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七十八章 心碎的救赎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3892 2017-02-10 10:04:46

  华少看看大家饭菜都吃好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加上时间也不早了,就起身去柜台结账。

宁朵唯还在意犹未尽地缠着赵一凡讲故事,赵一凡只好答应她,回到酒店再讲就是,宁朵唯这才肯罢休。

众人回到酒店,刚进入大堂,前台的女服务员就叫住了陈乔说:“陈警官,有人留了话给您。”

陈乔今天心情不好,吃饭的时候就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喝闷酒。他醉眼朦胧地望向说话的人,挥了一下手,有气无力地说:“谁啊?留了什么话?”

女服务员看陈乔脸色不好,赶忙走上前来,递给他一张纸条说:“您自己看吧,都在这上面。”回头赶忙一溜烟走了,生怕招惹麻烦上身。

陈乔眯着眼扫了一下纸条上的字,发现映入眼帘的那些蝇头小字,一个个都是重影,没法子看清楚,便生气地丢在地上,不想理会了。

宁朵唯跑上去捡起纸条,念道:“我走了,去草原找我妈妈去了,望珍重。从此天涯路远,不再想念。”读完她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望着陈乔哭喊道:“袁姐姐走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新月拿过纸条看了看说:“是袁姐姐写的,落款是袁宓。不过后面还有一句说,有缘自会相见。”

陈乔吃了一惊,酒醒了一大半,猛地甩了一下头,清醒了许多,抢过纸条认真看了看。然后无力地垂下头沮丧地说:“她走了,不打算再回来了。”

新月诧异地说:“不是明明说有缘自会相见么?!”

陈乔气馁地说:“这个不是袁宓写的,歪歪扭扭的,肯定是玛丽亚加上去的。”

徐嘉在一旁咕哝道:“缘分不缘分的,只有鬼才相信。”

蓝灵儿闻言心中不免气恼,盯着他冷笑道:“这个世界上,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傻子也很多啊。如果你跟别人没缘分,你光追求别人,能有用么?”说完有意无意地瞄了瞄新月。

徐嘉脸一红,不敢应战,低头快步冲上楼去了。

蓝灵儿看他一副鼠窜逃命的窘样,忍不住双手叉腰,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本来心中难过哭鼻子的阿朵,这会儿也停止了哭,莫名其妙地望着蓝灵儿说:“你笑什么呀,我这么难过,你怎么还好意思笑,你还是不是人啊。”

蓝灵儿愣了愣,再也笑不出来,气呼呼地说:“不笑就不笑,你继续哭吧,哭死算了。”也是一溜烟冲上楼回房间去了。

剩下的几个人都溜到了陈乔的房间,似乎都有话要说。

看到陈乔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知道他这次是深受打击了,赵一凡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说:“人一辈子有三万多天,而且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还要用来睡觉,那就只剩下两万多天,再除去懵懂无知的幼期和垂垂老朽的暮年,最后留给一个人做点事情的时间,就只有九百多个月,也就是一万多天。”

“一万多天?”陈乔吃了一惊,头脑再次清醒了很多,郁闷地说:“我从来没想过……”

阿朵也点头说:“原来人一辈子还真没几天好活啊。那以后我要少睡点懒觉了,不然就是浪费生命了。”

赵一凡笑了笑说:“一个人睡点懒觉倒是没什么,怕只怕那种为情所困、伤心劳神、自己作践自己的,那才叫浪费生命呢。”

陈乔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赵一凡说的就是自己,不由得脸上一红。

阿朵也听明白原来赵一凡是在挖苦陈乔,立即跳起来不依了,“不许你这么说陈乔哥哥,他那么爱袁姐姐,自然会好难过。再说了,爱一个人会有什么错,怎么会叫浪费生命呢?啊哦,我想起来了,你从小就做了道士,又没有谈过恋爱,难怪你会这么说!”

被一小姑娘的这番抢白,这回轮到赵一凡脸红了,他条件反射地回应说:“谁说我没有……”

阿朵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促狭地笑着说:“这么说来,你一定是恋爱过的了?快说说,你爱过谁呢?是不是哪座山上庙子里面的女神仙?呵呵。”

赵一凡话一出口,自己就先后悔了起来,尴尬地改口说:“我……”

阿朵这小家伙对什么都感兴趣,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说,尴尬不尴尬。新月看出了赵一凡的窘态,知道他不太情愿说自己的秘密出来,如果没有一个人替他解解围,气氛就很尴尬了。于是她赶忙说:“现在我们还是想想袁姐姐的事情该怎么办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慢慢说。”

阿朵哪肯错过这个机会,一顿足喊道:“不行,还是先听故事好,我觉得这两件事情,其实就是一件事情。”

“一件事情?”华少有些被她说得有些迷糊。

阿朵说:“赵师叔德高望重,咱们听了他的事情,说不定陈乔哥哥就能明白应该怎么做了呢,根本不需要我们这些人瞎出主意。更何况赵师叔现在就是陈乔哥哥的师父,徒弟听师父的话,天经地义的事情。”她一边说一边对旁人挤眉弄眼,显然是想争取到其他人同意她的想法。她看大家没什么反应,一把拉住身边傻笑着看笑话的成远说:“成远师兄,你来说说,我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成远虽然性格怪癖,然而对这个小师妹却是极好的。所以阿朵说什么,他自然是毫无原则的赞同。于是他像一只磕头虫一般连连点头说:“有道理啊,大大的有道理。”

华少本想叫他们别瞎嚷嚷,让赵一凡难堪,他话还没出口,却听赵一凡哈哈一笑,说:“小丫头,我要是不说出来,看来你今晚是想让我睡不成觉了。其实你不说这些,我一样要说给你们听的,我原本就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们。”

阿朵啊了一声说:“那我刚才,且不是太自作聪明了?我……我不说话了,师叔你就安心讲好了,我保证不乱说话。”

这时酒店的侍应生送来了水果和零食,众人一边吃,一边听赵一凡讲他的经历。

赵一凡幼时玩劣不堪,人见人厌,直到爬到华山山顶上“死”了一次以后,才算是转了运。华山派的老掌门将他从坟里刨了出来,对他说:“过去的你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叫归禅!”

其实是老掌门心地善良,怜惜他孤苦无依,有心要收了他为徒。从此以后,老掌门视他如己出,处处提携,赵一凡自然对他心存感激,暗自下决心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在老掌门的悉心教导下,赵一凡终于改掉了好吃懒做、嗜酒如命的恶习,进而潜心修道,无论道术还是心术,都大有长进,老掌门对他的表现也很是满意。

山中岁月容易过,转眼就过去了七八年。赵一凡已经由一个泼皮少年,变成了文武双全的青年。老掌门也有心让他培养成掌门之位的接替之人,等到他长大成人的时候,将他叫到身边说:“归禅,你今年多大了?”

“再过两个月,就二十二了。”

“那你可以下山了!”

赵一凡听老掌门突然问起他的年龄,心中就有些忐忑不安。现在听老掌门的话,立即着急起来,“下山?下山做什么啊?师父,你怎么突然说这个啊,你不会要赶我走吧?他们都对我不好,这个世上只有师父对我好。师父,我求求你,千万别赶我走!否则我就没有活路了。”

老掌门摇头说:“师父不是要赶你走,只是要你出去历练一下。要出世必先入世,习道修身也得先学会做人,不知道民间疾苦的人,永远不会明白天道循环、道法自然的道理。师父希望再见到你的时候,从你眼睛里看到的,不是只有我这个师父,而是整个天下苍生。你要切记你学的一身本领,是应该用到正途上,应该去惩恶扬善、除恶卫道,这样你的修行才能获得提升,真正完成你的自我救赎。如果要是让我知道,你下山以后,还是像你早年一样为非作歹,到时个别怪师傅一掌劈了你!”

赵一凡对老掌门的话似懂非懂,又不敢违抗师父,第二天就下了山。下了山才想起忘记问师父自己应该去哪里,但是一想师父既然没有交代,那就是根本就没有安排。于是他便随心所欲地去了很多他一直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再然后就漫无目的到处游历,增长了不少见识,也做过不少善事。

在武夷山上,他曾经一掌拍死过一只大蟒蛇,那条蟒蛇吞噬了村民的小猪仔,吓得一村人不敢回村子住,正好赵一凡路过,替村民除了一害。其他的小事就举不胜举,他甚至帮一个又老又丑的瞎子实现了心中理想,老瞎子说他在死之前就想去一次黄山看一次日出。赵一凡二话没说,背着他就上了黄山,虽然他知道老瞎子根本就看不见什么日出。没想到的是,老瞎子趁他没留意,半夜里偷偷跳了崖,原来老瞎子不是去看日出,而是想长眠在山上。赵一凡心中懊悔,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自那以后,他就再也不随便帮人了。毕竟人心难测,他不能一下就看透别人心中所想。

就这样过了两年,到了西安,他有些心神倦怠,不想东游西荡了,只想找个地方住上一阵,体验一番正常人的生活,等来年春暖花开时,就回华山找师父去。

那年月破四旧,一切神灵的东西都不能相信,各地庙堂之类的东西都不存在了,被改造为学校或者仓库。赵一凡自从下山以后,就一直不敢说自己是一个道士,更不敢张扬什么道术了。

常言说,一文钱也难倒英雄汉,他早就吃惯了风餐露宿的苦头,体验过遭人白眼的滋味,知道要想不吃苦头,有钱才是硬道理。所以他每到一个地方,头一件事就是想法子挣钱。毕竟他年轻力壮,要养活自己也不难,别人做不来的事,他很轻松就搞定了。他最擅长的是采草药和编织箩筐,这些东西都可以拿去换粮票,两个月下来,他倒是挣了不少粮票在手上。

看看年关将至,北方的雪说来就来,一下子就变得天寒地冻,山上临时搭建的小屋随时都有被积雪压垮的危险,赵一凡寻思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无论如何都得找一个厚实的土屋过冬才好。

第二天,他带齐粮票去了最近的市镇——凤鸣镇。

阿朵听到此处,打断了赵一凡的话,惊讶地说:“原来师叔您去过我的家乡啊,我的老家就是在凤鸣镇的草埔村。”

赵一凡诧异地望了望宁朵唯说:“草埔村?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宁致远的人。”

“他就是我爹!师叔您认识我爹爹吗?”阿朵惊叫起来,

“当然是认识的,说起来,他的名字还是我给他取的呢!”赵一凡点头说,“你们村子里还有没有别的人也叫这个名字的?”

阿朵呆愣愣地说:“没有了,在草埔村只有我爹爹叫宁致远。”紧跟着眼泪就夺眶而出,哭了起来。

赵一凡抬眼望见宁朵唯在哭,不由得好奇地说:“你哭什么啊?”

华少知道阿朵父亲的事情,便替她回答说:“她父亲几个月前过世了。阿朵就是因为她爸爸死了,家里一分钱也没有了。而她妈妈又生了很重的病。所以她才一个人跑到南方去,想挣点钱给她妈妈看病,然后才遇到我们。”

赵一凡颓然一叹,良久才说:“宁致远过世了?看来这个劫数终究还是逃不过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