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自古红颜多薄命I双面妲己

108破箭式

  掌柜的干笑了两声,说道:“你剑术高明,在下甚是佩服。我的功夫和你差得太远,我之所以和你缠斗许久不过是想看看能不能赢你罢了。”他顿了一顿,续道:“今晚见识了阁下的精妙剑法,原当知难而退,只是我们得罪了贵人,日后祸患无穷,今日须得斩草除根,欺侮你身上有伤,只好以多为胜了。”说着一声呼啸,其余十四名蒙面人团团围了上来。当掌柜的等一行人离去时,十四个蒙面客的兵刃闪闪生光,一步步向帝辛逼近。

帝辛适才酣斗掌柜的,虽未耗内力,亦已全身大汗淋漓,自己体内的软骨散也越发严重自己也越来越来力气。但这十四个蒙面客所持的是诸般不同的兵刃,所使的诸般不同的招数,同时攻来,如何能一一拆解?他内力全无,便想直纵三尺,横纵半丈,也是无能为力,怎能在这十四名好手的分进合击之下突围而出?那一十四名蒙面客惮于他适才恶斗掌柜的威势,谁也不敢抢先发难,半步半步的慢慢逼近。

帝辛缓缓转身,只见这一十四人二十八只眼睛在面幕洞孔间炯炯生光,便如是一对对猛兽的眼睛,充满了凶恶残忍之意。突然之间,只听得那掌柜的道:“大伙儿齐上,乱刀分尸!”帝辛更无余想,长剑倏出,使出““破箭式”,剑尖颤动,向十四人的眼睛点去,‘破箭式’专破暗器。任凭敌人千箭万弩射将过来,或是数十人以各种各样暗器同时攒射,只须使出这一招,便能将千百件暗器同时击落。只听得“啊!”“哎唷!”“啊哟!”惨呼声不绝,跟着叮当、呛嘟、乒乓,诸般兵刃纷纷堕地。一十四个蒙面刺客二十八只眼睛眼睛,在一瞬之间被帝辛以迅捷无伦的手法尽数刺中。

“破箭式”那一招击打千百件暗器,千点万点,本有先后之别,但出剑实在太快,便如同时发出一般。这路剑招须得每刺皆中,只稍疏漏了一刺,敌人的暗器便射中了自己。帝辛因身中软毒散身上力气渐渐消失,即便手腕强行运力,那落剑点也有差别,只得刺人缓缓移近的眼珠,毕竟远较击打纷纷攒落的暗器为易,刺出二十八剑二十八剑便刺中了三十只眼睛。

他一刺之后,立即从人丛中冲出,左手扶住了门框,脸色惨白,身子摇晃,跟着“当”的一声响,手中长剑落地。

但见那十四名蒙面客各以双手按住眼睛,手指缝中不住渗出鲜血。有的蹲在地下,有的大声号叫,更有的在泥泞中滚来滚去。

十四名蒙面客眼前突然漆黑,又觉疼痛难当,惊骇之下,只知按住眼睛,大声呼号,若能稍一镇定,继续群起而攻,帝辛非给十四人的兵刃斩成肉酱不可。但任他武功再高,摹然间双目被人刺瞎,又如何镇定得下来?又怎能继续向敌人进攻?这十四人便似没头苍蝇一般,乱闯乱走,不知如何是好。

帝辛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想迅速离开俯身捡拾长剑,哪知适才使这一招时牵动了内力,全身只是发颤,说甚么也无法抓起长剑。双腿一软,坐倒在地。

一直躲在暗处的掌柜的见帝辛连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了,顿时大喜立刻提剑飞身上前誓要将帝辛命丧于此。剑离帝辛越来越近而帝辛现在连一丝力气都没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尖往自己的眉心刺来,帝辛使出全身的力气往旁边一闪,剑狠狠的穿透了他的肩胛骨,帝辛痛的闷哼一声,“今日栽在你手上算我倒霉,但我想知道我的人去哪了?”掌柜的狠狠地将剑拔出,顿时血如泉涌,面色狰狞道:“放心等你死了我会让你的人陪着你下地狱,黄泉路上也还让他们追随你!”帝辛知道自己的人没事就放心了。掌柜的提起剑准备杀了帝辛却被另一人踢翻在地,此人正是陈平。陈平捡起帝辛的剑与掌柜的打了起来,掌柜的本来就与陈平不相上下可刚才又与帝辛缠斗许久,不出十招便已落了下风,而陈平也好不到哪去,方才被好几个人围攻好不容易才脱困,身上到处都是伤,陈平将掌柜的打倒在地问了将士的下落,将将士解救出来后,就放了一把火烧了客栈。

陈平本来也问了究竟是受何人指使为何要加害他们,结果话刚问完掌柜的就死了,随后老板娘也当场自刎。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已经离冀州不远了,随后陈平就带着帝辛日夜兼程快马加鞭的赶路,终于在两日后到达,而陈平和帝辛身上的伤因为没有得到救治和好好处理,已经感染,高热不止。

崇候虎看到帝辛和陈平二人晕倒在有苏氏王宫门口,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陛下这是怎么了?快去请明辉太医,去叫苏王来!”一边说着一边将帝辛抱起往王宫内走去。明辉刚给妲己诊完脉就被火急火燎的叫过去,明辉一进屋就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只见帝辛面无血色,肩胛处也血流不止就这样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而另一个则躺在一张小床上,是临时拖过来的,想必是为了明辉方便看病吧。而这个人伤势更是严重,全身上下遍体鳞伤,面色苍白嘴唇干裂一动不动的躺在那。显然是陈平伤势更重些,但帝辛的身份摆在那即便是那人快死了也得先救帝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