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自古红颜多薄命I双面妲己

109霸王硬上弓

  明辉走到帝辛旁边,伸手给帝辛号脉,结果却令他震惊不已。随后又给陈平号脉,眉头也是一蹙,这是给他出难题呀,虽然帝辛不至于会丢掉性命,但也是刻不容缓。明辉让人去把他的徒弟都给叫来给他打下手,而自己先让人准备两盆热水,先给帝辛放血。帝辛中了软骨散之毒,已经两天如果再不医治武功尽失是小事,就怕会一辈子站不起来。明辉将一片人参含在帝辛的嘴里吊着然后将衣物尽数脱下,在身上一共扎一百零一根针给他放血,然后将帐子放下来,毕竟是一国之尊这样让人看见着实不好。

随后将陈平也扒个干净,陈平伤势严重失血过多,而且伤口已经化脓,又发着高热,再不医治小命不保。明辉也给陈平的嘴里含着片人参,其实人参是珍贵药材,一个国家也最多只能有个一两棵,按理说陈平这样的人是不配用的,可毕竟是强国将军,而且如果不用人参续命,很可能伤口还没处理完人就已经一命呜呼,到时候帝辛若是追究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明辉吩咐人点上蜡烛,拿瓶酒然后从药箱里拿出一把约莫三寸来长的小刀,放在蜡烛上烧热然后倒上白酒,就给陈平身上溃烂化脓的伤口剜了下来,由于陈平身上伤口太多几乎全都化脓,所以身上的肉也被明辉剜的差不多了,而他的徒弟则负责给陈平止血,这边挖完那边立马敷草药止血,可即便如此仍是流了不少血,本来就失血严重现在人已经眼中昏迷。明辉让人将陈平的血分别地在几十个碗里,吩咐下去看谁的血与之相融就把那人带来,最好多带几个。

不一会儿就带了三个人来,一人放了两大碗血让人把血往陈平的嘴里灌。灌完后明辉又洗洗手处理帝辛肩胛处的伤,等全部忙完后已经过去三个时辰了。明辉又亲眼看着帝辛和陈平二人喝了药又吩咐徒弟密切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这才向苏护禀报。“陛下,商王并无大碍,只是他手底下那个将军,伤势太过严重,恐怕熬不过今晚,即便是熬过去,人也基本废了。”“孤知道了,你去歇着吧。”苏护在屋子里不安的走来走去,本来是希望帝辛来救他女儿的命的,可现在他也受了伤,现在已经过去十一天了,还有四天,这可怎么办?

难不成要让他女儿硬上?苏护只要一想到他女儿主动的样子:苏妲己的脸俏染上樱桃般的红晕,红的滴血。她咬住下唇,双手来到衣服领口,开始解扣子,望着他,奔赴任务般郑重道:“大王,我今晚必须上了你。不管你愿不愿意。”哦不!

小剧场二:房门轻声打开又关上。床上的男人微抬峻冷的下颚,光线照着那双湛黑如墨的眸子,眼角灼红,却射出冽寒的光芒:“进来干什么?”苏妲己抿唇,轻声走过去。“别往前了!出去。”帝辛紧蹙眉头,俊美的脸廓上,滴着热烈的汗珠。苏妲己不言不语,还是走了过去,拎起盆里的湿巾,为他擦拭。白皙软嫩的小手,触上男人灼热的皮肤,炙热了帝辛的眼角,眉峰却是拧得寒栗:“别碰我,乖,出去!”苏妲己听出他语气里的怒意,放下湿巾,索性一把掀开他身上早已被汗浸湿的被子!衣服都被汗湿透了,紧贴着男人身躯的轮廓,精壮俊美,犹如完美雕塑的宽肩窄腰修长的腿,以及......腾的一下,苏妲己的脸俏染上樱桃般的红晕,红的滴血她咬住下唇,双手来到衣服领口,开始解扣子,望着他,奔赴任务般郑重道:“陛下,我今晚必须上了你。不管你愿不愿意。”“……”这该死的女人说什么?要来上他?口气不小!帝辛凝视着她一件一件的衣服掉落在地上,雪肤外露,曲线半遮,大红的肚兜……嘭的一下。漆黑的眸子里着了火,像是有一股火热从视觉的刺激强烈涌到腹部深处!帝辛呼吸越来越沉重,脸廓沁出几分邪魅,薄唇微微张开,唇色更嫣红几分,仿若一道绝美的风景线。情动中的男人,原来比女人更魅!他嘴里低咒着该死,可是身体却沉重地难以动弹,不然就把这小媚东西丢出去了!“不许过来。”——他强自抑制欲望,命令道。小女人呈现在光线下,犹如披上了雪白珠光的身子,腰侧间的伤口,樱红的痕迹更增添了某种致命的诱惑,她朝他施施然走了过来。“你再靠近我把你丢出去!”苏妲己见他态度强硬,只好红着脸劝道:“陛下,你不用动的,我来就好。”“……”处在极度煎熬中的某人,真想捏死这个诱人的小东西。

雪凌飞

床上的男人微抬峻冷的下颚,光线照着那双湛黑如墨的眸子,眼角灼红,却射出冽寒的光芒:“进来干什么?” 苏妲己抿唇,轻声走过去。“别往前了!出去。”帝辛紧蹙眉头,俊美的脸廓上,滴着热烈的汗珠。苏妲己不言不语,还是走了过去,拎起盆里的湿巾,为他擦拭。白皙软嫩的小手,触上男人灼热的皮肤,炙热了帝辛的眼角,眉峰却是拧得寒栗:“别碰我,乖,出去!”苏妲己听出他语气里的怒意,放下湿巾,索性一把掀开他身上早已被汗浸湿的被子!衣服都被汗湿透了,紧贴着男人身躯的轮廓,精壮俊美,犹如完美雕塑的宽肩窄腰修长的腿……以及,凶猛矗立的傲然。 腾的一下,苏妲己的脸俏染上樱桃般的红晕,红的滴血她咬住下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