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尔非倾城

人生何处不相逢02

尔非倾城 卿非 5654 2013-05-08 10:19:23

  一月十七日,周四,天晴、

季颜于今天与夏尤一起低调回到W市,季颜父母见到夏尤时,脸上的满意就已显露。特别是颜母,在季颜过了24岁生日时,就三天一电话,催季颜早日谈个男友,自己就不会那么操心了!现在好了,带回了一个,还是外形优秀,前途似锦的好青年,能不高兴吗!

季颜看爸妈这般高兴,心下不是滋味,想想是否考虑婚嫁问题,转头看了看夏尤,那小子正夸我爸妈厨艺不凡,好像一级大厨似的!季颜父母都擅厨艺,季颜嘴挑,这便是由来!颜母乐呵呵的为夏尤夹菜,忽略了一旁的季颜,眼看夏尤的碗堆满了。

季颜心下不爽,这到底是在谁家啊!“妈,我好歹一年没回了,你倒好,不跟我夹菜,跟夏尤夹那么多!谁是你孩子啊!”

“瞧瞧!这是吃醋了!”颜母笑道。

夏尤看到季颜娇憨模样,不禁一笑,往季颜碗里夹菜。

这一幕,自然被两老看在眼里,颜母笑得更开心了,急说“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你看夏尤这么瘦,你就不知道多做些好东西给他吃!看这孩子瘦的!来多吃点,把这当自己家,别客气!”

饭后,颜母低声询问夏尤,你会打麻将吗?

妈,咱能别这样吗!

夏尤灿烂一笑,阿姨,我不会,不过阿姨兴致来了,夏尤也可以陪练学习!

结果两个麻将精凑在一起,对付俩新手!新手不用说夏尤、季颜。

一圈还未打完,夏尤包里的红票票就飞出去数张了,季颜一份未掏。不是季颜幸运,而是季颜那份被夏尤大男人的算在他头上!

盘盘颜母胡,胡到最后,颜父斜眼瞧夏尤,冷嘲道“你这小子喂牌,喂得太到位了吧!你该不是不会打,而是太会打!“

季颜一怔,不会吧!转头看向夏尤,此人一脸无辜,笑道“叔叔想多了!”

“八筒!”

“胡!清一色!”颜父喊道,终于糊了一把,哎哟,不容易,这小子,什么心思!

夏尤乐呵呵给了票票,颜父斜眼看了看,这孩子故意让着我们,实在不爽,问道“除了麻将,夏尤你还会什么?”

夏尤正色问“比如?”

“下棋?”

夏尤早就知季颜下的一手好棋,围棋,象棋都会!都从父亲那学会的,想来叔叔打算考他,便回答“象棋!”

随后,收桌子,换象棋,半小时后,两人势均力敌的战况,看的季颜乐了。

老爸想给夏尤下马威,却难了自己。也没想到,夏尤象棋也挺厉害的,步步紧逼,一环扣一环,不太像他平时显露的个性啊!难道,夏尤对自己有所隐瞒?季颜,留了份心思???

这棋下到晚上十点,颜母有了倦意,看到三人还在那兴致勃勃,便说“太晚了,才回来要好好休息,怎么,都不困啊。颜颜,夏尤是客人,你不休息,他怎么好意思休息。快回屋睡觉!”

颜父一听,爱妻有些不高兴,立马不下了,睡觉睡觉!散伙!

夏尤,睡在我隔壁的房间。刚躺下,房门就响起,我,夏尤。

开门之后,夏尤笑得有些调皮,“我可以看你闺房吗?”

=_=我无奈看着他笑得一脸灿烂,撅着嘴说,“进来吧!”

夏尤坐在季颜粉色的床上,抱着我的小熊,咧开嘴大笑道“你这房间!!都是粉色,紫色,我的天,你是这调调吗,哈哈,和你在上海的家有很大的差别啊!哈哈!”

季颜看到夏尤笑得那副欠扁模样,忍住,说“这是我妈准备的,我向来随意。夏少爷,你来就是为了笑我!?”

夏尤止住了笑,眼睛亮亮的看着我,太过耀眼。“季颜,婚礼那天,我要做什么?”

季颜想了想,三个字——“配合我!”说完,便不顾夏少爷满脸不乐意,将他推出了门外,随即说“我困了,好生休息吧!夏少爷!”

门内,季颜冷了容颜,想起四年前的那人,白衣清瘦,眉目冷然,算了吧,季颜,你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再看你一眼,就算,你另结新欢!

门外,夏尤仍是被推出房门的姿势。陆临昔,现在的季颜,是在我身边的季颜,是属于紫藤的季颜,你还要的起吗?何况你已经有了一个无法靠近的距离了!

一月十八日,周五,天晴,宜嫁娶。

季颜五点便醒了,不是不想睡个懒觉,而是昨晚柳梦打个电话,一番诉苦,说身边没有自己满意的伴娘,死磨硬泡把季颜说来做伴娘。哎,回老家一天都没睡好,起来第一件事不是洗漱,而是冲到客房把夏尤闹醒,看到夏尤快崩溃的脸,季颜的瞌睡虫都跑了,目的已达成,转身,洗口去。

“季颜,你这女人!上辈子是我的债!”床上悲愤的夏尤鬼哭狼嚎的喊。

季颜清亮的笑声不断“所以,还债咯!”

南方嫁娶习俗各式各样,柳梦家准备简单的办理,薛辰母亲俨然不满意这婚事,但拗不过薛辰,只好顺其心愿。看不惯简单的婚礼,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于是乎在当地这场婚礼影响很是轰动!

柳梦只算一般人家,不比薛辰官商之后,同龄女子不禁羡慕,暗自不知又要添油加醋多少。人生无关他人,只需做好自己,柳梦便是这样的人。六点过几分,就到柳梦家,柳梦正在梳妆,柳梦模样秀美,气质又属温柔可亲。

按安理雅的说法,最得男人心的女人,无非有着观之可心的容颜美貌,娇羞温柔的淑女气质,有时楚楚可怜让男人有保护欲望,有时柔媚顺从让男人自尊膨胀。按林悠的说法,女人越装越得男人爱!

柳梦温柔秀气,长得也不差,是典型的男人喜欢的温柔女子,不过她可不是装,否则以季颜大学时尖酸刻薄,早把柳梦给逼出原型。柳梦为人真心实在,是个好姑娘!如若不是薛母当年出口侮辱,也不会与薛辰一分再分。现在两人终于修成正果了!

“柳梦!”

“季颜,你来啦!”柳梦不方便,便坐着说话。“许久未见,你还是美的那么张扬!真叫人嫉妒!”

“哎哟!今天你是新娘!再美,也没有你美!新娘为大!“季颜拉过她的手,低眉细看柳梦纤长的手,真挚地说”愿你与薛辰生活美满,婚姻幸福。其实,你是最好命的,有夫如此!有句话说,人的一生注定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你幸运的是,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柳梦,你比我幸运!”我没你幸运,他无倾城色却惊艳了我的一生,夺魄摄魂,光华无限,却不能与我相守一生,给我永恒!

柳梦皱眉,想起陆临昔如今与李可恩爱模样,又想起过去青春岁月陆临昔与季颜深情几许,种种情绪迎上心头,便心疼起季颜起来。奈何有缘无分!

“季颜,你倒是一个人去祝福,把我晾在旁边,不闻不问,倒是介绍一下我啊!“夏尤旁边一直看着两人对话,听到季颜说出那番话,知道她心中那位让她惊艳了时光的人是谁,但,他明白自己定会成为温柔了她岁月的人,就算现在没可能,他愿意将剩下的时光做赌注,赌她对自己没有爱情的在意!

柳梦看到着一身黑色修身西装的男子。得体绅士,今日夏尤特地打扮的,话说这是为见情敌特地准备的。往日慵懒不羁的样子全部收起来,展露出成熟的男人味。一张招蜂引蝶的脸,正色的看着季颜与柳梦,桃花眼尽显温柔与疼惜。在柳梦看来,夏尤对季颜就是情根深种,温柔疼爱。或许这就是将来温柔了季颜岁月的男子,或许是这样的男子,大家的结局才会好!

季颜无奈,夏尤的性子就是爱把周围人的目光锁定自己,与他截然不同。

“柳梦!这是我的男朋友,夏尤,想必,你在电视上见多了吧!”季颜笑得很灿烂,对于季颜来说,夏尤是作为朋友、闺蜜、莫逆之交,是出自朋友真正的开心!而这份笑容在柳梦看来另有它意。

“你好,我是夏尤。今日你新婚之喜,祝你与薛先生长长久久!”

“夏先生,你好。”回头看了下季颜,想了半天的话终于说出口“是你陪在季颜身边,我真的放心了!”不顾季颜讶异的神情,继续说“季颜她是个真性情的女子,很较真,很实在,你定不要负了个好姑娘!”

季颜笑着,很感动,抬头看着夏尤。夏尤也看向她,说道“她已被我放在心尖儿,这分量怕是一辈子也挪不开儿了!“看向季颜,发现她正失神的看着自己,感动,心疼,却没有爱意,心痛就是瞬间,不用言语,仅凭眼神,便可置身于万丈深渊,永不复!

季颜怎会不感动,早知夏尤的感情,只是季颜是痴情的,仅对陆昔白,也是无情的,对于不爱的人,不会给别人希望,她认为长痛不如短痛,给他人没有结果的希望,只不过满足自身的虚荣心,卑鄙下作,季颜的自尊不允许!

迎亲人员已经到了楼下,鞭炮声不断,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虽不是自己结婚,但每人都为这场喜事而高兴。其实伴娘不只是季颜一个人,其他十几近二十个人的女孩子们都侧目而视,悄悄地讨论着季颜与夏尤。两人的绯闻经此一看已经坐实!

夏尤至始至终都带着官方的笑容,温文尔雅。

季颜低声笑道“夏尤,看来我们关系已经不需要介绍了!”

夏尤眨了眨眼,调笑说“还需要介绍么?”一只有力的手臂搂紧我的肩,周围的低呼声不绝,断断续续传出“真的好配啊!”“好登对!”???

看来目的已达到,片刻的失神,随后被夏尤带着肆意笑容的话语召回“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

伴郎团开始敲门,吵闹声与笑声此时充满了周围,打开大门,由女方这边兄弟姐妹拦住一道墙,笑嘻嘻的说道“红包来拿,没有个我们满意的数字,我们是不会让的!”

薛辰不禁汗颜,看了下十几个大小孩子,给吧!不给,娶不到老婆!身边的伴郎向正清就负责分发红包,瞧厚度,薛家果然大方!

好家伙,拿到钱,人都散了。季颜和夏尤本就好奇,一直就站在这堵人墙后面看热闹,此时人散开,新郎那边出现不小的惊呼声。

“那不是季学姐吗?”

“诶?!旁边不是当红歌手,夏尤!”

“不会吧!真是一对儿!?”

“陆学长当年跟季学姐好登对,如今可真算是都另结新欢了!一”道熟悉的女声响起,这话语气不善且轻狂,气氛猛地冷了下来!

季颜听声便识人,这是当年小学妹秦筝,与季颜关系属于不打不相识、相见恨晚,可当年的一场所谓的抛弃,秦筝不禁恼了季颜,陆临昔而后的另结新欢,对陆临昔同样不爽!曾高调狂言,此生因季陆两人,不再相信爱情!

多年过去,秦筝仿佛一丝未变,同如昨日般轻狂。这样的女孩,在学校被称为季颜第二,如季颜一般轻狂乖张,亦有同样明丽的外貌。如今这样的局面相见,不禁令人觉得怪异。

季颜准备出声打招呼,却见秦筝走出人群,一脸嘲讽的笑说“如今季学姐,满载荣归,可还记得我们这些旧人?”

季颜深知秦筝如自己般爱恨分明,只是这些年的社会经验却压抑了自己的情绪。看到秦筝如此怨自己,开口的话变缩回去。

薛辰却是恼了,与季颜关系自然比秦筝要好,这多年也深知季颜亦有她的苦楚,不禁出言,语气已有怒气“今天可是我结婚的日子!秦筝你要闹事,也要挑好日子!”

秦筝笑了笑,一身是胆,冷笑着“薛辰学长,秦筝可不敢闹事!我可没有读法律能言善辩的未婚夫!亦没有背景雄厚的公司撑腰!”一箭双雕!讽了李可,刺了季颜!更打了陆临昔的脸!两个女人都与之有段情!

陆临昔从伴郎团的人群中走出,左手牵着身后的李可,一前一后,不疾不徐。

季颜恍惚间似回到了多年之前,陆临昔也这般牵着自己。放松的手不禁握拳。这些小动作,夏尤尽收眼底,伸手抱住季颜的小拳头,外人看着好像两人暧昧牵手般。

他仍是未变,一如多年前,内敛含蓄,气质冷峻,出场便震慑周围,环视一周,目光扫向季颜与夏尤。

夏尤心下不禁赞叹,这个男人的确在外貌上没自己好看,陆临昔皮肤白皙,五官属于耐看,并非倾城惊艳的帅气,但胜在气场实在太过强大,沉稳内敛的气质只怕就是许多女人喜欢的外冷内热的那一款!

夏尤与陆临昔刹那对视,夏尤不善的目光,陆临昔平静冷漠的表情,一丝波动都没有,仿佛未看见夏尤!

季颜眼角发酸,但仍没有收回视线,心下疼痛瞬间袭来,充斥着苦涩席卷于心!原来戏演得再好,痛的还是自己,你看到的我,平静无波,你可知我如何生生将眼泪吞回那种酸涩,你可知我看见你与别的女人亲密举止的那种嫉妒,竟有一刻,我希望你能甩开她的手,永远不会再牵上!可是我不能,陆临昔,我要不起你了!

陆临昔微微一笑,冷言“秦筝,你的性子多年未改,如今更加不知天高地厚,谁给你的胆子,敢说我的女人!”心下一怔,他的女人!这说的是季颜还是李可!?

事实上,了解陆临昔的人就知道他已经生气了,他向来不爱笑,自从季颜走后更是连笑都没有,四年间,社会上的他早已习惯没有温度的微笑,那样的笑容告诉季颜,如今这个男人是多么的陌生,也是多么的遥不可及。

一旁的李可,柔声道“临昔,算了吧,今天薛辰结婚!秦筝不一向这样,没有恶意的!”

秦筝嗤鼻一笑,不屑至极!

夏尤看着这个女人,全无好感,气质温婉,但眼神凌厉晦暗深沉。进来之后,眼神毫无掩饰的盯着季颜,目光不善。语气虽柔,话语中却饱含深意!陆临昔便是这样的人?!亏自己刚才还赞叹他的气质,眼光不过如此!还有,女人!这模糊不清的说辞,陆临昔究竟是什么意思!

夏尤低笑而出“陆先生一番话倒是提醒了我!这位小姐!你的季学姐,如今可是我夏尤的女人!你这样诋毁???”顿了顿,冷漠语气散开“我绝非善类!”

头次看见夏尤如此冷酷!季颜呆住了,一脸愣愣的看着夏尤!

秦筝也愣住了,看着夏尤盛极的容貌,毫无惧色,不禁心下生出几分好感,语气却不好“我管你是谁!”

夏尤不理,对薛辰张口就说“你还想不想结婚了!”

薛辰没想到夏尤突然这么一问,见夏尤如此恼火,暗叫不好,如今只怕深爱季颜的人又多了个,愣愣的说“当然想!”

“走!走!抢新娘去!”不一会儿,这气氛就转好了,众人还是将注意力在这四人间徘徊,窃窃私语。

季颜无视众人,转身随薛辰而去,,这时人流才开始关注新人的去向。秦筝走了没几步,被人拉住了手,回头一看,秦筝!

只见她不屑笑着“学姐,这么久没见面,想去叙旧吗?”

夏尤拉开,恼道“没兴趣!”不喜欢秦筝,像只长满刺的玫瑰,美则美矣,却能伤人!可夏尤哪知,四年前的季颜亦是如此,只不过后来认识的季颜已经黯然情伤,性子也变得柔和。

“没问你,你多什么嘴!季学姐!”面上像是询问我的意思,手里暗自使上了劲,抓住季颜不放,秦筝身后的陆临昔,李可都看在眼里,不出声!

季颜笑道“当然!多年未见,想你得很!”不知此话,是对秦筝,还是对陆临昔!

李可眼中的不善加了几分,季颜松开夏尤牵住的手,示意无碍!拉着秦筝,与陆临昔擦肩而过,两人都反向而走,脚步未顿,似陌生人般!

夏尤与陆李两人一同观礼,夏尤脸上漾出魅惑温柔的浅笑,感叹道“陆先生好眼光,有这样的美女相伴,日子过得一定很潇洒!”

一进门便感受夏尤强烈不善的气息,知道是在敌意自己,不觉奇怪,如今季颜身边的男人不是自己,这般介意自己的存在,莫非……陆临昔头都未偏,冷言说“哪里比得上夏先生风生水起,事业美人双丰收!”便没有下文。

李可一直暗暗观察着夏尤,陆临昔侧头一笑说“李可,这样盯着别的男人看,不怕我吃醋!”

李可一顿,未曾想过陆临昔会说这样的话,欣喜之余柔笑道“不吃醋就是不在乎!临昔,你真是!”

两人说笑自如,夏尤冷笑看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