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凤凰翎

第二章 痛失双亲

凤凰翎 无草芜 3633 2013-04-22 09:47:15

  “王母娘娘驾到——!”

通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沉香和方静迅速对视一眼,然后对着那慢慢靠近的明黄色身影行礼。

“沉香参见母后。”

“婢子参见王母娘娘。”

“快起来吧,好孩子,都是一家人,这般生分做甚。”王母一脸的慈祥,拉着沉香的手,嗔笑着说道。

“是,母后。”沉香一脸乖巧的说。

“尔等先退下吧,本宫和沉香公主有些体己的话要说。”王母微笑着吩咐,然后满脸温柔的看着沉香,俨然一位宠爱女儿的好母亲。

“是,婢子告退。”方静走之前,满腹担忧的看了一眼上座的沉香,直到王母投来不满的目光,这才退出大殿。

“沉香,你娘去得早,自幼你便养在天庭深宫之中,母后甚少去看你,不是因为不爱你、讨厌你,是怕别人说闲话,说母后不安好心,母后这是避嫌,是为了你好,沉香能理解母后吗?”王母拍着沉香的手背,一脸动情。

“母后这是说那里的话!沉香明白,并不曾怨怪母后,母后多虑了。”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大眼,温和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那就好,那就好。”王母笑着轻轻的拍了拍沉香的手背“母后为了补偿,这些年对你的亏欠,答应你一个要求,好不好?”

“不,母后,不用了,沉香,真的…”沉香急着推拒。

“沉香,不要拒绝母后,让母后为你做点事,算是送你的生日礼物,好吗?”王母微笑着打断她。

“这…”沉香犹疑着。

“没关系,你说,只要母后能做到,定会达成你的愿望。”王母淡笑着说道。

“我想,想,见娘亲…”沉香看着面前的人,轻轻的说道。

听到那人,王母心中顿时满心恨意,又迅速消散,故作悲伤“沉香,你娘早已魂飞魄散,母后也是无能为力。换一个愿望吧,比如说你想要什么稀世珍宝?夜明珠?比如说去人间,游历玩耍一番,这些,母后都能帮你达成的。”

沉香有些失望,她想要的,只有娘亲啊。

“人间?”沉香有些疑惑。

“是啊,那是个很美的地方,有数不尽的美食和好玩的山川,还有很多天上没有的玩意儿,保准你去了便不想回来。”王母‘循循善诱’道。

“真的吗?母后,那里,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好?”沉香眨着双眼,有些心动。

王母但笑不语。

“那,我可以,去玩吗?”沉香小心翼翼的问。既然不能看娘亲,其他的什么也都无所谓了。

等的就是你这一句!等你到了人间,生死,可不就在我手上了!王母暗暗的想,心里一阵得意。

“可是…”王母故意皱眉。

“可是什么?”沉香急着问道。

“下界的机会一百年才有一次,还有半柱香的时间,就要过了。今天是你的生辰,你,舍得吗?”王母信口胡绉道。

“我…”如果错过了,还要等一百年,可是,如果自己离开,父皇会生气,会难过的吧?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天上一天,人间百年,你在下界的七八十年,天上只过了几个时辰而已,母后帮你瞒着就是。”

“那,母后,我要去人间。”沉香一脸的期待。

目的达成!王母心里不禁暗笑。“放心吧,宴会上母后会替你瞒过去的,你父皇那边,我也会替你瞒着的,等到你父皇发现,你都已经回来了。”

“太好了,谢谢母后。”沉香一脸的兴奋,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还跟母后客气。”王母笑的更加慈祥。“对了,沉香,此番前去游历人间,切不可让第三人知晓,包括你近身的婢女,沉香可明白?”

“是,母后,沉香明白了。”

六年后,人间,某个小村庄。

“沉香!”一位貌美的妇人攥着手帕,对着远处的花田扬声唤道。

“娘亲!”小女孩扬起笑脸欢快的答道,从花田中站起身向妇人跑去,手里抱着一大束象牙白的山茶花。

“娘亲,娘亲,你看,这山茶花开的多美啊!”沉香献宝似得将手里的一大束花递给妇人。

妇人满脸宠溺的微笑,轻轻的擦去沉香额头上的汗珠,“看你,满脸的汗。整天疯,哪有一点女孩样!以后若是嫁不出去,可教你怎么办!”

沉香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拉着妇人的衣袖软软的撒娇“哎呀呀,娘亲,娘亲,沉香还小呢,才六岁,不嫁人不嫁人!”

“你呀!”妇人无奈的伸出手指点了点沉香的小脑袋,假装生气道,“仔细你爹爹晓得你又偷懒不用功念书,又要训斥你!”

沉香小嘴一撅反驳道:“才不会呢,有娘亲在,爹爹不敢罚我,而且爹爹才舍不得沉香痛!”

夕阳西下,炊烟渐起。那妇人笑的一脸温柔,牵着沉香软软的小手向回走。

……

天庭,庭宴上。

“你们倒是和朕说说,你们把朕的沉香弄到哪里去了!”天帝愤怒的看着面前跪着的一干女婢。他都快要将天庭翻遍了,却也寻不见女儿,一点回应都没有。

“天帝恕罪,婢子们真的不知道。”仙婢们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

“废物,统统是废物!连个人都能弄丢!”一向自制极强的天帝铁青着脸,狠狠的呵斥。

“天帝息怒,许是公主贪玩,一时忘了时辰,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王母开口劝道。

“罢了,都散了吧。传旨下去,沉香公主突发恶疾,不能到宴,请诸位卿家入座吧。”说罢,天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王母心中一惊,他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散筵后,瑶池。

“王母,你实话告诉朕,沉香是不是被你…”天帝背对着她,冷冷的问。

“陛下,您怎会这么想,虽说臣妾平日里不与沉香亲近,却也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更何况,沉香是您的公主,也是臣妾的公主,臣妾又怎会伤害她!天帝这般怀疑,倒真让臣妾寒心。”王母满脸惊讶和委屈,抓着天帝的衣袖悲切地哭诉。

天帝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使劲的甩开她的手“哼,你自己做的事,倒真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了!栖梧的死,和你逃不了干系吧,别把朕当傻子!朕警告你,朕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一再忍着你,若是让朕知晓,这件事也同你有关,到时候休怪朕不给你们家族留面子,对你不客气!”说罢,一甩衣袖,头也不回的离开。

王母看着他决绝离去的背影,紧紧地握着双手,恨的咬牙切齿。原来,他什么都知道!沉香,是你和你那该死的娘破坏了我的幸福,既然这样,你就休怪我对你下毒手了!

“来人!”王母喊道。

殿中凭空出现一批黑衣人。“小姐,有何吩咐。”

“你们都是本宫的父亲亲自挑选和培养的暗卫,本宫相信你们的能力,如今,本宫要你们去做一件事。”

“小姐尽管吩咐。”

“附耳过来。”

“这…”

“怎么?做不到么?本宫把话撂这儿,你们若是做不到,留着你们也是无用,到时候,本宫处理些无用的人,父亲也不会有异议的…”

“小姐,属下知错,属下自当万死不辞!”

“既然如此,还不快滚!”

……

清虚山。

“子清,今日去赴宴,天帝可有说什么?”

“禀师傅,天帝褒奖了清虚山这些年为天庭所立下的功劳,并让我代为问候您老。”

“嗯,如此甚好。为师这些年看你把清虚山管理的这样好,为师也放心了,该去了。子清,你切记,子清必要与清虚同在!我派荣辱兴旺,全系你一人,切莫因一己之私毁了祖宗千万年的心血。”说罢,那虚影慢慢散去,从此,天地间再寻不到一缕踪迹。

“请师傅放心,子清谨遵师命。”对着那消失不见的青烟,顾子清恭敬的答道,神情依旧不喜不悲,只是眼中多了几许无奈,几许沉重。

三年后,人间。

公主出生时,公主的娘亲曾经在公主身上种下凤涎香,就是防止为了万一哪一天公主被奸人掳去,也有人能找到她。此事极为隐秘,就连天帝,和公主自己也毫不知情。当年公主的娘亲性命垂危之际,将此事告诉了方静,并要求她发下血誓,誓死保护公主。

方静循着沉香身上的凤涎香,一路找到这个开满山茶花的小山村,山村虽小,却看得出很富裕,开了满山的山茶花让方静差点误以为此地是仙界。

凤涎香的味道在这里愈发的浓烈,方静激动地想:“公主,方静终于找到你了。”那日在天庭,公主莫名失踪,天帝便派她下界来寻,没想到却被王母暗中施法,失了仙身,只有仅剩的一点仙术。只能凭着公主身上的凤涎香,一路寻找。在人间寻了三年,才找到这个偏僻的地方。

村里的学堂。

“沉、沉香,你快回家去看看吧,你家出事了!”村长气喘吁吁的跑到村里的学堂,对着正在打瞌睡的沉香喊道。

“村长,我家怎么了?”沉香迷迷糊糊的转醒。

“诶呀,沉香啊,你快回去看看吧,怕是回去迟了,再见不到你的爹娘了…”回想起沉香家的那场大火,村长实在是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沉香听罢,睡意全消,一双小手不停地颤抖,拔腿就往家里跑。

当她终于跑到家门口,迎接她的,只有满眼熊熊的烈火,翻滚着的火舌狂野的舔着那细心搭建的家。

“爹爹——!娘亲——!”沉香哭着想要往里面冲,却被正好赶到的方静紧紧地拽住。

沉香拼命的挣扎,对方静拳打脚踢,犹如愤怒的小兽。

“你,你放开我!爹爹——!娘——!你们出来啊!你们出来啊!”

“公主!不可!”方静紧紧的抱住她,任她对自己厮打。

直到最后,沉香小小的身子瘫软在方静的怀里,喃喃的喊着“爹爹,娘亲,爹爹,娘亲,…”一声一声,几近泣血,教闻者流泪。

方静就这样,一直安静的抱着她。

说来也怪,这火竟然扑不灭,越浇水反而烧的越旺。

村民们顿时变了脸色:“莫非,是天意惩罚?”看向沉香的脸,也变了三变。

大火一直烧了三天,才慢慢退去,周围的村民早已散去。

看着沉香红肿呆滞的眼眸,方静不禁开口唤道:“公主,逝者已去,莫要再伤怀。”

见她毫无反应,方静有些慌了,“公主,公主!”

沉香轻轻的转动头颅,嘶哑着嗓子呢喃“爹爹,娘亲,沉香乖。”

“公主,凡人生死有命,公主不必挂怀。”边说边抱起那小小的身躯,站了起来。失去了仙身,方静浑身酸痛,每走一步,都像走在烧红的铁板上,每一寸筋骨都撕扯着疼痛。环顾四周,却发现,无处可去。坏了,这下可如何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