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八十四章 得灵珠者得真身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2260 2017-02-20 23:09:19

  茅天赐说,“为今之计,我只有尽快找到一个真身,让我的灵魂得以附体,元神得以归位,只是这事的确也难办,要找一个适合我用的肉身很不容易,若是寻常的肉身,根本无法施展我的法术修为。”

无尘真人说:“师傅莫急,如今正好就有这么一个合用的肉身,大师兄收的一个佛门弟子叫张虚灵,前阵子出了意外。张虚灵也有几十年的修为,如今他的灵魂才进入阴间异域去修炼,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返回来,所以他自己还用不到肉身。”

茅天赐喜道:“如此就再好不过了,我只需要暂借他肉身,去找到土灵珠,就能练成灵珠真身,有了灵珠真身,即使是高等级的僵尸,也难以伤我分毫了。”

无尘真人好奇说:“土灵珠是什么?”

茅天赐说:“茅山祖师遗训有说,世上有金、木、水、火、土五颗灵珠,每一种灵珠带有一种属性,比如说金灵珠,那么只是对属相为金的生物才有作用,其中有一个作用,就是能使亡灵者复得真身,这对每一个异灵都有莫大的吸引力,不管是亡灵还是厉鬼,人人都想把灵珠占为己有,因为经书有记载,得灵珠者得真身!我是土属性,所以对我而言,有用的就是那颗土灵珠了。”

无尘真人说:“那我们应该去哪里找土灵珠呢?”

茅天赐说:“按照规律,五颗灵珠在僵尸爆发作乱的前几年,总会在名山大川中出现。有很多次,茅山祖师正是借助了灵珠的帮助,才打败了僵尸。要知道,这些灵珠不仅仅是对我们有用,它们对僵尸邪魔一样有用。如果僵尸先一步拿到这些灵珠,召唤出五大魔王,那么人类就要难逃一劫了。因为得到了灵珠真身的僵尸魔王,也能强大无比,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无尘真人惊讶说:“时间万物真是无奇不有,竟然真有这样威力无穷的东西存在!”

茅天赐说:“这五灵珠的确奇妙,几乎都是每隔一个甲子,在时间同时出现,几年之后便会统统消失。它们本来也是天地五行运转,吸收日月精华而来的灵物,所以五行的相生相克也同样应验于五灵珠。五行相生,是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而五行相克,是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无尘真人说:“这么说来,师傅你如果拿到土灵珠,你最怕的对手是拿到木灵珠的。”

茅天赐赞许说:“你倒是一猜就中,这五行相生相克,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就是世界上即便一个东西再强大,但是往往也会有另外的一个东西会克制它,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无尘真人说:“既然是一物降一物,为何五十多年前,我们就降不住那些僵尸呢?”

茅天赐说:“五十多年前,僵尸邪魔抢在茅山派弟子之前,拿到了五灵珠,然后用灵珠召唤出五大僵尸魔王的真身。就是因为五颗灵珠都落在僵尸邪魔手上,我们还能拿什么去相生相克?所以最后茅山派才遭了大难。这五灵珠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僵尸邪魔,都是无比重要,换句话说,就是如果我们抢到的灵珠多,那就可能是我们最终战胜僵尸;否则,血流成河的惨剧又将再一次发生,而这一次如果再败,我茅山派就真的要灰飞烟灭万劫不复了。

无尘真人说:“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找大师兄,暂时用上张虚灵的肉身,去找土灵珠吧。”

回到无极道观,无尘真人请了无极道人出来,与茅天赐见面。

哪知无极道人一见到茅天赐,本能感觉到对方是个十分厉害的灵魂,他身上的玄道禅功立即应激而起,生出光芒四射的护体气盾。初见之下,他也不知茅天赐就是自己曾经的师傅。

无极道人挥手就施出一道摄魂术,想要打散茅天赐的灵魂。

茅天赐一方面知道这摄魂术的厉害,另一方面也不想跟无极道人正面冲突,他默念灵动决,灵魂瞬间移动到半空,出了无极道人摄魂术的控制范围。其实茅天赐和无极道人这对师徒,也是经历了五十多年的生离死别,茅天赐无时无刻不挂念自己这个最疼爱的弟子,只是上次一别之后两人就阴阳相隔,今日虽然重逢,而这个大弟子却要一招置他于死地,想到此处,茅天赐感觉心如刀割般难受。

茅天赐发出意念力,想用念力控制住无极道人的神识,就像之前控制无尘真人一样,以便告知他前因后果。

不料,茅天赐的意念力遇到无极道人的玄道禅功护盾,就一触即散,侵蚀不进气场之内。茅天赐虽然碰壁,但却欣喜异常,难怪祖师爷如此推崇这玄道秘笈,且不说玄道秘笈其他法术的是否厉害,就单是这玄道禅功,就是对付僵尸邪魔的利器了。

要知道普通的僵尸只会物理攻击,相对容易对;难对付的僵尸,是那些会暗黑魔法的高等级僵尸,而

最难对付的僵尸,就是召唤而来的远古僵尸魔王,魔法修为十分高深,瞬间就能用意念控制对手。五十年前的那次大战,茅山派大批弟子,虽然也有高深的茅山道术,但在这种意念力魔法攻击之下,竟毫无招架之力。

茅天赐如今看到玄道秘笈就是意念力魔法的克星,你叫他如何不欣喜万分。

无尘真人赶忙拦下无极道人,将茅天赐介绍给无极道人,说了茅山派的前因后果,以及带师傅来求张虚灵的肉身的目的。

无极道人并不肯轻易相信无尘真人的说辞,他说自己到大无病无灾,记性也是好得很,小时候的事情也都记得清清楚楚,不可能不记得自己是茅山派大师兄。要抹除一个人的记忆的方法是有,但是绝对没有什么法术,能单单只抹除一段时间的记忆。除非自己根本就没有上过茅山,更没有做过茅山派的什么大师兄。

茅天赐听无极道人这么一说,只好用意念力控制了无尘真人,于是无尘真人就能代替茅天赐与无极道人交流了。

无尘真人,其实是茅天赐的灵魂,对无极道人说:“你说的都是对的,你记不得我这个师傅,就是因为我当初为了保全你,替你抹去了茅山的记忆。既然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那就再好不过了。你可记得你原本的名字,可是叫屈明阳?”

无极道人冷冷道:“什么屈明阳,我到今天才一次听说,这世上还有这么难听的名字?”

无尘真人忍不住笑了笑,说:“世人都喜欢沽名钓誉自吹自擂,你却反其道而行,怎么去说自己的名字难听呢?难道你真的不记得,你小时候就叫屈明阳吗。你也可以换个思路想想,一个人出生在这世界上,就有自己的父母,父母就会给你取一个名字。你如果不叫屈明阳,那你又叫什么?难道你还有什么别的名字?”

无极道人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想了一阵,答不上话来。

茅天赐说:“你身上是否有一个长长的伤疤,就是小腹上靠近肚脐的地方?”

无极道人点头说:“是有一个,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伤疤?”

茅天赐说:“还记得我们那是第一次见面,那时候你只有十二岁,瘦的皮包骨头,在茅山林子里采摘野果吃,却被一只野狼盯上了,被那野狼追上咬住了肚子。好在我正好路过,将你救活,后来看你有修道的天份,才收了你做徒弟。”

无极道人有些将信将疑,说:“受了外伤的人都有这种疤,一个伤疤说明不了什么。除了这伤疤,你可还知道我又别的特别之处?”

茅天赐说:“你脚心还有一大块红色胎记,对,在你左脚心。”

无极道人听他说的都对,再不犹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师傅,请原谅弟子无礼。原来您真的是我师傅,原来我的真名叫屈明阳,原来我就是茅山的大弟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