵以待。

华少一个冲刺,直奔宁朵唯守的火位,一招五岳摧向阿朵攻去。

阿朵看华少来势凶猛,吃了一惊不敢截挡手硬接,转身就跑,匆匆忙忙倒也将露怯式摆了出来。华少得势又一个熊抱扑向阿朵扑去,眼看就要得手,左边水位的蓝灵儿和右边土位的成远攻了过来,蓝灵儿使的是怒刀手,成远使的是连环腿。华少只好放弃拿下阿朵,连忙低头避开了蓝灵儿的手刀,脚下也是一个连环腿抵挡了成远的进攻。

华少再抬眼,看见阿朵的火位已经移到了金位和木位一侧。他大喝一声,一个弓箭步跳过蓝灵儿和成远的围攻,又向阿朵扑去。阿朵这回有了些胆气,挥手使了揽雀尾挡了华少一招,但是因为力量不济,没能完全御掉华少的一撞只力,向后蹬蹬蹬退了几步,丢了火位。华少一看机不可失,立即一个怒刀手攻向旁边金位的新月。

新月的一招揽雀尾轻松抵挡了华少的攻势,还将华少带得身体一偏,险些没有站稳。看来新月经过张大师的调教,不管是技巧或者是临敌应变能力,都提到了很多。

华少没有泄气,一招熊抱扑全力攻向新月,新月却突然一闪身,以金位为圆心四个方位出现了四个新月的身影,全部向着华少含笑招手,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的新月。

华少自然是不服输,也不管哪个是真的了,向自己最近的一个挥拳就打,不料那个幻身却也是实体,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不闪不避,用身体硬接了华少一拳。华少吃了一惊,想收拳已经来不及,眼看着就要一拳擂在她身上,那个身影上突然生出一圈气场护盾来,抵御了华少的拳势。

那个护盾的力量虽然不能师傅的相比,竟然远远在自己之上,华少因此吃惊不小。就在华少愣神的一瞬间,那个幻身飞起一脚将华少踢出了老远,大笑道:“华少,好久不见啊,还记得我风月不?”

站在木位的徐嘉走上前好奇地打量着风月,竖了个拇指恭维道:“风月!你真漂亮,也好厉害。在下徐嘉,特别拜服你了。”

风月闻言扫了他一眼说:“徐嘉?认识你了!还是你有点眼力。”接着又笑得花枝乱颤地说道:“漂亮吧,厉害吧!我还以为我不好看呢,原来是有的傻瓜不懂得欣赏啊!偏偏以为那种病歪歪的小猫儿才可爱呢。”一双妙目睥睨着华少和新月,很有挑衅的意味。

华少虽然也有气盾护体,却被这一脚踢飞落地,摔得不轻。他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站起身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又回头去看着无极道人说:“师傅,怎么办?”

无极道人也没想到会把风月招了出来,只好说:“你就跟她过几招吧,不过要小心点,她好像比你强多了。”

华少点了点头,运起玄道禅功,立刻有一道护盾罩住全身,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强。新月一脸气愤地走到华少身旁,身上也有了一层薄雾般的护盾,看来她的玄道禅功也更进一层了。

风月摆了摆手道:“你们就还是算了吧,现在你们可不是我的对手,我也没兴趣陪你们玩。再说等下打伤了你们,师傅又要怪我心狠了。我出来就趁这个机会给师傅请安了。谢谢姐姐成全啊!”她走到无极道人身前跪下咚咚咚磕完三个响头,便和另外两个幻身一起消失了。

其他弟子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尤其是徐嘉,就像失了魂一般,半天回不过神来。

无极道人看见这些人都惊得呆住了,便用力咳了一声,众弟子才又活了过来,惊讶地问:“刚才看见的影子是怎么回事啊?”

无极道人笑道:“那是本门的一种法术,叫分身术,以后会教给你们的。”

徐嘉好奇地问道:“可是那个分身怎么还会说话,还说自己叫风月,这也太奇怪了。”

无极道人沉吟片刻道:“别问这么多了,这个一时半会也说不完。总之你们记住,你们的师兄妹里面,有她这么一个人就对了。今天的阵法就练到这里。你们回去休息吧。”

众弟子应了,一路上谈笑着回住处,说的话题都是那个看不见的风月,只有华少和新月一言不发,只顾埋头走路。

徐嘉回到宿舍,躺倒在床上,眼前又浮现出那个活灵活现、威风凛凛的风月来。他忽然发现,虽然风月和新月外表像得就好像是一个人,但是相比性格,那个风月就要可爱多了。这么多年自己一直傻傻地喜欢新月,新月却从来没给过自己一个好脸色。他不禁想到,要是现实里的,不是这个不开窍的新月,而是那个风生水起的风月,该是多美的一件事啊。至起码,灰头土脸的,估计就是华少那个笨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