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八十六章 真假鬼王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3049 2017-02-26 15:13:31

  赵一凡御剑飞向那团乌云,想去一探究竟。断桥上那些哀哀痛哭的人看见断桥下飞剑升空,都停止了哭泣,好奇地盯着赵一凡在空中的一举一动。

空中那团乌云果然有古怪,未等赵一凡近前,乌云已幻化凭空消散,地上的人不明所以,但是赵一凡在空中却看得真切,那乌云先是变回真身——一个黑色鬼骷髅手持一个灵魂袋,那黑色骷髅转眼又变成一道白光,直飞山顶。

赵一凡追到山顶,那白光已停在半空,恢复了黑色骷髅的模样,全身燃起蓝色火焰,扭头看着赵一凡,发出一阵阴森森的恐怖声音——嘿嘿嘿,你是何人,敢来破坏鬼王的好事?

鬼王?赵一凡想起了当年在凤鸣,周慧为了报仇,就拜了凤鸣万鬼窟的鬼王为师,后来陆晓安和妙无忧还被带去万鬼窟做了鬼王的左右护法。难道眼前的这个骷髅怪就是修炼了千年的万鬼窟鬼王?

赵一凡正想心事,那边的骷髅怪看他不答话,又说:你是谁?快快报上名来,本鬼王看你还有些本事,可以让你死后跟随本王,只要你效忠本王,一切就都好说,你死在本王手上,一点都不冤,也可以死得体面些。”

赵一凡听他鬼话连篇,心中不免好笑,本来他对万鬼窟鬼王就有些忌惮,毕竟这鬼王有几千年的法力,自己这么单枪匹马肯定就不是它的对手,心下打定主意今日就不与它冲突,于是说:“原来尊驾就是大名鼎鼎的万鬼窟鬼王,失敬失敬。我是华山派归禅真人赵一凡。”

那个骷髅怪却冷笑,“现在还有华少派?我以为华山派早就不存在了呢,原来还剩下你这么一个孤陋寡闻的浅薄玩意,只知道有万鬼窟的那个死老鬼,却不知道本尊才是真正的新鬼王。”

赵一凡听它自认不是万鬼窟鬼王,心里松了一口气,惊讶说:“新鬼王?我看就是一个假鬼王吧,一个区区小鬼,也敢如此放肆,在这里毒害生灵,为祸人间?”

那个骷髅怪黑漆漆的眼眶突然喷出凶光,“大胆,竟敢对本王不尊,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少废话了,现在是你自裁,还是本鬼王替你收尸?”一记幽冥鬼爪打出,直奔赵一凡面门。

赵一凡见这鬼王一言不合就动手,不敢怠慢,驾驭飞剑一闪身避开袭击,收了飞剑落在山顶之的一颗大树的树顶,持剑在手。这一交手,他心底就觉得好笑,这鬼王倒真是一个假鬼王,也不知道这黑骷髅哪里来的自信敢自称鬼王。赵一凡发现这鬼王虽然强悍,但功力并不高深,顶多就三四十年,单就功力而言也仅仅和自己不相上下,武功招数那就远远不如自己了,华山派剑术名扬天下,一个骷髅就算再能打,也不敢跟他近身搏斗。所以赵一凡自然要以己之长,攻其所短。

假鬼王虽然自大,却也知道华山派剑术的厉害,就悬在高处几丈远的地方不近身,远远打出鬼爪袭击赵一凡,一看赵一凡打出剑气,便幻身出重重鬼影避开剑气。

如此斗了二三十招,谁也伤不了谁。假鬼王无心恋战,收了鬼手冷笑说,“华山派的老小子,今天你坏我的好事,这个仇算结上了。你给我等着,我会回来收拾你的。”说完又化成一道白光,向山背后遁走。

赵一凡驾驭飞剑去追,却已然迟了,只见山后都是悬崖峭壁,石壁之上洞穴甚多,那白光一闪而没,赵一凡跟到近前,也不知那鬼骷髅进的是哪一个洞。

赵一凡只好随机搜索了几个洞穴,也没有发现假鬼王的藏身之处,只好无功而返。

赵一凡回到断桥,先去把沟里唯一幸存的新娘带了上来,交给村民去安顿。今天一路爬山,精力耗费不少,加上刚才和假鬼王交手又耗费不少真气,把赵一凡折腾得够呛。再无法驾驭飞剑去沟底去搬那么多尸体了。

华少只好去村里找来了一根长绳,让赵一凡在深沟里将尸体一个个绑好,众弟子则站在桥头,利用绳索将尸体一个个深沟里拽了上来。辛苦了半日,终于在日落时分将所有尸体都用马拖回了北村。

村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吓人的事故,他们因害怕而慌了神,甚至不敢将尸体领回家中,只是将所有的尸体都堆放在祠堂里,打算在第二天集体焚烧。

原本一场好好的喜事,因为桥断人亡,突如其来的事故给了草铺村的村民当头一棒,仿佛感受到了大难即将来临的那种人人自危的恐慌,黑夜来临,山风呼啸,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在啼啼哭哭。而远处不时也有异样的声音,就好似鬼哭狼嚎,更导致这种恐怖的气息,在整个村庄蔓延。任何事情都可以构成吉光或者凶光,痛苦跟欢乐一样,会创造一种气氛的。走进人家的屋子,你第一眼就可以知道它的基调是什么,是爱情还是绝望。

如今那个新娘的家里正是这种窘况,新房的窗户上大红的喜字格外刺目,香案上的红烛泪,如泣血。本来此刻这里应该出现的场景,是宾朋满座,大闹洞房,如今新房转眼就变成了灵堂,新娘孤身一人跪在堂前,失神地望着灵堂香案上,那里立着一块崭新的灵位牌。

新娘叫秦怀素,新郎叫麦逸轩。新娘的眼睛里看到的,自然不是那块孤零零的木牌,她看到的是她的爱人,还有他们的爱,曾几何时,他们开始被对方深深的吸引,他们的爱就像是是一股纯洁的泉水,它从长着水芹和花草,充满砂砾的河床出发,在每次泛滥中改变性质和外形,或成小溪或成大河,最后奔流到汪洋大海中,终于在今天这份爱功德圆满,修成了正果。

然而到底是什么毁了这一切,秦怀素的眼泪已经流干,感觉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她声嘶力竭地哭喊,“逸轩,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害了你?”

秦怀素面前的纸钱突然飞起,在空中散落下来,最后在地面上拼成了两个字——快走。

秦怀素惊讶莫名,起身回头看时,身后不知何时,已经立着一个黑色鬼骷髅。

那鬼骷髅也在盯着她看,鬼脸上有一种意味深长的诡笑,阴森森地说,“你那个死鬼丈夫,哦不对,应该说是死鬼新郎官,都下了阴曹地府了,你再伤心也没用了。”边说边把一双鬼爪子伸出来,搭在秦怀素的双肩上。

秦怀素惊吓过度,“啊”的一声惨叫,又昏了过去。

鬼骷髅嘿嘿冷笑,似乎很满意秦怀素的表现,继续说:“晕了就好,我最烦别人哭哭啼啼的,真的烦死人。呵呵,应该说烦死鬼。怀素啊,你知不知道啊,其实本王早就盯上你了。你16岁的那一年在河边洗澡,本王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了。你说本王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跟了别人呢?你得是本王的,永生永世都得是本王的!”

秦怀素这时又醒了过来,正好听到了鬼骷髅的鬼话,她愤怒地说,“你是什么鬼东西。”

鬼骷髅的鬼脸上又恢复那种意味深长的诡笑,阴森森地说,“不是鬼东西,是鬼王。我现在来找你,就是要你做本王的王妃!你要知道,可不是谁都可以做本王的王妃的。”

秦怀素气急交加,也顾不得害怕,使劲打开按在自己肩膀上两只骷髅手说,“你休想,我是人,你是鬼,人鬼殊途,不能再一起的。我也不稀罕做你的什么鬼王妃!”

鬼骷髅说,“原来你是怕人鬼殊途啊,这还不简单,我现在就把你变成鬼,再把你灵魂变成异灵,我们就门当户对了,可以生生世世做一对鬼夫妻,哈哈哈。”

秦怀素吓了一跳,挣脱了骷髅手的把控,起身就跑。

鬼骷髅嘿嘿笑着,不疾不徐地跟在她身后,突然大喊一声“无影脚!”,秦怀素便一跤扑倒在地上,原来是被鬼骷髅伸出的骷髅腿给绊了一跤。

秦怀素自知今日是难逃魔掌了,坐在地上喘息一阵说,“我不想死,你也不能害死我,你要得到我也可以,只要你能变成人,我就答应跟你在一起。”

鬼骷髅面目忽明忽暗,显然在思考,沉默了一阵说,“这个嘛,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点困难。”

秦怀素看鬼骷髅迟疑不决,便指着香案上的灵牌说,“你做不到是吧?那换个容易点的,你只要让麦逸轩活过来,那也成。”

鬼骷髅气呼呼地说,“我都活不过来了,何况是他!我还是直接把你变成鬼吧,这个才最容易。”

秦怀素看鬼骷髅终归要下决心对自己动手了,便说,“我有一个条件,做了鬼王妃,你就只能爱我一个,不许爱别的鬼。”

鬼骷髅先是一喜,然后又为难说,“我是鬼王,自然有三宫六院,怎么可能只爱你一个。”

秦怀素没想到这恶鬼这么无耻,不由得脸上一红,说,“真不要脸,你杀了我吧,不过我死也不会做什么鬼王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