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五十三章 荒山遇险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316 2012-01-25 08:26:24

  无极道人将众弟子送出道观。临行前,华少担忧地说:“张大师的头七将到,还有四十多天要守护,弟子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回来,如果中间发生什么意外,将如何是好?”

无极道人微笑道:“师傅担心的倒是你们,出去之后如果遇到什么难题,一时半会不能办好的,就多花点时间多想点办法,不要一心忙着回来,师傅这边没事。山上有我和无尘师弟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至于张大师,我们一定会救得他起死回生,说不定他还能赶得上助你一臂之力。”

华少欣喜道:“那就太好了,只是我们这一去几千里,师兄即便回生,又如何能帮得了我?”

无极道人搙须笑道:“到时你就知道了,那里是他的故乡,他要回去自然十分容易。”

华少还想问多些,无极道人摆手道:“好了,你只管放心去,必要时他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

华少只好和众弟子一起向师傅辞行,离开道观向山下走去。一路上,阿朵时不时地要哭上一阵,弄得大家都心戚戚一样难受。

到了省城,华少买好了当天去西安的火车票,现在不是假期间,旅客不是很多,车票倒是好买。

只是华少看见阿朵一副虚脱的样子,不禁有些忧心忡忡,心想现在还没上车就这个样子,这几天几夜的火车下来,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他叫新月和蓝灵儿好好开解一下她,让她情绪安定下来,好好吃点东西,增强体力。

哪知道不劝还好,没劝得几句,阿朵一头扑在华少怀里,又哭得天昏地暗了。

华少没办法,只好抱紧了她,把那个雨打梨花的脸扳起来,把眼泪给她擦干净了,和颜悦色地说:“阿朵,你会听大师兄的话,对吗?”

宁朵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华少接着说道:“那好,大师兄给你许个保证,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我保证会替你什么都处理好,你的事情就是大师兄的事情,是我们大家的事情。”

其他人也说道:“对,有我们在呢!”

华少道:“有我们大家在一起想办法,就算是再苦再难的事,有我们大家众志一心,就都不是难事。所以,你就只管把心事放下来,开心点。”

宁朵唯点了点头,苦着脸说:“我也知道的,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老想哭。”

华少笑了笑道:“你真是好傻,知道吗?你一哭,大家都会心酸难过,心里堵得慌。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懂事,要记得自己做什么时,也要同时要想想别人的感受。”

宁朵唯点头道:“我知道了,那我想哭的时候,找个没人的地方哭去。”

蓝灵儿在一旁被她的话逗得没忍住,噗的笑了一声,生气道:“你要真敢那样,就别怪姐姐要跟你翻脸。”

宁朵唯平时跟她最为交好,自然是十分看着她们自己的感情的,为难地说:“姐姐你别生气,大不了我想法子忍住,不再哭了。”

徐嘉和成远相视一眼,笑道:“唉,你早就该这么做了。”

新月横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是嫌她还难受的不够,是吧?”转头瞄了一眼华少,对阿朵说:“阿朵,你别听那帮男人的,他们哪里知道女孩子的心事,难受的时候就是要哭出来才好,憋在心里不哭出来,才是大问题呢。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会碍着谁,谁也管不着。”

徐嘉和成远面面相觑,不敢接招,赶紧说道:“哎呀,口渴了,去买点水吃。”急急忙忙溜走了。

华少把宁朵唯扶好坐在行李上,尴尬地笑了笑说:“阿朵,其实你新月姐姐的话也是很有道理的。”

宁朵唯好不容易笑了笑,眨了眨眼睛,一点没有原则地说:“我知道的,你们都很关心我,所以你们的话都是对的。”

新月听了她的话,和蓝灵儿对视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想了几秒,两个人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宁朵唯看见她们笑得扭捏,也被逗得笑了起来,三个人笑成一团。

傍晚时分,众人上了火车,放好了行李,选了一个面对面的六人位坐了下来。为了安全,华少和徐嘉坐在了靠过道的一侧,充当门神,其他四个人玩纸牌打发漫长时光。不时有人推着小车,来来回回吆喝着:“瓜子、花生、啤酒、矿泉水、八宝粥,要买的快买了!”

凌晨三点时分,几个人都有些疲倦,都趴在小台上睡了过去。

华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个荒原上跑着,后面追着几头凶恶的狼,眼看那些狼越追越近,他紧张得啊的大叫了一声。随即从梦中惊醒过来,一抬眼发现前面不远处,两个形象猥琐的人正在挨个收索,想偷盗旅客的钱物。

华少赶忙用脚轻轻踢醒了徐嘉,示意他朝那个贼人的地方看去,徐嘉一看之下立即明白过来。两个人便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假寐。

那两个小贼一路收来,斩获颇丰。他们走到华少和徐嘉面前,将黑手向他们伸了过去。

车厢里响起的一声惨叫,把旅客都惊醒过来。

两个小贼已经被华少和徐嘉一人一个擒住了,被徐嘉擒住那个,咔嚓一声被他拗断了手臂,那一声惨叫真是那个小贼发出来的。

华少对徐嘉皱眉道:“看不出来,你会那么狠!”

徐嘉抬眼道:“对这种人,用得着对他客气么?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只听得咔嚓一响,又拗断了那小贼的食指和中指。

华少吃惊道:“你……”

徐嘉不屑地说:“他手这么贱,我就让他半年都犯不了贱。”

华少有些生气,正想说什么,旁边的旅客已经鼓起掌来,徐嘉神色间竟有些得意。

那个小贼痛得眼泪只淌,扭过头来,盯着徐嘉咬咬切齿地说道:“小子,你会后悔的。”

很快来了两名乘警将那两个小贼带走,那些发现丢失了钱物的旅客,连忙也跟了过去,登完记领了失物回来,向华少和徐嘉两声称谢。

到了凌晨六点钟,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列车行进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行进没多久,突然停了下来,列车播音员在广播里喊道:“各位旅客请注意,山里发生泥石流,前面已经塌方,为了安全起见,请旅客暂时离开列车,找安全地方暂避。”播音员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喊话。

华少连忙带着其他五人下了车,四下一打量,只见列车正停在一个半坡上,四下里都是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雨正下的急,他抬眼看见远处山头上有座庙宇,便招呼众人跑过去避雨。

路上泥泞难行,六个人好不容易进了庙,看见廊下已经站了不少旅客。他们只好挤进一个角落里,拧干身上衣服的水,看着这大雨下个没完没了,心里都有些慌乱、惶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