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尔非倾城

人生何处不相逢04

尔非倾城 卿非 6692 2013-05-08 10:19:23

  季颜脸上再无笑颜,冷冷的看着陆临昔,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突然地冷滞,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陆临昔皱眉看着眼前境况,低头看向这个女人,一直笑颜明媚的人此刻却冷冷的盯着自己,这丫头究竟在不爽什么啊!是她骚扰我诶!

季颜盯了半天,等来一句“我们去别处说话,这里人太多!”陆临昔转身就走了,季颜一动未动盯着陆临昔的身影,陆临昔好像发现她未跟上,回头一看,那丫头还在原地冷冷的盯着自己!

真是的!看到原路返回的人,季颜暗笑,我像是听话的乖乖女吗,那还真看得起我!

陆临昔含着闷气走回来,这次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把拉起季颜的手,不顾周围的惊呼,迅速的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陆临昔把她牵到小树林,一路上还在奇怪季颜怎么一句话没吭,转身一看,刚才还横眉冷对的小女人,此时一副傻愣愣的微笑着,还笑得这么开心,眉眼的光彩本就夺目的季颜,更加美的令人沉醉,这下这倒是把陆临昔搞得不知所云了。

“你怎么笑得这么灿烂!”陆临昔放开一直拉着她的手,不经意间竟说出这句话,说完,便知自己失言了,索性闭嘴正色的看着季颜。

季颜笑嘻嘻的看着他,又看了看她的手,略带羞涩的说“你牵我的手了,这是我第们一次牵手!”

陆临昔一滞,看着身前的小女人,她到底有多少面是自己不知道的,可以在众人面前高调声称对自己有意思,可以在宿舍楼下日日高歌闹得人尽皆知,如此大胆豪爽,却又可以在自己面前展现小女人的模样,含羞带怯。难道女人都是如此百变!

“你要怎样才会放过我!”陆临昔不想继续刚才的思考,想解决目前必须解决的问题!

“放过你!要是我说不会呢!”季颜又开始生气了,她不生气他之前在食堂的拒绝,那是陆氏拒绝,官方(薛辰)作证!可是她生气的是自己做了那么多,做的这么明显,陆临昔没有一丝感动就算了,还用这样的语气让自己放过他!

“陆临昔,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我对你有意思,我想追你,而现在就在追你!不管你现在是烦我好,还是看不惯我好,我还是会像现在这样天天缠着你!我知道你现在怎么看我,一定认为我是另类,是奇葩,但我既然有些喜欢,那么就不会允许错失自己的喜欢!陆临昔,你就等着被我打动吧!”

陆临昔,法律系公认才子,平时课堂上妙语连珠,课下虽沉默寡言,但也字字珠玑,此时被名叫季颜的小女子的无赖以及厚脸皮吓得节节败退,以至于没有任何反击话语,从而让辩方获得机会!

季颜看着陆临昔哑口无言的模样,甚是自得,灿烂的笑脸变得奸诈起来,一鼓作气“好了,你也默认了我的追求,陆临昔同学,请正式接受我的告白!”

“我虽然脾气挺大的,但好在只对在乎的人温柔,虽然平时看起来大胆随性,其实也有只对在乎的人才会有的羞涩,虽然很多人都说我行事太过乖张,但是我一定会为在乎的人而改变!陆临昔,或许你觉得我的喜欢太过突然,甚至突然到莫名其妙,但请不要否认我的真心!陆临昔,我还从未对你说过,那么现在说,我喜欢你!”

陆临昔看着那张活力四射,娇俏自信的脸孔,微微张口,无声,原来有些话,仍是说不出口。

…………………………

“一段美好恋情的开始,往往都是由一方的主动进攻加上锲而不舍,这话是谁说的!”季颜一副抓狂的样子让发小叶阑珊忍俊不禁。

不过也的确诧异陆临昔面对季颜强有力的进攻,而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立场,还是拒绝了季颜。叶阑珊看着季颜,小丫头还沉浸在失败中无法自拔,为她默哀。

“阿颜,你放弃吧!这几天,学校到处都是你们的传闻,这样下去你会成为笑柄的!”

季颜看了一眼发小,眼神还是如昔坚定“阑珊,你是知道我的,我是不会放弃!他的心又不是铁打的,我肯定能感动他!”

“你不必为了一个赌约而这样,你不是真心喜欢他!”

“真心!?”季颜淡笑不语。

叶阑珊也没想过,季颜一时赌气,却搭进去自己的真心,而这场赌约最后都是输家!

表白事件过后,陆临昔有意避开季颜,这让季颜很是受伤,但追求事件上升直至李可来找她!

季颜与叶阑珊相约一起去图书馆温书的路上,李可穿着白色的小裙装,手上拿着小单反,从摄影社的方向前来讨伐。季颜看着眼前的女子,清丽温婉,可就是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怎么,季颜觉得她会成为今后的难关!

李可一丝笑容也没有,冷言道“以你的光芒,你大可找更优秀的人,为何是陆临昔!”

季颜笑得花枝招展“这开场白不错!”随即冷冷的看向李可,脚步轻移,走到她面以前,嘲讽的说“陆临昔的确貌不出众,可喜人外貌,以色看人,那你本身就配不上别人!我喜欢他,是喜欢他的才华,喜欢他的气度,喜欢他的为人!别拿我和其他女人相提并论!”

“可我喜欢他!从小到大,我一直追逐他!我不会让你得到他!”

季颜看着她现在扭曲的面庞,不屑的说“那是你的事!是你喜欢他,关我什么事,我喜欢他,也不关你的事!你不该来找我,而该去找他!他喜欢你,我便退出!可是你并没有找他,你并不确定他是否喜欢你!你找我,希望我退出,可是你好像找错了人!我告诉你除非他陆临昔说非你不可,我才会退出!”这般尖锐,李可的脸变得白一阵红一阵,极度难堪!

说完,季颜便与叶阑珊相携而去。

“你说话还真是不留余地,你没看到她的脸都变形了吗!”叶阑珊皱眉,怎么看都觉得李可没那么好说话,看着温温柔柔的,实际心机重重。

“我说的都是事实!今天她找上我,我就知道陆临昔其实对李可也没感觉,要不然也不会找上我!”

“怎么,不难受了?”

“嗯!既然连情敌都不算,同样是竞争者,那么机会平等,都有追求的权力!”季颜兴致勃勃,前段时间的消极都没有了!

“陆临昔还真是好命!我啊,绝对不会喜欢沉默寡言,消极无趣的男人!”叶阑珊调侃笑说。

“哦!那我就等着你真命天子的出现,告诉他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种种恶行!”

两人打闹,没有看见经过陆临昔与薛辰,连薛辰打招呼都没听到。

“那丫头还真是,难道你那样不理她,躲避她,她都没有一点消极和难过,还真是粗线条!这是性格好呢,还是太阳光了点呢!”薛辰呢喃着,转过头看着陆临昔。

陆临昔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凝视了很久,一言不发。

那个下午,阳光照在人身上的温度并不一样,陆临昔突然发现心中的暖意越来越多,那种温暖几乎破体而出,而给这份温暖的人好像还没有自己的感情,真是笨蛋啊!

然而李可觉得心里有股火烧的灼热疼痛,身上的寒意却越来越重,抬起手上的单反,咔嚓,留下的是一个白衣男子凝视一处的模样。那唯一证实陆临昔动情的照片居然出自于李可的手,或许一段感情,不是两个人本身的事情。

本以为这种追逐会持续很久,一月一日,元旦节,也是陆临昔的生日。学院放假三天,本来都准备回家过节,薛辰这位不甘寂寞的孩子却组织了一场生日会,特地为当事人庆生,而陆临昔也到了当天才知道。

叶阑珊自小性格内向,从小与季颜两人就很互补,季颜是个自来熟,而叶阑珊的圈子很小,除了室友,就只有季颜这个发小,还有几个相熟的人。当薛辰兴冲冲的来找季颜,告诉陆临昔的生日会的事情,还友情提示了一下,李可也会去!随即也邀请了叶阑珊一同前去,但是叶美人向来不爱往人多的地方钻,便委婉的拒绝了。

当晚季颜赴宴之前,叶美人拉着她,看了她一身米色外套,娇俏可爱,微微颦眉,喃喃道“阿颜,最好不要穿这件!”

“嗯?为啥啊,阑珊?”季颜不解,这件很漂亮啊!

“未知敌情,还是低调点好!就那件运动衫吧!”叶美人一本正经的说道,转身看到衣架上的运动衫“这样穿青春洋溢,也不会刻意嘛!美女就算穿简单的衣服也会好看的!咱底子好,不需要可以打扮!”

???季颜看着叶美人手中荧光绿的运动衫,无语,阑珊,在你的世界中,荧光绿很低调啊???

季颜听话的穿了低调的荧光绿运动衫,深色牛仔裤,套上黑色短款羽绒服,一双浅色短靴,清爽的马尾辫,素颜,的确???青春洋溢。

“可会不会不够温柔淑女,小鸟依人啊!”季颜无奈看向叶美人。

“不会!不会!你的本质已经暴露了,不能太扭捏!这样适合你!”叶美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季颜此刻万念俱灰。

本质?我啥本质暴露了啊!蛮不讲理,固执缠人!哪有啦???

叶美人觉着眼前的小妮子因为自己的话瞬间没了斗志,讪笑的说“开玩笑!你的本质就是青春阳光啊!”

阳光!?怎么觉得不是褒义???算了,今晚还得去战斗呢!与叶美人分别,坐上了出租车,给薛辰打了电话,想刺探情报,谁知???

“喂?”陆临昔的声音!我看着屏幕上薛辰两个大字,顿时无语!紧张,怎么办,不知道说什么好???

“???”

“季颜,说话!”

“陆临昔,你怎么知道是我!这,这不是薛辰电话吗,怎么是你接的,难道这才是你的电话!”诧异之下,随口说出。

“???电话有显示,这是薛辰的手机。”季颜也对自己无语了。

“额,那怎么是你接的电话。薛辰呢?”

“去上厕所了。”陆临昔看着身旁跟自己做手势的男子,解释道。

“哦!”怎么办,接下来说什么。

“???”

“???”沉默,除了沉默不知道干什么。

一旁观察的薛辰见此想吐血,想刚才陆临昔看到来电显示,表情没变什么,可是看着我的眼神却多一分冷冽,本以为这是个好开头,没想到,这两人,说了半天,怎么也不聊点重要的,真是急死人了,也不心疼电话费。

薛辰看不下去,一把拿回自己的手机,看都不看旁边呆掉的某人“喂,是我,薛辰?”

“诶?他呢?”

“上厕所了!”这回答,谁信啊!

“额???”

“要我们接你吗?”

“不用了,直接告诉我地点吧!”她当然不会首先暴露自己的礼物!

“好吧!月半湾,三楼新月阁。准时哦。”

“嗯!”关上电话,季颜看着手上的盒子,眉眼弯弯。

薛辰挂掉电话,回头对陆临昔说“你们俩真是急死人了!陆临昔拜托你别总是一副温水煮青蛙的样子!季颜不是青蛙,你也不是温水!别到最后,你看上人家,人家跑了!别不相信,喜欢季颜的人大有人在!你要是喜欢,就告诉她!”

“我没有!”陆临昔淡淡的说。

“没有什么!那你接什么电话!以你的性格就会挂掉不理,可是你接了!”

“那又代表什么!”说完,留下潇洒的背影。

薛辰气结,傻瓜!那又代表什么,代表你开始对她渐渐关心,渐渐在意!你向来爱把心思放在心底,不爱表露。谁知道,你对人家到了哪一步了啊!

“陆临昔,你等会儿我!走慢点啊!”看着陆临昔急转上楼,也跟上去,他什么都好,可就是讨厌他这一点,就是他不听人说完话的毛病!本想继续说下去,身边柳梦把自己给拉住了,薛辰本来还在那愣头愣脑的,顺着柳梦的目光看到站在路旁的李可,纤细可人,柔弱无助的模样,下意识不说话了。不知怎么的,薛辰觉得自己有些怕李可。

柳梦看薛辰不说话,只好自己出场了。

“你是李可?”柳梦浅笑轻问。

李可还在心底整理情绪,想要尽力忘记所看到的,所听到的,听到酒楼门口黑衣女子在叫自己,下意识的点头,走了过去,只见那女子笑起来比自己还要柔上三分,自己不自觉的也笑起来。

柳梦初次对李可的印象并不好,见她这般小心翼翼,察言观色,心底不禁对行事乖张的季颜添了好印象。“我是柳梦,是薛辰的女朋友。”

“学姐你好,薛辰学长你好,我来的不算晚吧。”李可听到柳梦有男友了,便下意识松了口气,这样的美女又是与临昔哥哥一个班,她一直很担心,但是一直怕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一直没有问,今天柳梦自己说出来了,到方便不少。

“他呢?”李可问道,柳梦微皱眉,转瞬即逝,一张脸仍是不变的温柔之意。

“在楼上,你知道哪间吗”薛辰说道。

“我知道,那我就上去了,学姐你们不上来吗?”李可笑脸盈盈,迫不及待的样子谁都看得出来。

“不了,我···”柳梦未说完,薛辰说道“我们在等季颜小学妹,你先上去吧。”这人!

李可脸色一僵,笑了笑“我还是上去吧,外面冷,你们还是在里面等吧!”说完转身离去。

柳梦看人已走远,脸色一沉,怒道“薛辰,你有没有脑子啊,你没看到刚才李可站在旁边听到你和陆临昔说起季颜,脸色就不对了吗。故意挑事,真是可恶。”

谁知薛辰笑得欠扁,笑嘻嘻的说“我就是故意的。两女相争,我看陆临昔还能这么淡定。只是柳柳你又怎么知道陆临昔和季颜一定会发生什么?”

柳梦神秘的笑着,一副不告诉你的样子可是急坏了薛辰,哄了半天,看着怀中笑得柔出水来的女人,越靠越近,薛辰白皙的脸上渐渐变红。女人轻声在男人耳畔说道“因为···”

“我猜的!”女人猛地推开呆住的男人,看着男人脸上现出的红晕,笑得更厉害了。

“好啊,你敢,你敢耍我!”男人上前一步,女子敏捷的跑向了刚从出租车下来的人,躲在那人身后。

季颜刚下车,就见柳梦笑嘻嘻的跑过来,在身后抱着自己,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柳梦小声的说“阿颜,李可比你早到了,在楼上呢!”

“学姐!你们的情绪太明显了!看好戏就要做好观众啊!”季颜看着两人笑得样子,不禁说道。

柳梦看着娇嗔的季颜,这女孩如此直接表达心中意思,反而让人无法拒绝,自己都这么想,陆临昔又怎么会拒绝,若说陆临昔不喜欢季颜,那么就没有那样反常的一天,自己绝对没有看错,所以才会有薛辰与自己的赌局,她赌季颜与陆临昔一定会在一起,她赌陆临昔对季颜的反常。薛辰不知道,才会选择不会在一起。陆临昔这人真是奇怪,明明在意的要紧,现在却装作毫不在意。不过,注定今晚会有大事发生了。

薛辰看到季颜来了,倒也知道要分场合打情骂俏,招牌式笑脸道“季颜小学妹,你来啦,挺快的嘛,也是,路程不远,干嘛坐出租车来啊,走路不到十分钟!”

季颜不好意思吞吐道“我是路痴!”

···难怪会坐车,不过这点路都要坐车,路痴的挺厉害,将来陆临昔可真是走哪都不放心了!柳梦心下想道。

三人有说有笑的进来,三楼窗帘后隐匿驻足的人,不久离开了。

包房门口站着的李可看着那人,是在等她吗?几日未见,你心里便多了一个人,以前没有我,何时却多了她,我的不安,何时变成现实,临昔哥哥,就像你说的,不会允许自己犯错,我也不会让自己犯错,不会让自己错失了你。

包房里奇怪的布局,每个人都没有入座,似乎等着最后的主角。季颜暗叫糟糕,看来来晚了。其实哪里知道,这些人为了看戏特地早到了,C大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宁可早到,不可晚点。

“坐吧!都站着挺累的!”薛辰没管陆临昔的脸色,拉着柳梦入了座,其他人也坐了下去。很有默契的留了四个座,多了一个位子是在等个叫向正清的男生,他负责拿蛋糕去了。

季颜看了看,坐下了,左边空了一个,右边空了两个。哼!左右都得坐人!陆临昔你有本事现在就不给面子!

李可见陆临昔没动,自己也只好继续站着。

陆临昔叹了口气,随即缓缓地坐在了季颜的右边,李可也跟着陆临昔,笑着坐到陆临昔的右边。

季颜的耳朵很灵,听到陆临昔那一声叹,心里就开始不舒服了,不愿意坐在一起,就直说嘛,叹气什么,不情愿,早知道就听阑珊说的,不来就好了,可早就忘记当初自己知道这消息那份欣喜和花了四天时间准备的礼物时满怀激动的模样。

入座完毕,众人急着转移话题,说吃什么菜好啊,喝多少才让走什么的,可眼睛的余光一直在观察三人,今天也是奇怪,平时习惯季颜闹哄哄的样子,如今安静的坐在那里喝茶,反而给人一种淑女的感觉,这丫头不闹腾起来,果然更养眼些。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季颜其实是在生气。不仅气陆临昔那声叹气,更是气这样坐法,有种说法男孩都会让心仪的女孩坐在自己的右手边,自己故意留这样的位置,陆临昔却这样安排,心情真的很糟糕。

陆临昔眼角微抬,看着季颜微撅的小嘴,这小妮子又在生气什么,她难道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都在生气?!握着茶杯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又看向季颜那双平日白皙的手,如今有着冻红后难看的颜色,刚准备伸手拿茶壶倒茶给季颜,暖暖手的,结果李可的手更快一步。

看着面前蓄满的茶,点头相谢。李可纷纷给其他杯子添上茶水,陆临昔随手拿了一杯放到季颜面前,季颜眉眼微抬,看了会儿,又继续玩手机了,没有理会陆临昔以及这杯茶。周围的气氛又开始变得冷滞起来。

向正清终于回来了,看到季颜坐在他旁边,心下一滞,随即浅笑的与之打了声招呼。

早就知道季颜的大名,除开她追陆临昔这一段,仅仅是她以优异的成绩考进C大,还长着明艳的外貌。这般才貌双全,才刚进C大三个月,就刷新了C大新一届十大风云人物,也刷新了C大十大美女榜。这样的“狠”角色,跟陆临昔有的一拼。更别说她追求陆临昔,引得全校震惊,这大半年更是学生茶余饭后的首选谈资。这丫头实在是勇气可嘉,这是自己对她的最终评价!

“向学长,外面又开始下雪了啊,挺冷的,来喝杯热茶。”

看着季颜纤细的小手端着杯茶,递到自己面前,向正清没看季颜,反而将目光投向季颜身后的陆临昔,那厮也在喝茶,慢条斯理,悠哉悠哉。

“谢谢,阿颜。”向正清眨着眼,浅笑接过这杯热茶。

“不客气!咱俩谁跟谁啊!”季颜也眨着大眼睛,邪笑的说。

这丫头要不要这么可爱啊,向正清有些羡慕陆临昔起来,换做自己,这半年,甚至不到半年,早就缴械投降,陆临昔难道不怕季颜改变心意吗!抬头迎向陆临昔的目光,虽然没有一丝的恶意,甚至连一丝嫉妒的意味都没有,可仍是感觉寒意袭来。谁说女人心海底针,这男人心也是这般深沉可怕。

周围的人,看着这杯茶可怜的命运,这才发现季颜的不对劲,进来这么久,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对陆临昔说,实在太奇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