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自古红颜多薄命I双面妲己

112亲征东夷

  帝辛将两个白瓷瓶交给明辉后便回去休息了,明辉也对弟子们嘱咐一番,让他们一定要看好苏妲己,帝辛,陈平,然后就连夜制作解药,今夜若是制作不出,后果不堪设想。

翌日……

帝辛,苏护和苏全忠三人在一起讨论妲己的婚事,“商王,虽说妲己进宫两年未侍寝,但昨日既然与您有夫妻之实也有夫妻之名,那还是再让她回去吧。对外就说妲己是回来探亲,不知商王意下如何?”即便苏护心里再不愿意苏妲己回到朝歌,可现在毕竟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后悔也来不及了。而且苏护这么说也又种上赶着把闺女强行嫁给人家的意思,而且还是个妾,这让苏护懊恼不已。而苏全忠坐在一旁并未说话,只是藏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

“苏王这是哪里话,此次寡人过来就是打算把贵妃接回宫休养,在娘家一直待着也不是事不是。”苏护这才释怀的笑了,苏全忠紧握双拳也放松下来。帝辛又说道:“不知苏王可查到半路刺杀寡人的刺客?”“这说来也是怪了,孤派人追查一点消息都没有,倒是你们落脚的那几个地方,被人屠村,放火烧了,民间流传是我有苏式与西岐强行将贵妃接回来,商王为夺美人下令屠村。”

帝辛为防朝歌大臣知道他私自出宫所以只带了一千护卫队,连皇家影卫都没带,却没想到就是这样让他们钻了空子,一路设伏,这么清楚他的行踪那么就是他的身边有内奸,内奸现已铲除,那人就是郑平,可是那又是谁知道他出宫的呢?在他决定出宫的事没几个人知道。从两年前他在宫内被人刺杀,再到故意让他注意到苏妲己,接着便是苏妲己进宫,在朝歌驿馆遇刺,再然后便是给妲己下媚药,诬陷姬考意图玷污宫妃,再到姬昌入狱,身亡,姬考刺杀被杀,这一件件一桩桩,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就是让寡人钻进去,将寡人的鼻子牵着走,这背后之人的势力当真是不可小觑,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一群人,安东健,微王,姬昌,甚至是莲妃,这些人都有可能!

首先便是安东健,二十年前,父王病重,王位一直悬而未决,微王是庶长子,而他是嫡长子,虽说一母同胞可嫡庶有别,虽然父王已立他为太子,但父王的心里仍旧摇摆不定,朝堂之上也仍旧分嫡庶两派。近来边疆受东夷滋扰越发严重,无论百姓还是将官早已怨声载道。帝辛一直就是在等这么个时机,等够让朝堂上那些“反战者们”闭嘴,等将士们上下一心,士气如虹,誓要踏平东夷!在帝武庚也是他王祖父,忙着收服周边对朝歌进犯的小国,虽说成绩斐然扩大疆土,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父王在位便主张生养生息恢复元气,若是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若是大肆进攻,便主张和亲,太姒就是这么嫁去西岐的。东夷对朝歌进犯也不是一日两日,却一直都是小打小闹,不料他们知道帝乙病重并大肆进攻,帝辛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他要争取,他若不争便是死路一条,微王的性格他是知道的。那年帝辛带着十万人马剿灭东夷,并且带回了东夷国主的人头,帝乙对他甚是欣慰,含笑而终,放心的将商汤交给他。人们以为商汤的军队势如破竹剿灭东夷是意料之中的事,无论是谁带兵都会大获全胜,可事实却并不是这样。

当年帝辛率领一万辆战车,虎贲一万,以及步卒约六万人,外加三万奴隶,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朝歌王都。此时正值秋季,那时,所有人心里并不太明白为什么帝辛会选择这个季节出战,到了冬天外面天寒地冻的,对于远征的商军来说,不是非常不利的吗?随帝辛出征的将领有恶来以及恶来的父亲——飞廉,两父子长得很像,都是一脸络腮大胡,只是飞廉看上去要沉稳许多,不似恶来,整个一猛兽!帝辛换了一套白色绣金边的紧身常服,虽然是第一次亲征,但走了一整天丝毫不见疲色,傍晚到了江泗城外,城守亲自出城迎接,将帝辛及几位将领连同最为随军医生的蒯挚一起迎到自己府邸之中,士兵们则被安排在城外扎营。晚上用饭之后,帝辛领着恶来,巡视营帐。兵士们见了他虽然有一些紧张害怕,却不至于惊恐,甚至还有一些人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不屑。整个营地以城墙为依托成品字形,他们在里面巡视了一圈,连奴隶们的大帐都没有遗留。这时候商朝军队里的分工还没有细化,押运粮草、生火做饭,以及上了战场之后的救治伤兵、收拾战场等,都是奴隶来做。那时候帝辛是第一次以帅的身份亲征,所以连奴隶营帐都要亲来慰问鼓励一番。不过这些奴隶显然不像其他兵士一样,见到帝辛来,都惊恐地拜倒在地,不敢抬头,帝辛也并未故作亲和扶起一两个人,他只是站在中央,对着这跪倒一地有的甚至还在发抖的奴隶们道:“凡在战场立功者,回朝歌后孤当即赐自由!”这一句话比扶起他们握个手拥个抱要更有用,满地奴隶们高兴非常,大感帝恩!在这个时代,真正成了奴隶便是不只是一辈子的事了,尤其还是这样的官奴,即使有了后代也还是奴隶身份,可如今上了战场若是有命回来,就有机会做个平民,怎不叫他们喜极而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