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自古红颜多薄命I双面妲己

83血溅除夕宴

  朝歌……

姬考和子慧回去就见帝辛已经换了件衣服此时正在和姜王后二人有说有笑,姬考怒火中烧他刚才还和妲己巫山云雨此刻却像没事人一般又和别的女人有说有笑,你把妲己当什么?暖床的工具吗?

“我就出去了一会儿陛下怎么就把衣服换了?都说女儿家爱打扮勤换衣,怎么必须跟女儿家似的。”众人听到此话纷纷议论姬考是不是喝多了在说糊话,可帝辛却豪不在意,“方才一新来的小宦官笨手笨脚的,倒个酒把酒水都倒寡人身上了。”子慧趁二人说话功夫悄悄回到座位上,“表弟,方才寡人见你喝的有点多便让慧儿陪着你,见你们一同回来想必你们二人相处的不错。”“子慧姑娘很有孝心知道叔叔喝醉了便照顾着,也是有心了。”

帝辛点头微笑道:“慧儿是个孝顺的孩子,明日就跟你一起去西岐,你这做叔叔的可要好好照顾慧儿才是。”姬考刚要说话崇侯虎就急急忙忙地进来下跪行礼说道:“启禀陛下大事不好了!姬昌薨!”帝辛急忙站起来“什么?你没说错?姬昌薨?”“是陛下,此事千真万确,属下亲自核实还找了仵作查验。”

姬考虽早就知道父亲会死但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还是是既震惊又难过,父亲对他很好。从小到大自己一有什么不会的父亲便会手把手的教他,连姬昌自己都说姬考是最像他的,所以对姬考也是百般宠爱,但不溺爱该骂还骂该罚还罚。姬考也还懂事知道姬昌这么做是为自己好一点都不生气,所以他叫姬昌为父亲而不是父王,在他的心里他们是父子而非君臣。姬昌为自己牺牲了很多他知道,姬昌会死他也知道,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他这次来朝歌目的就是要把姬昌和妲己都带回去,可是现在呢?父亲死了!妲己也毁了清白之身!他们姬家和子家是不是有仇!当年他祖父在朝歌给帝武丁连年征战扩大领土立了多少汗马功劳!可回来呢?帝武丁污蔑祖父谋反将他杀害。现在父亲也是如此,妲己亦是……

姬考越想越气,我连自己的父亲和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有什么用?我为什么要回去举兵攻打朝歌?我直接杀了帝辛杀了他儿子直接坐上龙椅不就行了!

姬考见跪在地上的崇侯虎腰间有柄剑,说时迟那时快姬考趁众人没反应过来时抽出崇侯虎腰间的剑向帝辛刺去,“帝辛,纳命来!”福海赶紧大喊道:“快来人保护陛下!保护娘娘和太子!快来人!”在姬考离帝辛越来越近时壬挡在帝辛的身前,壬背对着帝辛帝辛也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见姬考的剑狠狠地刺进了壬的胸膛,壬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刺进姬考的胸膛,二人轰然倒地。现场也乱做一团,文武百官的惊慌失措,女人们的叫喊声。帝辛喊道,“闭嘴!安静!王后带着太子和各位夫人小姐到后宫去,各位爱卿都在龙德殿,这里也赶紧给寡人收拾了!”姬考虽然知道自己做错了,他的错误让他付出一切生命的代价,可是他自己也觉得这是解脱。他的性子根本就做不来一国之主,也无法眼看着黎民百姓生活在战乱的,烽火连天连年征战受苦的还是黎民百姓。腹部不断有血涌出来疼痛也渐渐变得麻木,他想到了以前无忧无虑的时光:

那一年他三岁,话才刚说利落,父亲便教他学习如何握笔如何写字,耐心的教导他。有时候他学的不耐烦了便发脾气时父亲也总是温柔地耐心的哄着自己。

那一年他五岁,因天气寒冷感染风寒高烧不退,是父亲一直陪在他身边喂他喝粥吃药,直到病好。

那一年他七岁,父亲教他练武强身健体,他却不小心弄伤了自己,是父亲给他包扎。

那一年他十三岁,举行弱冠礼,父亲跟他说你长大了可以成家立业了。

亦是在十三岁那年他遇到了妲己,那年的妲己才刚刚出生,粉嫩的小小的可爱极了。

那一年他十五岁妲己两岁,他与妲己捉迷藏却害她失足落水身体受寒不能字乳,当时他看着脸色苍白躺在床上的妲己心里愧疚万分。

那一年他二十岁,妲己七岁,那时的妲己已经落落大方,她学跳舞崴了脚他便背着她。

那一年他二十五岁妲己十二岁,那时的妲己便已名动冀州,亭亭玉立倾国倾城,杏花微雨他吹箫她跳舞。

那一年他二十七岁妲己十四岁,琴棋书画能歌善舞被喻为冀州第一美人,她弹琴他吹箫二人琴瑟和鸣。

那一年他二十八岁她十五岁,在她行及笄礼时他们二人订婚,那时的他真的好开心。

父亲孩儿不孝!恍惚间他看到妲己正微笑的看着他。妲己,若有来生,希望我们投胎在寻常百姓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