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六十九章 夜行后山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574 2012-01-25 08:26:24

  宾客们叹息着离开了酒店,有的人为之惋惜不已,有的人则不以为然,甚至为陈乔暗自庆幸——最后关头悬崖勒马,要知道即使是千般漂亮,但是如果来历不清白,那是万万要不得的。

一场原本欢喜的婚宴,转眼间人去楼空。。

陈父临走时,苦口婆心地对儿子说道:“她走了就更好,千万别去找了。这世上好的女人多的是,你还年轻,不怕找不着,咱要找就找一个清清白白的。”

陈乔急火攻心,气血上涌,哇地一声喷出一口血来,昏了过去。

陈父看他这般模样,也是气愤不已,顿足道:“算了,你都是那么大的人了,是非好歹自己也分得清楚,你爱怎么样随你的便吧。”带着哭啼不止的陈母离开了。

过了好半天,陈乔悠悠醒转过来,他扶着墙壁,自己站了起来。原来他刚才的气血涌起,竟将锁住的穴位冲开了,但这样强行运气,自然是受了不小的内伤,所以才会口喷鲜血。

这时门外冲进来几个女子,原来是追袁宓出去的新月和蓝灵儿等人。

新月道:“我们本想跟着袁姐姐,那个青衣人跟了上来拦住我们。我们问他是谁,为何要来破坏袁姐姐的婚礼?他竟然说他是大光明寺那个慧明禅师的徒弟,叫什么常剑鸣。我们着急了跟他动手。”

陈乔愣了一下,惊讶道:“原来是他,想不到还是被他追来了。他这么处心积虑地来破坏我们的婚礼,原来就是想来报仇。那后来怎样了?”

蓝灵儿道:“我们打不过他,他跟我们打了一阵,后来看见警察来了他就自己逃了。可是我们再找袁姐姐却找不着了。”

陈乔焦急道:“她一定是上青城山去了,我要去找她。”才走了两步,又喷了一口血,跌倒在地上。他爬起来,踉跄着坚持往前面走。

华少上去扶着他,担忧地道:“现在才上山,可能已经进不了山门了吧。而且听说青城山太险,晚上上去恐怕凶多吉少。”

陈乔道:“正因为是这样,我才更应该要去。袁宓孤身一个人也敢去,我如果不去陪她,我还是一个男人吗?!”

宁朵唯泪眼婆娑地说道:“是啊,袁姐姐一个上山,实在太危险了。师兄,我们一定要去帮帮她。”

华少只好回头对几个师妹道:“那你们留在酒店等我们。”

新月和蓝灵儿几乎同时说道:“要去就一起去!大家在一起有个照应也好。”

华少皱眉道:“也好,那你们赶紧换上适合登山的衣服,换好就马上出发。”

三个女子赶忙回房去换下她们的伴娘装。不过等她们赶回楼下,才发现华少他们早走得没了踪影。几个人生气得直跺脚,咒骂华少不守信用,其实她们心里都明白,华少不让她们去是不想她们遇到危险。

新月叹了口气说:“别怪他了,他也是为我们好,回房间去等消息吧。”几个人怏怏不乐地回酒店客房。

陈乔、华少、徐嘉和成远四个人打车到了青城山新山门,从那里需要走路到卖门票的老山门。还好沿程都有木板铺成的小路,几个人又都年轻脚力好,原本半个多小时的路他们只花了一刻钟。景区的开放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早已超出了规定时间,景区的工作人员自然是不允许他们从前山进去。

几个人溜到后山,黄昏的青城后山更是格外的幽静,若是夏天专门过来避避暑,那应该是一种完美的享受。只是陈乔此刻心急如焚,哪里还有心情游山玩水。进到后山没多远就是泰安古镇,那个牌坊倒是看起来十分的古老,其他的建筑都是才修的,成色很新。

他们一路向山上疾行,路渐行渐窄,渐行渐险,不时见到些木梯,木桥。有些地方需要小心翼翼地攀行,走得一阵,个个浑身上下已经湿透。此段路比较艰险,山坡陡峭,路面湿滑,每个人都大口的喘着粗气,消耗了不少体力。过了飞泉沟,速度稍有放缓,走走停停,经过一段竹林小道,翻越陡坡,踩着满地的枯叶小道,一边是峭壁,一边是悬崖,道路崎岖而又艰险,偏偏又风景独特。

众人来到翠映湖边,遇到了一个开着夜灯在湖边钓鱼的道人,陈乔立即厚着脸皮去问他,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着婚纱的年轻女子上山?

那个道人摇头道:“我在这里已经钓了老半天鱼了,除了你们,再没有别的人上山。”接着又惊讶道:“你们为何要这么晚上了还上山?这边晚上太危险了。”

陈乔焦急道:“我们是上山来寻人的。”

那道人一脸和蔼的模样,微笑道:“小伙子,别着急,你得仔细跟我说清楚怎么回事,我才好帮你出主意。我跟青城山刘掌门是故交,所以这青城山我是熟悉。但是它确实是太大了,你要是不说个具体的地方来,这样像没头的苍蝇满山乱跑,就是累死也恐怕也找不到你说的人。”

陈乔突然想起那个常剑鸣在婚礼上说的话,连忙说:“前辈既然熟悉青城山,可知道白玉台在什么地方?”

那道人看了一眼陈乔,诧异地说:“白玉台?”

华少证实道:“没错,是青城山顶,白玉台。”

道人沉思道:“青城山好像没有这样名字的景点,前山建福宫、天然图画、天师洞、朝阳洞、祖师殿、上清宫和老君阁;后山有白云古寨、又一村、万佛洞、观音殿、白云寺、金壁天仓、圣母洞、山泉雾潭、白云群洞、天桥奇景等,唯独没听说过有什么白玉台。”

陈乔激动地跪在地上,给那道人咚咚咚磕了三个头,急道:“老前辈,请你一定要帮忙好好想想。”

道人惊讶地看了看陈乔,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乔不知何故,只好报上自己的名字。

道人笑道:“看来这就是天意,当年无极道人给我算了一卦,说我六十岁才会收第一个徒弟,而且告诉我徒弟姓陈。我一直不相信,过了今天就是我六十一岁了,这么多年也没收一个徒弟,我以为这个卦不会灵验了。没想到……”

华少插话道:“我师傅是无量山无极道人,难道前辈认识我师傅?”

那道人惊讶道:“那就是了,我当时不相信你师傅的卦术,还跟他打了个赌,说赌输者就由对方随便驱使。我问你师傅怎么才能印证这个赌局,他说不管谁输谁赢,他的弟子会是旁证之人。”

陈乔也听明白了道人的意思,看那道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显然不是寻常修道之人,不禁好奇道:“请问前辈是?”

道人正色道:“我是华山派赵一凡,道号归禅道人,你可愿意拜我为师,入我华山门下。”

陈乔没想到在青城山,竟然碰到一个华山派的高人,现在急于想请道人帮忙寻找袁宓。便想也没想道:“弟子愿意。”磕头又拜了三下,站起身来问道:“师傅可想起来,那个白玉台在什么地方?”

归禅道人笑道:“看你这么急火火的,难不成你媳妇儿跟别人跑了?你先把事情跟我详细讲出来。”

陈乔没想到他随口一说,竟然给他说着了。只好把如何在大光明寺结仇,到婚礼出事的事情前后讲了一遍。最后又说了常剑鸣给袁宓说起的青城山顶白玉台。

归禅道人皱眉道:“青城最顶峰,那应该指的是青城第一峰,这么说那个白玉台应该在老君阁。”他说道这里,眉头一展道:“我知道白玉台在哪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