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五十八章 白玉台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515 2012-01-25 08:26:24

  吃过宵夜,袁宓带着众人住进了一家挨着江畔的旅馆。

之所以住这家旅馆,一则是袁宓以前带旅行团时,就经常住这家旅馆,跟这个旅店的老板很熟络,可以在住宿费上打一个很大的折扣;再则是这个旅馆的环境也的确是这一带里面最出众的,打开窗户,就可以享受到江边水波荡漾、凉风习习。如果有兴趣,还可以支起鱼竿,坐在阁楼上抛钩到江里钓鱼。

陈乔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钓鱼爱好者,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他一听说这边可以钓鱼,马上扔下行李,抓起钓鱼竿直奔阁楼而去。

华少、徐嘉和成远对在大江里钓鱼也是很感兴趣,一窝蜂跟过去看热闹去了。

袁宓看着陈乔的背影,摇摇头说:“一看见钓鱼,他就立即变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永远那么贪玩。”

蓝灵儿笑道:“别人都是见利忘义,我看陈大哥就是见渔忘义。”

袁宓有些郁闷地说:“不理他们了,我们先休息吧,昨晚没休息好,我实在是困得不行。”

新月、蓝灵儿和宁朵唯都深有同感,说了声晚安,各自回房间休息。

袁宓看她们都睡下了,才进到自己房间,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袁宓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轻轻地说:“袁宓,醒醒,我来了”。

袁宓觉得那个声音很是熟悉,自己困倦得眼皮都睁不开,于是闭着眼睛‘嗯’了一声,继续睡觉。

那人笑了笑,伸手把她扶起来坐立,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袁宓感觉到他在双手不是很安分,令自己感觉很不自在。便生气地说:“干什么啊,我很困,别碰我……”

那人却没有停手,一双手还是搂在她的腰上。

袁宓感觉到又羞又急,想挣脱却又全身无力,手脚不听使唤。她睁不开眼,却感觉到凉风扑面,坐着地方触手生凉,很显然自己不是在旅馆的床上了,于是着急道:“你是谁啊,这是什么地方?”

只听那男子道:“这是白玉台啊,你今天是怎么了?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一起练功,你怎么还会这么紧张?放轻松跟我一起配合呼吸吐纳。”

他的手掌带着微风,在袁宓的嘴唇上温柔地掠过,袁宓身体像触电一般,给刺激得颤抖了一下,忍不住轻轻哦了一声,身体下意识地缩成一团。

那人的手掌贴了上来,和袁宓双掌对接,她感到他身上的活力传到了自己身上,那是一股霸道的内力,带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激情。

他一定还很年轻,不然不会有这么强健的胸肌,充满弹性的肌肉显示出了非凡的活力。她甚至能感受到了他满含热力的眼神,此刻一定火辣辣地打量着她。而她却睁不开眼,什么也瞧不见,只能听见他温柔绵长的气息,在耳畔缠绕。

袁宓梦呓一般说道“我记起来了,你……”

那人笑道:“是我。”

袁宓感受到他在慢慢地将身体移了过来,然后捧着她的头在凝视着。

他还没有吻她,可她已经飘了,袁宓红着脸抗议道:“你别那样看我。”

那人笑道:“你又看不见,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袁宓有些气恼道:“我记得告诉过你,我跟男朋友了都要结婚了。你得和我保持距离,离我远一点。”

那人停止了动作,沉默下来,过了一阵他又笑了一声道:“你得是我的,我保证。”

袁宓想与他争辩,可是他已经将唇贴在她的唇上,以最温柔最持久最深沉的形式吻了她。

袁宓无力地挣扎着,始终在把他往外推,时劲时柔,理智地从他嘴下逃了出来。他转而亲吻了她的额头和耳朵。

袁宓很怕他这种耳鬓厮磨的方式,她觉得很痒,受不了这种刺激。而且这种方式最容易使她感觉动情,常常让她在独自睡眠的时候,很多时间惦念这种感觉来,在潜移默化地加强了她和他的感情。这种亦幻亦真的交流,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感情多过了性。

袁宓甚至怀疑,他是在用小火慢慢地熬她的欲,总有一天她也许会承受不了这种煎熬。每次想到这个,她就感觉特别惶恐了。

她突然想起他们的第一次相遇,那是一个冬夜吧,也是这样莫名其妙做个梦就遇见了。那夜的梦更是奇葩,她感觉她的身体被冻得冰冰凉,而他不理解这种冰凉。在他翻来覆去的挑拨下,她没有一点儿温度,像蛇一样光滑而冰冷。他很奇怪地说“怎么像条蛇一样呢?”。感觉在他的意愿下,她的身体摆来摆去,荡来荡去,就是柔心弱骨,软绵绵,他并没有肆意地去玩弄她,他表现得很温柔。

想到这些,她觉得那个人似乎从来没强迫过她,到也不算什么坏人。只是有些时候,他也会很兴奋,不停地折磨自己,摆弄她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在摆弄玩具。

袁宓啊的叫了一声,从往事中回过神来,有些后怕,估计她的脸色一定是苍白得很吓人,她从内心十分害怕这个无形无影,而总是侵扰她的梦境的人。

那人似乎看到了她的古怪模样,叹了口气说:“你别害怕了,好好练功了。”

袁宓想静下心来,和他一起使劲,但她能隐隐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和心跳,想到和陌生男子这么亲近,她又有些莫名的脸红,呼吸自然又跟着急促起来。

那人皱眉说:“不要分心,你感觉比以前有进步,对吧?”

袁宓点了点头道:“一次比一次更有感觉,一次比一次持续的时间都要长了。”

那人道:“你的进步是很大的,现在精神不疲倦了吧,是不是有点兴奋了?”

袁宓道:“是好兴奋,你的内力好像更加深厚了。”

那人道:“不要说话,好好调息。”

袁宓咬紧牙又坚持了一阵,最后喊了声:“啊……。”身体往后一倒,昏睡过去。

过了许久,袁宓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耷拉着头,坐立在床上。她仓惶四顾,发现自己仍然是在江边旅馆的床上,她看见身上的衣服,还是和睡觉时一样,穿得很齐整。

她在黑暗中望了望窗外,听见江水潺潺,时而有惊涛拍岸的声音。过了良久,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你到底是谁啊?到底安了什么心?是坏人还是好人?老是悄悄摸到我的梦境里来。明明是一场梦,为什么每次都感觉就像真的一样?”

袁宓痛苦地叫了一声,又瘫倒在床上,白玉台,到底是什么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