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自古红颜多薄命I双面妲己

刺客是苏护?!

  御书房内,“方才寡人遭人行刺,此人武功不低就在刚才寡人快要抓住他之时,他却掀开了寡人的龙榻从密室逃脱,闻太师,王叔,你们都在朝为官多年,且是当朝元老,你们可曾能知道寡人的寝宫有密道?”“回陛下,朝歌的皇宫只有几十年历史,先皇那般疼爱你,如果真有密道,第一个知道的应该是您。只是这密道难道跟微王有关系?”比干丞相说道。“寡人派人沿着密道追寻刺客,却没想到密道的尽头是微王府,那刺客也没追到。”闻太师接着说道,“臣下想,此时应该是有人栽赃嫁祸,如果刺客是微王派去的,那他大可不必前来朝歌。这样风险太大,不成功就会永世回不到朝歌,而且极有可能满门抄斩。”

比干丞相又说:"不知道陛下见到刺客的样子了吗?”“那名刺客不是寡人的对手,寡人趁他慌乱之时扯下了他的蒙面布,寡人这就画给你们看。”说着就有一名小宦官取来一块色泽一般的皮毛(注)放到帝辛的桌上,而福海则为帝辛磨墨。帝辛拿起狼毫在皮毛上飞快的画起来,不出半个时辰就画好了,帝辛丢下狼毫后,那个小宦官就麻溜的拿起画像站在各大臣旁边让他们看。闻仲和比干看到画像后并无反应,反而是崇侯虎一脸震惊的模样。“崇侯虎,难不成你认识此人?”帝辛看崇侯虎震惊的模样问道。

嗯“启禀陛下,您还记得三年前费仲费大人对你们说的有苏氏首领苏护吗?”“寡人记得,他和姑丈是亲家。”“正是,三年前有苏氏大公主苏妲己及笈,只因有苏氏太子苏全忠还未成亲所以西歧和有苏氏的联姻暂时搁下,直到上个月苏全忠与有苏氏的丞相的三小姐才订下婚事。按理来说儿子都已经二十有五了,而女儿也因为大儿子没有成亲心里焦急得很,好不容易娶儿媳妇了,他赶在这时候刺杀大王不就是打自己的脸吗?他不怕大王把它有苏氏夷为平地吗?”比干丞相说,“大千世界长得相似的人也不是没有,臣下就听说这苏妲己长得就与莲妃有几分相似,想必这个人也正是因为和苏护长得有几分相似,从而被人利用其中的原因想必大王早已心中有数”比干笑着看着帝辛。“不管而到底是谁刺杀寡人,那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苏全忠大婚那天赶到冀州城,寡人倒看看他想耍何花招。崇侯虎,你立即集齐五万大军随寡人前往冀州,既然去那就大张旗鼓光明正大兴师动众的去!闻太师和王叔就回去歇着吧。”

一个时辰后大军集齐即刻出发,深夜中金戈铁马不知踏碎了多少人的美梦。而有些人不是被吵醒的,而是根本没睡看着这一切直到军队离开。莲妃站在城楼上看着帝辛随军队离开,面无表情不悲不喜。“在想什么?”莲妃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见过王叔。”“微王回来了,这事你应该知道吧。”不是疑问句,证明他早已知道她知道。“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四个人一起长大,那时候所有朝歌的人都羡慕我,因为我的身边有先王的弟弟,唯一的两个儿子。我比公主还幸运,幸福。可是长大后一切都

变了,辛他成了大王,而先王的长子微却成了蕃王。我成了辛的莲妃,而你是丞相。”“长大,是每个人必定经受的苦难。”“苦难?是啊,不就是苦难吗?”“你到现在还放不下衍儿,是吗?十八年了,该放下了。”莲妃苦笑的看着比干,“你又何尝不是,劝我放下,你呢?你又做到了吗?如果衍他没有……事情或许是另外一副样子。”比干看着远处说“可惜没有如果,早点休息吧。”莲妃看着比干离去的背影痛苦的喃喃自语,“我们都是同类人,谁也劝不了谁。”

莲妃看着城外思绪渐渐飘远,二十五年前,他们都还是一群正是好玩年纪的孩子。

还记得二十五年前,他们都还只是十来岁的孩子,当时整个朝歌城的孩子谁不羡慕她美莲,她是名动朝歌的美人,而且身边有大王的亲弟弟比干,大王最爱的两个儿子,子衍和子辛,皇亲贵胄无不围绕着她。后来帝乙想立子衍为皇储,却只因当年王后生子衍时是妃子而不是王后,所以只得立子辛为皇储。本来她美莲也是要嫁给子衍的,只因子辛被立为皇储后一切都变了。

本来在子衍和子辛之间就很难抉择,论身份,一母同胞,论才华,不相上下,所以众为大臣也面临着和帝乙一样两难境地。虽然如此但还是同意立子辛的占六成。知道此结果的子衍就借酒消愁,明明是同父同母一起长大的兄弟为什么他就不能当大王?他喝醉了,醉的厉害,昏昏沉沉间想到,虽然比干王叔只比他大一岁,但从小便和他一起长大,如果说服他让他去求大王那他肯定是皇储。

皮毛(注):商朝时期还没有纸要想画像就只能画在动物皮毛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