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六十章 往事如烟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646 2012-01-25 08:26:24

  刘真人坐到了青石上,说道:“袁宓,我们有好多年不见了吧。”

袁宓脸一红道:“有10年了。这些年你老人家身体可好,那些乡亲们是否安好?”

刘真人颔首道:“劳你挂心我们,我身体还棒着呢,乡亲们都还健在,只是我二兄弟那个媳妇,前两年没了。”

袁宓惊讶道:“你是说关家媳妇儿?那一次,你们抬着张成来治腿伤,我还看见过她。张成的腿后来好了么?”

刘真人微笑道:“好了,利索着呢。全得你帮了那个忙,不然他搞不好真成个瘸子就造孽了。”

袁宓松了口气道:“说来都是他的造化,当时我师傅教是教了我接骨投损,不过我就在一只狗身上弄过。接人的骨头,还是第一次。那天师傅过世,我心情不太好,也没有认真去帮他接骨,草草了事。这些年每次想起那件事情,我心里就觉得不安。”

刘真人道:“你千万别那么想,即便是他的腿伤没好,你已经尽力帮了他了。张成腿好以后,还买了东西去庙子里打算谢你呢,只是后来才知道你早就已经不在庵堂了。”

袁宓道:“师傅过世了,我心情不好,我大师姐就劝我到外面去走走,我下山以后,去当导游,就是带着一群人到处游山玩水,倒也是快活的很呢。”

刘真人道:“难怪这么多年,都不见你回来,乡亲们都很想念你呢。”

宁朵唯在一旁插话道:“老爷爷,你们这样讲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吧,你就给我们讲讲袁姐姐治腿伤的故事吧,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袁姐姐还会那个本事。”

刘真人哈哈大笑道:“她的本事可不小呢。都隔10年了,见到她还是一点也没变,就是长高长大了。我还记得那时候,我还是云雾村的村长……”

三国里有桃园三结义,在云雾山也有个槐树三结义。

村长就是这槐树三结义中的老大,不用猜,自然是姓刘了。刘村长大名叫刘凤鸣,他平素并不以刘备的后代自居,而是自称是明代开国的军师刘伯温的后代,推崇的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测姻缘,度人生死这些有别于凡夫俗子的至高境界。村长日日夜夜研究周易做推算,可是二十年来没有一样给算准的。最接近的一次还是有一回,张成家老母猪生崽,据村长的推算是生8只猪崽,结果那只老母猪也配合他,真生了8个小猪崽。村长由此感觉良好,以为自己已经成仙得道,至少可以算个半个真人了吧,于是特别请山顶庵堂里的老尼姑,给他量身定做了一件灰衣道袍,大凡有点事情,就穿着那道袍去压场子。

槐树三结义中的关老二,名叫关鸿飞,老关家的房子破得几乎都挡不住风雨,常常是外面下大雨,屋里面就下小雨。不过庆幸的是虽然家徒四壁,关家却是人丁兴旺,关媳妇儿一连生下三个都是带把儿的,老关将云雾山三个字分开来,给他的三个小子取了名字,分别叫关云,关雾和关山。

自从有了这三个活蹦乱跳的儿子,乐得老关笑得合不拢嘴,逢人谈笑都是乐呵呵的,常常是双手叉在腰上,腰杆儿都挺直了。

那天,大伙儿在村里那棵老槐树下闲谈,就听老关亮开嚷门大声说:“谁叫咱姓关呢,咱就是那关老爷的后代嘛,关老爷自然在关照着咱啊。”

隔邻张成家就只有一个女儿,老张听到这话,脸上就挂不住了,说:“你不看看你活得那个熊样,吃没个吃的,一日三餐吃得跟猪食一样;穿就更别提了,你那三个儿子屁股蛋子还晃在外面呢。”

老关不以为然继续打着哈哈“怎么地吧,不服气啊,有种你也生出三个带把儿的啊!”

老张也是个急脾气的人,冲上去挥起拳头就揍,嘴里直念叨“我叫你生三个,叫你生三个……”

乡亲们都笑着围观,也不劝架,这两兄弟打架,几十年来他们是见怪不怪了,兄弟打架,再怎么打,也不会打死人的。

只有关媳妇儿一边喝骂着自己男人“死鬼,净瞎说那些没用的!”,一边去喊村长:“大哥快过来啊,三哥又在和二哥打架了啊。”

关媳妇儿这边一喊,一个仙风道骨的灰衣道人缓缓踱步出来,自然是刘真人到了。他手持蒲扇一阵摇晃说“弟妹莫慌,二弟和三弟打了几十年都旗鼓相当,从来都没分出个输赢,依为兄推算,这次也将是个不了之局,谁也奈何不了谁的。”

那知道刘真人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啊呀”一声惨叫,接着就看见张成抱着一只断了的腿滚地哀嚎,好像是大腿骨折了。

老关站起身来对刘真人说:“大哥啊,穿着这么件道袍,你好像也没成真人吧。三弟这腿,平时我卯足了劲,想搬个弯都办不到,你看你这一瞎推算,我轻轻一发力就把它给拗折了。”

刘真人脸色发青,尴尬地说:“你们两个还真以为自己是当年的关羽张飞啊,关羽和张飞打架就没事,你们一打就把骨头打断了。你看你这个二哥是怎么当的,也不知道让着兄弟。”他回头对乡亲说:“别只顾看热闹了,先救人要紧啊,拿个担架来把张成送去庵堂老仙尊那里把骨头接回去,晚了别落下个残疾什么的就造孽了。”

刘真人和老关一行人用担架把张成抬了,跑上山顶的庵堂来。

张成媳妇儿哭哭涕涕的,拖拉着女儿跟在后面,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忘记咒骂关鸿飞。“这算是什么兄弟啊,有你这样做兄弟的么,你就是关家出的败类呢,关老爷的一生仗义,一世英明都被你丢尽了,你也配姓关么,恐怕姓曹都不配,我呸!”

老关自知理亏,埋头走路不敢还嘴,关媳妇儿红着脸不停地劝老张媳妇大人有大量,消消气,别急坏了身子骨不划算,老张伤了,您可无论如何再伤不得了。

哪知到了庵堂,才得知那个会接骨的老仙尊前一天夜里刚刚过世,堂上一干尼姑正在诵经超度亡魂呢。

村民捐了钱,不得已只好把张成又抬了出来。一出庙门,张成觉得老尼姑一死,这附近再没有人会接骨投损,自己这断腿恐怕就要彻底无望,一辈子做个地上爬的乌龟式的残疾怪物。他这么一想,立即怒气勃发难以抑制,心一横坐起身来,一把揪住一旁抬担架的关鸿飞脖子,大喊着“我腿断了,也要把你的腿也打断!我要是死了,你要一起陪葬。见了阎王爷,也要和你一起下油锅。”

关鸿飞抛下担架想脱开被箍的脖颈,张成却一个猛扑将他扑到在地,两个人在地上翻翻滚滚,拳打脚踢,死命相搏。刘真人想上前解救,却挨了几脚进不了身。

众人恐遭拳脚误伤,一时无人再敢上前。两家媳妇在一旁直哭天喊地,却也无可奈何。

正闹得不可开交,庵堂里跑出来一个青衣姑娘,大声喝道:“师傅老人家才过身,你们这帮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不祭拜师傅就算了,为何还要在这里撒野?”

乡民们都面色愧然,不好意思接口,地上打得起劲的两人也分了开来,各自趴地上喘气。

青衣姑娘附过身来看了看张成的断腿,伸手拨拉了一下,张成立即嚎叫得像一只正在被宰的猪。青衣姑娘皱了皱眉,低声自语:“要是师傅老人家在,应该会万无一失。我……”

讲到这里,刘真人停下来道:“那个青衣姑娘,你们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吧,就是袁宓,那个时候就才十二、三岁吧。”

袁宓笑道:“是啊,我那时候还小不太懂事,胆子也很大,没接过骨也敢帮他接了,能这么糊里糊涂帮他把骨头接好了,也是全菩萨保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