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魔性诱惑

第八十七章 僵尸留情

魔性诱惑 红妆红颜 3077 2017-02-26 23:11:55

  青城山上险峰林立,在那最高峰上的老君阁里,有一间十分隐秘的石室,室内除了一个石棺之外再无他物。

密室的石门一阵晃动,然后缓缓升起,最后升到5尺多高猛然停下,一个人提着一个鸟笼走了进来,回头往外望了望确定无人跟踪,才放心在室内按下石门开关旋钮,将石门重新关闭。

石门一关,密室里一片黑暗,那人从怀中掏出一支蜡烛点亮,透过火光,原来来者是青城派长老九幽真人。

前一阵子,九幽真人因为宫白玉的死,气得病倒了——宫白玉是他最心爱的弟子,在他身上可以说倾注了九幽真人毕生的心血。可是宫白玉为了争袁宓,就这么轻易把自己把自己气死了。说到底只能怪宫白玉实在是太骄傲了,从小就没有遇到过挫折,以至于心理承受能力竟是如此之差。重伤之下,竟然被黑姑娘玛丽亚三言两语就刺激得吐血而亡。当年周瑜也是天纵奇才吧,人家也是被诸葛亮气了三回才气死吧。

这也让九幽真人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法力再高强,他也还是一个人,还是要被人性的七情六欲所左右,或为财死,或为情亡,这也就是每个人都逃不掉的魔性诱惑吧。所以真正的天下无敌者,不仅要法力高强,更是要冷血无情。可是,又有谁能做到两者兼得呢?即便勉强做到,他又还是一个人吗?早就为天下人所不齿了。

九幽真人也是一个怪人,按理说宫白玉的死本来就是一种输不起的自戕,非要给他找个凶手的话,那也就是玛利亚,毕竟最后就是玛利亚的几句话把宫白玉激死的。可是九幽真人可不这么想,他认定的凶手是无极门,若不是华少等一干弟子跟宫白玉比试,他的弟子就不会死。所以他发誓一定要报仇,找无极门讨回血债。

为了这个目的,九幽真人就暗中做了一件名门正派所不齿的事情。他竟然宫白玉已下葬的尸体偷偷取了出来,藏在石棺之中,并用其他门派偷学而来的隐秘法门,将宫白玉的魂魄藏于白玉台下,等过了七日避过了拘魂使者的搜捕,就打算将宫白玉的灵魂回体。

只是这样一来,如此保存的灵魂并不完整,其实已经解体,一部分去了阴间异域,一部分还残留尘世。用这残存的灵魂强行回体令人回阳,复活之后也只能是半人半鬼,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僵尸邪魔了。

可是九幽真人此时一心要报仇,明知道宫白玉会变成一个僵尸,他也不管不顾了。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徒弟本就是傲世才俊,本来就应该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哪怕就只是一个僵尸,也会是举世无双的厉害角色,也许成了无情的僵尸之后,从此没有了人类情感的羁绊限制,宫白玉才会真正成为一个可造之才。

常言说青灯古佛,化不了人性的罪恶,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是一个人,就不能免俗,也许你是被奴役的土地的儿女;也许你是爱情的天使;也许你是异想天开的精灵;也许你是诚实的孩童;也许你是经验丰富的老者;也许你是富上有头脑的男子;也许你是心地善良的女性;也许你是满怀希望的巨人;也许你是饱经忧患的母亲,或者你是充满幻想的诗人。但只要你是一个凡尘俗世里的人,你就有你逃不过避不开的软肋。

宫白玉如此,九幽真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九幽真人虽然有极高的道家修为,却也不能免俗。面对比试失败于别的门派,他自然而然认为是青城派的奇耻大辱,尤其是输给无极门这种毫无根基新起门派,就更是他不能接受、不能容忍的。

此时,九幽真人虽然完美地将宫白玉成功变成了一个僵尸,但是他的一颗心还是在半空悬着,因为他不知道这宫白玉残留世间的灵魂,到底保留了几分,如果留得太多,他就跟过去一样做不到冷血无情,说不定还心心念念忘不掉伤他的那个女人呢;反过来说,如果残留得太少,他就可能完全没有神识,跟其他普通僵尸一样,只是一个杀戮机器而已。

九幽真人将蜡烛放置在石台上,惴惴不安地掀开了石棺,揭开扣在宫白玉脑门上的灵符。

宫白玉的双目紧闭,但尸体开始缓慢抖动,进而出现抽搐;四肢也开始和身体一致颤抖,几分钟后,手指脚趾开始变黑,长出了长长的指甲。他的牙用力龇开,喉间发出低吼声,锐利犬齿也长了出来。九幽真人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进入僵尸嘴上,宫白玉闻到自己嘴上的血味后,狰狞的脸上马上有了兴奋的表情,接着他伸出舌头贪婪地吮吸血滴,啧啧有声。

僵尸,顾名思义,僵硬的尸体,是人类的尸体在死后,因为阴气过重而变成的妖魔。既然是妖魔,就往往会拥有超自然力量。年久的僵尸通常全身僵硬,指甲发黑尖锐,有锐利犬齿,惧阳光。日间躲于棺木、洞穴之类潮湿阴暗的地方,入夜后出没,以人血或家畜血液为食,对活物攻击性强且力大无穷,跳跃前进时双手向前伸。僵尸除了能吸收日月精华来补养身体之外,也可以像西方吸血鬼那样向人吸血,僵尸吸血是为了吸取对方的血液作为食物。它们都是瞎子,僵尸通过人的呼吸来定位目标,来感知猎物并追捕猎物,因此只要屏住呼吸,僵尸便无法将猎物找出来。

宫白玉腾地从棺材里坐起来,像是一个一两岁的儿童眨眨眼,好奇地打量着九幽真人,其实他和别的僵尸一样都是瞎子,什么都看不见,然而他却有非常强力的听觉和嗅觉,哪怕是九幽真人那细微的呼吸声,也能被宫白玉听见。宫白玉死前身体白净,尸变之后虽然也是全身僵硬,指甲发黑尖锐,有锐利犬齿,但是他的面肌未腐,看起来并不像其他僵尸那么阴森恐怖。

宫白玉明显听到了九幽真人的存在,他缓缓爬出石棺,摸着九幽真人的手,缓缓站了起来,向前蹦了一步,腿一软又扑倒在地。九幽真人拉了他起来,他就像是一个受到了鼓励的小孩,又向前蹦了几步。如此再三,宫白玉的手脚已经不再像死尸那么僵硬,能在密室中蹦跳走动,在石阶上也是来去自如了。

九幽真人对宫白玉的表现很是满意,他内心也急于想知道的是,这个死而复生的徒弟,到底还保留了几分人性。他从门口拎过鸟笼打开,从鸟笼里拿出一只鸽子,扔到宫白玉的面前然后静静地观察他的反应。

宫白玉听见响动,感觉到了鸽子的存在,他把手伸向鸽子的脖子,最后却只是在鸽子的背上拍了拍,像是小孩子在玩弄一个玩具。神情兴奋,嘴里还忽忽有声。

九幽真人看他这般表现,心里大失所望,气急败坏地走上前,一把拗断了鸽子的脖子,然后把血滴在宫白玉面前,宫白玉闻到了血腥之气,立即疯狂起来,不去抢鸽子吸血,反而扑向九幽真人,搂着九幽真人的脖子就咬。

九幽真人用力一推竟然没有推开,他没料到宫白玉变成僵尸之后竟然力大无比。就这么一愣神的瞬间,宫白玉已经张着一张嘴碰到了他的脖子,眼看就要一口咬破,九幽真人猛吸一口真气,一把将宫白玉摔飞出去,碰到石壁之后跌落地上。九幽真人不敢停留,赶紧开了石门逃了出去,立即关了石门。

第二日再去,九幽真人带去了一只活蹦活跳的兔子,同样的事情又再次发生,没有把兔子拗断脖子前,宫白玉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把兔子当宝贝一样玩得不亦乐乎。九幽真人一弄死兔子,宫白玉就跳起来要吸九幽真人的血。

第三日再去,九幽真人带去了一只顽皮好动的来自峨眉山的猴子,宫白玉被这猴子玩弄得够呛,满屋子追打猴子,就这么打来打去猴子和僵尸就打出了感情,九幽真人被这两活宝气得火冒三丈,就想过去弄死猴子。哪知道还没有靠近猴子,宫白玉就跳起来要吸九幽真人的血。

这回九幽真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逃出密室,靠着石门喘息半天,懊悔地寻思,这个小怪物,到底成了一个什么鬼东西?对鸽子留情不杀,对兔子留情不杀,对野猴子只玩不杀,唯独一发狂就冲老子来下狠手,一点都不留情,非要吸干老子的血不可。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是真的弄死了我这个师傅,谁还给你弄东西给你吃?你也非得饿死不可。

九幽真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总是以己之心度人之心,也许他永远都会想不通自己的弟子,为何总是不按自己的思路出牌。其实世界万物皆是相由心生,而心是一块田,苦乐自己种。如果说人类的情感是种宗教,信奉这个宗教比信奉旁的宗教代价要高得多,信仰这个宗教的时候,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在修成正果前,得到处闯些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