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七十章 诀中诀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321 2012-01-25 08:26:24

  陈乔惊喜地说:“白玉台到底在哪里?”。

归禅真人道:“在老君阁,我在青城派长老九幽真人那里,曾经看到一块很大的玉石,有一张台球桌那么大。据九幽真人说是练习青城内功所用,现在想来,除了那块玉石,还能有什么地方能称作白玉台?!”

陈乔道:“我们现在就去老君阁吧。”

归禅真人摇头道:“此时才去,恐怕已经迟了。你不妨告诉我你的意图,我再帮你想想办法。”

陈乔急道:“我和袁宓认识已经很多年了,她要以前真和别人有感情纠葛,我不可能不知道,所以我一定要去弄清楚。”

归禅真人道:“我虽然不能立即断定缘由,但我相信必然事出有因。我猜测可能是有人使用了一种奇特的青城派道术。据我所知,青城派是道教中最为神秘的派别,道术也是最为神奇的。第一奇术是炼丹术,据传开山祖师青城丈人遇仙翁,得授金液还丹之道。青城丹法至高境界为‘万化归一,一归虚无’,即可得长生金丹,只可惜无人能真正达到那种境界。第二奇术,是青城功法,青城派修炼最重一个“无”字,以虚无为体、以简要为用、心平实为功。由于此派功法习传多为‘密符’,没有天赋是学不成的,普通人通常难以把握要领。据说青城派最强的内功‘诀中诀’久已不传。第三奇术,阴阳练修术,是青城派最神奇的法术,利用特别的内功,实现阴阳练修之法。”

华少惊讶地问道:“阴阳双练?难道是男女合体修炼,不是说这是邪门歪道才会做的么?”

归禅真人笑道:“青城的阴阳双练,跟别人说的那种男女合体修炼不是一回事。相传青城丈人说过:‘采补之道,非房中采阴补阳之事。而系采天地之气以补我之气,采天地之精以补我之精,采天地之神以补我之神。因天地之化,以造我之化;因天地之命,以续我之命;天地之气不息,则我之气不息矣;天地之化不止,则我之化不止矣;天地之命不坏,则我命亦不不坏矣。因天地之生生不已以成我之生生不已;则天地之命常新,而我之亦常新矣。’简单说来,这种双修法实际上是心交形不交,情交貌不交,气交身不交,神交体不交。属于上乘修练之法,即男不宽衣,女不解带。青城派中的高手,要做到千里神交,万里心通,也不是难事。”

华少好奇道:“怎么样才能达到千里神交,万里心通呢?”

归禅真人道:“刘掌门曾经跟我说过,只有掌握‘诀中诀’才有可能。但是‘诀中诀’据说已经失传很久。”

陈乔道:“即便是千里神交,万里心通又如何?”

归禅真人道:“修练的两个人不需照面,即便是在千里之外,万里之遥,也能通过神识相连一起修炼。‘心交形不交,情交貌不交,气交身不交,神交体不交’,说的就是这种境界。”

陈乔道:“想必是两个人都必须会青城内功,才有可能一起修炼吧。”

归禅真人道:“那是自然。”

陈乔道:“所以还是解释不了,为何袁宓会与青城派弟子有瓜葛?她不是青城派门人,也从来没有学过青城派内功。”

归禅真人沉吟道:“那人既然已经掌握了失传很久的‘诀中诀’,一定已经有了很高的内功,未必还会把青城派的其他人放在眼里,自然也不会遵守青城派的门规。他一旦发现合适的陪练对象,自然就毫无顾忌地加以利用了。”

陈乔道:“你是说他偷偷教会袁宓青城派内功,然后利用她来实现修炼。”

归禅真人道:“我看八成如此,袁宓不知不觉学成了青城功法,一旦达到一定高度,受到青城派弟子的诱导,即便是相隔千里,在睡梦中也会不知不觉地坐起来,和他一起练功。”

陈乔愤怒道:“看来袁宓必是被利用了,我不明白青城派的那个门人为何要这般无耻!为什么非要破坏我们的感情?”

归禅真人叹息道:“这就是人性如此,人心都是贪婪的。对于他来说,要培养一个陪练的对象极为不易,青城的阴阳修炼必须都为处子之身,你要是娶袁宓,他就得另外去培养一个。所以他自然不愿意让你轻易夺走他的陪练对象。再说这种双修之术,极易使修炼者建立起彼此的爱慕之情……”

陈乔紧张地道:“这么说来,他们且不是真有感情?”

归禅真人笑道:“倒也未必,即便有也是青城派弟子在一厢情愿。袁宓如果是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和别人修炼,自然不会去爱一个虚无缥缈的人,她不过以为自己一直是在做梦而已。

陈乔担忧地道:“要是她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华少也说道:“其实我们最担心的是,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如果到了青城山上再受到什么刺激,难保不会出什么事情。”

陈乔道:“我们如果能在她见到那个青城派弟子,先找到她用其他法子开解她,才可能确保她不受到更大的刺激。”

归禅真人道:“事不宜迟,我这就上前山去拦截她。”他想了一想道:“我没见过她,如何是好?”

陈乔道:“为何不带上我们同去。”

归禅真人道:“如果带上你们从前山追赶,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后山登顶,到老君阁前拦住她。”他皱眉沉思片刻,抬头对华少道:“你师傅可曾教过你奴剑之术?”

华少道:“我师傅教过我飞剑,里面首先学的就是奴剑术。只是我还没有实践过。”

归禅真人道:“懂得诀窍就好,如此我们可以直接从后山上山顶。”

陈乔急道:“要是实在不行,请师傅独自上山。袁宓上山是穿着一身婚纱,要认出她不难。”

归禅真人道:“那万一她为了上山方便,脱了婚纱呢?”

华少道:“那只有我随前辈同去,才可保万无一失。”

归禅真人对陈乔道:“你带其他人下山去古镇的迎宾旅馆休息,我们回来之后直接去那里找你们。没有我们的消息,你们万万不可自己上山。”

陈乔无可奈何,只好点头应允,带着徐嘉和成远按原路下山了。

归禅真人口中念起口诀,背上的长剑发出一声龙吟,出鞘飞到半空光芒大盛,变成了一把小船一般大小的巨剑。他一把了起华少跳到空中,缓缓落在剑身上。

华少停在剑身上,立即一阵摇摆,险些跌了下去。

归禅真人扶住他轻声说:“不要慌,静下心来,施展好奴剑术。”

华少压下心中的恐惧,勉力施展奴剑术控制好平衡,巨剑慢慢不再摇晃。

归禅真人念起咒语,然后指尖一指巨剑,喊道:“疾!”巨剑向山顶腾飞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