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尔非倾城

人生何处不相逢06

尔非倾城 卿非 6264 2013-05-08 10:19:23

  看着窗外的景色,季颜轻语“司机,就在这停吧!”

车停在离学校不远的商业街,众多情侣谈情说爱的首选,在上了车之后才发现自己并不想回学校,却也不知道去哪里好,看见街上情侣成堆,就想下车走走。

情字是迷,逃避不一定躲得过;面对不一定最难过;孤独不一定不快乐;得到不一定会长久;失去不一定不再拥有,既叫人痴缠,又叫人悲痛,可终究醉得让人飞蛾扑火。试问,我真的爱吗,若爱,爱为何要放手,若不爱,这近两年,日日夜夜的想念心碎究竟为何,为何在决定放手那段回忆,仍是心痛不舍。情之一字,终是何解。

脑袋渐渐变得晕起来,想来该是刚才饭桌被灌了不少酒的缘故。季颜有一点不好,酒喝多了之后,看似没有醉意还能再喝,其实已经醉了,在过一会儿时间就醉的不省人事,这事也只有叶阑珊一人知道。身形微微一晃,一个拥抱从背后稳稳地接住了自己,欲要挣扎,怒道“你是谁?混蛋,还不放手?”

“我是混蛋,阿颜,真的让我放手吗?”

“怎么醉成这样,明知道自己酒量差,还喝的那么多!”熟悉的声音略带埋怨责备地说。

看着怀中的女子身体一僵,突然有些不敢看她,怕看她眼中的埋怨,怕看到她脸上的泪,这一刻陆临昔是懦弱的。

季颜几度欲挣开这温暖如昔的怀抱,发现男女力气的悬殊,只好作罢。

“陆临昔,真的是你?”语气没有想象中期待与埋怨,除了平和,再无其他。

“是!”埋下头,手一刻不敢放松,只得紧紧抱着她。

“或许今日的一反常态到让你对我上了心了,真是陆临昔的一贯作风”

忽略掉季颜言语中的讽刺带来心痛“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不开心都是因为我,可我只希望现在能原谅我!”

“原谅?陆临昔你真自私!“

听到这番话,自己一直坚信的东西已然崩塌,渐渐松开那人,低垂着眼站在这一动不动。

季颜转身见此,忽然没了气,自己想了那么久的人如今好好的在面前,似乎没理由怪罪,缓缓说道“难道你都不打算解释?“

一瞬间,又如死灰复燃,陆临昔微微笑着“你愿意听就好。”

高中那会,陆临昔正在为高考而奋力拼搏的时候,却突然传来了父母的死讯,失去至亲的痛苦迷失了本该的热血,在医院正接受心理治疗,吃住与哥哥一起在医院里,而那时比自己大八岁的哥哥是脑科医生,才接到一个病人,那人就是季颜。陆临昔的哥哥是位医生,见惯了生离死别,虽悲痛,但好过陆临昔。陆临昔沉默了两月之久,成绩从第一名掉到三十多名,哥哥也急红了眼。季颜有次在医院扶墙而过,陆临昔看到这情景,默默地跟在身旁,为她排开阻碍。这一切,季颜不知。

“那时我不明白,双目失明的你,为何还能在你的脸上看到阳光的笑容。失去光明的痛苦比起我失去双亲的痛苦,不算少,为何你没有一丝负面情绪。从那时,我就爱偷偷地跟着你,暗自观察你。”

“原来是你跟踪我,难怪当时总感觉背后有人似的!”季颜始终没想到两人竟是这般开始的,却又想起陆临昔父母双亡这件事,这种痛苦,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陆临昔看着眼前的人儿,一点点沉入回忆。

后来,也是默默地看着那个女孩,才发现,其实承受的孤独与痛苦不比我少,父母因为工作关系不在身边,时常来看的朋友也只有叶阑珊一个,却也因要学习的原因,不能贴身照顾。

雷雨夜里,陆临昔睡不着觉,就到处在医院逛逛,不知不觉来到季颜的病房,看到平时坚强乐观的少女,此时浑身哆嗦一脸无助,害怕地躲在墙角哭了起来,冲进了病房。

“没事的,会没事的!我在你旁边!”搂着女孩,几个月来,第一次说话,竟是对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孩。

如今看着眼前的一脸担忧的季颜,笑着说“或许那个时候,我是害怕这份唯一让我觉得的坚强与阳光都不会存在了。”此后种种,只不过缘分天成,情到深处罢了。

至于离开,那件事怎么能完整地告诉季颜,而自己又撒了一个谎,露出温和笑意,轻声说“当初离开,只是不想让你失望。我们那时有多大,能为自己的未来能买单多少。我不告诉你我的名字,是因为我害怕我们会分手,会走到不得不放弃对方,那时记得只会挂念。如果是我退出,或许还可以骗自己,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不能走下去,这个世界已经让我失去了很多,我不想再失去你,我想我将来拥有了更多的资本,才可以与你走下去。而那时的我,都还不知道能不能上一个好大学!怎么敢承诺你的未来!”

“人的确无法未知未来,你不知道你的父母会离世的那么突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失明。为了不能控制的未来,为了残酷的现实,当时的我们实在太微不足道了,我们没有能力为我们的人生买单,现在我可以理解,但在当时恐怕更多的怨怼于你。”看着眼前的男子,一想到这半年的种种仍是不免生气!

“可是你还是让我很生气,之前不愿意向我透露姓名,上大学后,我们仍有机会可以相见,可为什么你没有来找我!你如果真的那么喜欢我,为什么在我对你展开追求,你却一点反应没有,陆临昔,我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吧!”

“不是!”他该怎么说,她才会相信自己,他该怎样说,她才不会难受!

“或许这一切都不应该开始,可是既然命运让我们相识,我就不会辜负这段缘分,如今我已然放弃要放弃你的念头!请你相信我,我是真心在意你的,这长时间我也很痛苦,在同一所大学相遇,最吃惊的人一定是我!当你说出那番轻浮的话,我不知道你是否真心实意对待之前的感情,又或者面对另一个人就可以如此随便,我害怕其实当时你的喜欢都是欺骗!”这种感觉让他恐惧,他怕记忆中的女孩也消失了。

如此便可理解了吗,季颜却不能确信这理由的真实,但这段时光早已流逝,不会重来!自己又何必为了过去耿耿于怀,于是接受了陆临昔的心意,承认了彼此的情感,可仍是感到不安,没能说服自己真正的理由一直没有问出口,担心会失去对方,默认了这个理由,与他在一起。

“我,无法怪你,或许我们都无法承担未知的将来!”凝视着这个思念两年的人,一如记忆中,温柔纯粹。

突然之间,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提了很久的纸袋中拿出了一条白色的围巾,递给了他。

“不是黑色的吗?”陆临昔疑问,记忆中季颜说要织给自己的是黑色的围巾,怎么变成了白色。

“去年的冬天织的是黑色,今年自然要不一样,其实你戴什么样子的围巾都好看!”季颜眉眼弯弯,笑得动人。

季颜见陆临昔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脸颊开始发热了,急忙把围巾拿了过来,给他戴了上去。

恍惚间,陆临昔拉过她的手,垂眸痴痴地看着手中拿素净略红的小手,低声说道“我早就想这样做了。牵着你的手,不想放开。”

或许,最纯粹的爱莫过于牵着你的手游走这世间轮回。

两人或许从未想过将来会飞开,几年之后,彼此身边都有合适的婚姻人选,也不知李可见此一幕,心碎痛苦,怨恨嫉妒,以至于后来的天各一方是这个女人一手导致。

季颜自己始终也未曾想到短暂的幸福只有两年,两年后仍因为他不曾透露的理由失去他,他的满腔怨恨无法化解,自己的存在也无法助他一臂之力,最后,放手吧,季颜,你只能害了他!

往事如梦,当年那晚种种知情之人除了他们自己,在别人的幻想看来不过一个内向沉闷的陆临昔表达自己心意才追到季颜而已,不知其中缘分早已注定!李可在此之后失意出国,这就算大结局了,哪知两年后,毕业后的陆临昔因当年一桩贪污受贿的案子得罪龙城权贵,生命险遭不保,若不是李可家有些政治背景,保全了陆临昔,只怕陆临昔早已死于非命。

秦筝当年在读大二,一直以来暗自喜欢陆临昔,跟众人关系也非常要好,突然发生这事,慌乱之下通知季颜,季颜焦急的样子她自认绝对没看错,只是七天,短暂且又漫长的七天改变了所有,季颜退学,李可回国,陆临昔安全救出,季颜进入红极一时的国际紫藤公司,季陆两人分手,不到一月,陆临昔与李可交往,秦筝的不理解,愤怒,最终都无权评判,当年的迷终究无解!如今的两人,渐行渐远,当年的情爱,如今的笑话!

婚宴在著名的地标那举行,自然不是与陆临昔李可一桌,法律系当年的熟人与陆临昔一桌,秦筝与季颜另坐一桌。饭桌上一直言语不断,季颜近几年不爱热闹,便安安静静的品尝美食,有话可聊时便与夏尤,秦筝说两句闲话,心里也清楚一些人在不远之处指指点点,至于说些什么,对自己来说早已无关紧要。

薛辰满面春风,一脸得意走到这边,笑说“各位,多谢捧场,别的也不用说,都是朋友,来,干!”俊脸毫无醉意,便知酒杯之中装的是水,都是朋友所以很厚道的没说穿,笑笑祝福几句便放过了小夫妻。

柳梦走过来,小声在季颜耳畔轻说“阿颜,你要是不想看到那些人,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明白的,嗯?”

季颜淡笑“没事的,学姐,今天你是主角,应该快快乐乐的,别想其他的事,我没事的。”

柳梦还是不安,见季颜坚持的模样,也没再劝。

其实这四年,耳边传来的闲言闲语就没断过,初始的确心痛悲愤,然而人言就是希望摧毁你的意志,换种心态想想,其实不过是嫉妒罢了,嫉妒你过得比他们好,嫉妒你得到的比他们多,那么又何必在意别人说的话。为了别人的话语,浪费本就短暂的一生本就是最不值得的事情。

秦筝板着脸在一旁说“学姐不用担心啦,有我陪着季颜,谁敢甩脸给她看!”

夏尤瞟了一眼,不耐地说“还有我在,你去招呼客人去吧!”

柳梦看着夏尤,点点头放心地离开了。

秦筝靠近过来在季颜耳边小声嘀咕道“你是怎么认识夏尤的啊?”

季颜侧头不解问道“你问这干嘛?”其实秦筝很是好奇两人的开始,夏尤容貌极盛,气质又好,暗自感叹季颜好命,身边竟是优质男。

秦筝见季颜一副不愿意说的模样,只好转话题“阿颜,陪我去下洗手间吧!”

见秦筝一脸恳求,真会这么简单,只怕又要说些自己不愿意听的话。

拿出手机看了会,抬头对夏尤说“我去下洗手间,回来我们就走吧!”

“嗯!”夏尤早就想走了,一直听到周遭人指指点点的说起自己和季颜还听到陆临昔和李可的名字,他就一身烦躁,比起自己被说,他更恼季颜被说,明明知道事情的真相,却不能说出实情,帮季颜说话。

“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你对夏尤有没有一点动心!”秦筝踟蹰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

这个问题,季颜不知如何回答,有吗?自己可以肯定的回答,有感动,感动他在知晓自己心有所属的情况还肯付出一片真心,感动在我无助的时候让我变得更强,夏尤的存在不是保护,而是陪伴是守护,与我一起成长,伴我坚强。如果没有一丝动容,那么我连人的情感都不曾拥有,但更是因为我感动,所以知道我这个心有所属的人,无法给他完整公平的爱。

“他于我这四年,不是任何人可以比的!”第一次肯定夏尤的地位在心中如此坚固,或许一直知道,只是未曾正视这份感情,或许一直害怕,走向失去对方的命运。

“甚至是陆临昔!”

“人生会遇到很多人,你爱的,爱你的,于心于情他们都很重要,可这份情永远无法等量给对方,只会更多,或者更少。我孤独过,绝望过,艰难过,痛苦过,所以更加感激,更加珍惜那些还依然爱我对我好的人,因为爱你的人依然会无条件爱你。”

而你爱的人,你以为你会爱很久,久到忘记,其实都错了,我们忘记自己是平凡的人,我们会疲倦,当遭受背叛,失望,愤怒,是否那份爱依然如初,而经历了那些,爱的不过是当初回忆里的特别,那个想象中的恋人,此时非彼时。

于陆临昔,我现在仍是他心中所爱吗,他或许有时会怀念那个人,那个在四年前记忆里的女子,没有城府,只有天真,没有阴暗,只有阳光,是什么变了,把情人变成仇敌!

秦筝低眉不知在想些,一直沉默着。

大酒店的洗手间自然大而空旷,依旧奢华。还没过多久就听见门打开的声音,三个女人正兴致勃勃地讨论季颜的事情,秦筝脸色不好地看着季颜,反观季颜一脸无所谓,笑意盎然。

“你看那个季颜,进了紫藤公司,一副多了不起的样子,还不是个戏子,靠着男人上位的,现在还不知道被谁给包了。”

“照我说啊,娱乐圈比她漂亮的女人多的是,她能有几年的青春饭,过几年就什么都不是了,你说她现在后不后悔啊!”

“肯定悔死了呗!要是没跟陆临昔分,现在也还不错,也不用自己去卖,当个阔太还是可以的,现在陆临昔日进斗金,倒是便宜了李可!哼!”

“早就看她是个不安分的主,活该!李可她家可是有一定背景的,我要是陆临昔啊,也会选择李可这个大树!否则,谅他再有才,现在也不会怎样!”

“反正今日算是赚了,看到季颜那张脸,我就想笑,不过可惜夏尤这么个人物成了她的跳板!”

“你们说够了没有!有完没完啊!”秦筝听不下去,冲出来吼道。

“你怎么在这!”浓妆艳抹的女子惊道。

“我又没说你,你急什么,我说的哪里有假了!”心下自觉有亏,却仍不知死活。

“不只是她,我也在这!”季颜笑着走出来,看着面前三个脸色不好的女子,平和的说“各位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见众人不语“你们没有,我有!大家都是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在背后议人是非,是件下作的事情,当然,你们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如此,也希望你们以后都管好自己的嘴,莫要祸从口出!以前我听过一种说法,最爱搬弄是非的人死后会下拔舌地狱!”

三个人白了脸,面面相觑,又继续微笑的说“你们不信,我季颜也不信,可我信现世报,若我再听到这些闲话碎语,我定要你们付出代价!”

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妆容,又瞟了眼一边的三个人,笑得肆意“几位,莫说如今我只是紫藤小小的娱监,可得罪我的人,不管在哪一行,我也会让她身败名裂,永无出头之日!”

三人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以前就听说有得罪过季颜的人,明明是家财万贯的富商,后来莫名其妙的坐了牢。娱乐圈的艺人也因为得罪季颜,而被禁止一切娱乐活动,被雪藏,后来强制解约,然而没有一家公司敢要她,至今没有一星半点的消息。其实季颜不可怕,可怕的是背后的紫藤!

“几位,还不走吗!”季颜笑得动人,好像此时心情不错,可仍是令三人觉得心惊胆战,“季颜对不起,原谅我们吧!我们以后不会在造谣了!”

“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们计较,我们不敢了!”

季颜笑得一脸灿烂,语气却冷然,沉言冷然。

“门在那!”听到季颜低语后,三人转身逃一般跑出去,样子不知有多可笑。

“从不知你竟变得如此可怕!”秦筝惊叹道,还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

季颜看着镜子精致的笑脸,低声言道“对敌人何须心慈手软!也要让他们明白,在这世上祸从口出是件多么可怕的事!人在做,天在看!”

门又开了,还以为是刚才那三人,却未想到是李可!

李可一脸诧异,好似不识季颜也在这,脸上一阵别扭的神情,终于“季颜,我可以单独和你谈谈吗!”

季颜从镜中看向李可,一如数年前,文静安好,唇角浅笑“阿筝,你先回席吧!”

“我!好吧!”秦筝有一丝勉强,奈何向来都是两个女人的战争!

秦筝离开足足有一分钟,李可都未说话,季颜也不急,安静地补妆。

“下个月二十号,我们要结婚了。”淡语,略带嘲弄与炫耀。

素手一顿,而后继续补妆,满意的看着镜中笑颜,收好化妆品,笑得温雅,轻声说“恭喜!”

李可挑眉,不信她会如此坦然“你!多谢!”

沉默代替了季颜的回答,季颜心中从未对李可这人有好感,她不喜,何必费力讨好,懒得废话。

然而,李可却不满季颜的反应,自己的费尽心机到头来在别人眼里却是如此不屑。

季颜欲转身离去,不想与那个女人同处,可对方好似不想放过自己。

“希望你还能信守当日的承诺,不要忘了!”李可冷漠看着季颜,略带威胁。

“我不是你,承诺对于我来说,远胜于我的生命!”

“季颜,想不到最后我才是赢家,你终究还是输了!”那份嘲讽,那份炫耀,在季颜看来仍有些刺眼,有些人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

“什么是输,我与他在一起的那两年,什么是赢,你与他的这四年还是更久,李可,炫耀也要有资本,你比我更清楚!”

看着那个女人就这样,失了笑颜,从容淡定的离开了这里。李可气急,不急,结了婚,我有他一生的时间,我会等到他一心一意的喜欢!

可是,万般皆是命,来者先后,注定会在人心中留下独有印记,她先在他心中得到十分爱,纵物是人非,而后的人无论再动情,这十分怎比那十分,只因她是他一生之最!

陆临昔如今的心意季颜不敢猜,但却知自己心中所想,如今自己爱的仍是那个记忆中的那抹温柔,那段年华,如今的人,太冷,痛心,如今的爱,太绝,伤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