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凤凰翎

第一章 天庭初见

凤凰翎 无草芜 2470 2013-04-22 09:47:15

  “近来,我可能是老的缘故,很多事情都有些想不起来了,你问我有关当年凤凰翎的事情,我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你要是想知道,且等我理一理,慢慢说给你听,凤凰翎啊,说的是一个天庭公主和她师傅之间的故事...”

天庭春,桃花怒放,落英缤纷。

“公主,天庭今年的桃花比去年更红了些,甚是好看。”

“静姐姐,我们折几枝回去给父皇,好不好?父皇一定会喜欢的!”黄衫女孩轻轻扯着身边侍女的衣袖,笑弯了双眸,对着她软软的撒娇。

方静宠溺的看着黄衫女孩,“好,公主说了算。”

“公主,危险,让婢子们来吧!”看着那一团小小的黄色正试图爬上树端,底下的侍女们吓得脸都几乎白了。这可是天帝最疼爱的小公主,万一伤到哪里,她们就是魂飞魄散也担不起!

“你们都不许过来!静姐姐,你帮我看着她们,不许她们过来,也不许她们使用仙术,本公主要自己折。”女孩抱着树干,皱着眉撅着嘴说。

“公主…”方静一脸的担忧,但是深知这个小公主的脾性,只好低低的吩咐:“你们都呆在这儿...”

见她们都呆在原地,女孩偷笑着捏了一个诀,小小的身子立刻由一株桃树飞至另一株桃树,直到确定她们看不见自己,才慢慢的顺着枝干向上爬。

忽然,头皮一阵疼痛,一缕头发和枝干缠绕在一起,小女孩只好无奈的将手里的几根桃枝定在空中,伸手去解。却没想到重心不稳,从树上跌落,还扯掉发带,乌黑的发霎时披了满肩。黑色的发,衬得一张温润白皙的小脸更加楚楚动人,黑白分明的大眼,勾人摄魄,卷长的睫毛,因疼痛而蒙上一层水雾,轻轻的颤,犹如沾了露珠的蝴蝶,上下翻飞。

“诶呀!”女孩皱着一张脸,揉着自己的屁股。

“公、公主恕罪,桃花知错。”见公主跌落树干,桃花仙赶紧显出身形,跪地请罪。单薄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生怕这个公主要了自己的小命。

于是,刚刚成仙,应师命上天庭赴宴的顾子清便看到这样一幅“恶主欺仆”的场面,不由皱了眉头。

“谁?谁在那里?”感觉到周围有仙气,女孩扬声问道,稚嫩的嗓音如鸣佩环,清澈柔软。

“在下清虚顾子清。”那男子上前一步,一袭白衣,腰间斜跨一只玉制短笛,如墨的发被一只白玉簪子高高束起,淡漠疏离的眼神,眉眼如画。就连话语中,都透露着一股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顾子清瞥见她腰间的玉佩,知是天庭的公主,躬身作了揖,便转身离开。

跪在地上的桃花仙竟看呆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这人,竟连背影都是美的。

小公主忘了说话,直直的看着他的背影。原来,这世上,还有比父皇更美的男子啊。

桃花仙看着飘落他肩上的粉红花瓣,莫名的嫉妒起她们来,能够肆意留在他的身边。

过来好半天,桃花仙才回过神,却冷不丁看到面前的小公主一脸戏虐的看着自己,顿时羞红了脸,赶紧埋下身子去。

“桃花仙,你可知罪!”方静匆匆赶来,便看到公主坐在地上,桃花仙跪倒在地,细细查看知公主受伤,不由板起脸怒斥道。

“静姐姐,是我自己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的,与她无关,静姐姐不要冤枉了她!”见方静满脸的怒气,小公主赶紧忍痛龇牙咧嘴的站起身,拉着方静的袖子,软着声音的撒娇。

“桃花仙,还不快谢谢公主。如若再犯,定不轻饶!”

桃花仙赶紧叩拜,“谢公主不杀之恩。”抬眼见公主朝自己摆了摆手,顽皮的吐了吐舌头,面上一热,心里暗想,这个公主,倒是和气。便隐去身形,回了桃树。

“公主以后可千万别再这般吓婢子们…”方静满脸的担忧,若是方才公主...她该如何与栖梧帝君交代!好在公主没事。

“知道啦,静姐姐,沉香以后不会了。”轻轻仰起头,小手紧紧地环上她的腰,满脸的微笑。

看着她无邪的笑颜,三千落英顿时失色。

“公主,回吧...”

三百年后。

沉香公主生辰,天帝喜,大摆筵席,宴请群仙。

瑶池中,王母咬碎一地银牙,暗恨。

她不过是那贱人生的孽种,凭什么!凭什么天帝要如此厚待她!

“天帝驾到——!”仙奴通报。

听到仙奴的通报,王母一愣,有些不可置信。他,有多久没有来过这瑶池了?

随即收敛了不悦的情绪,换上一副温柔的笑脸,对着那缓缓而至的明黄身影遥遥的参拜“参见天帝。”

“平身,坐吧。”天帝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径直向榻上走去。

“是。”王母不免有些失望,却依旧微笑。

天帝端坐在榻上,“今儿个是朕的幺女的生辰,朕欠她母女太多,还望王母体谅,今天的宴会还请王母…”

“臣妾遵命。”王母微微福了福身子,淡笑着答允,袖子中的手却不自觉的握得很紧。

“王母通情达理,朕心甚慰,今天的宴会就交给你了。”说罢,便起身欲走。

“天帝…”王母见状,赶紧起身挽留,“不如留下喝杯茶?人间刚刚上贡的龙井,闻着倒是挺香的,不喝,倒是可惜了…”边说着边示意女婢们上茶。

“不必了,朕,不爱饮茶。”,“来人,去栖梧宫。”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似乎一刻也不愿多留。

栖梧宫?那个孽种!尖长的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却毫无知觉。

“娘娘,您的袖子…啊——!您流血了…”一边的侍女见她的袖子上斑斑血迹,不由得惊叫出声。慌忙的上前想要为她包扎,却被她大声的喝止。

“滚——!都给本宫滚!你们一个个的贱婢都别想看本宫的笑话,本宫还没输呢,到要叫你们看看,谁才是天帝心尖儿上的的人!滚——!”声声欲绝,歇斯底里。

侍女们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行了个礼,赶紧退下。空留她独自坐在仙气缭绕的冰冷殿上。

不爱饮茶,天帝,呵,你究竟是不爱饮茶,还是,不爱饮除了她沏的茶!我们夫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连杯茶,都不愿留下来喝了么?

骄傲的身躯瘫倒在榻上,恨意无尽的扩张。

为什么,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你还是这般对我?她已经死了啊!…一定是她的女儿,一定是她的孽种!只要没有她和那个孽种,你就会回到我身边的,对,一定是这样!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你只能回到我身边!谁都抢不走,谁都不能!

鎏金的衣袖用力一甩,桌上的琉璃杯应声而落,在洁白的玉石地面上留下一滩浅浅的碧绿。

王母瘫软着身体,伏在天帝刚刚落座的地方,感受着那人残留在榻上的温度。喃喃自语着,自欺欺人,犹如疯癫。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眼中忽然精光一现,整个人像是立刻有了活力一般坐了起来。

“沉香,本宫不会让你好过的,本宫所受的痛苦,本宫定会要你加倍的承受!”

微观栖梧宫,知天帝此刻已经离开便立刻吩咐道:“来人,摆驾栖梧宫!”

“王母娘娘驾到——!”

王母娘娘?她来干什么?听到通报,方静顿时满心疑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