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自古红颜多薄命I双面妲己

115与安东健交手

  “话是如此,可是杀战俘传出去确实是不太好听!”

“要好听作甚?我们只要胜利!”

“可是胜利也不能……”

“好了!”帝辛手一抬,示意大家停止争论,“从昨晚东夷约两千人的偷袭最后只留下几百人来看,东夷并不像我们先前想的那样好对付,各位今日还是早些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日后面对东夷人的作战计划吧,至于战俘一事,暂且搁置吧!”帝辛站起身,率先离开了帅帐。

翌日清早,帝辛还未起床,忽闻帐外恶来的声音:“恶来前来向帅请罪!”帝辛赶紧起来穿戴好之后让恶来进来,谁知他说出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他于日出之时已经将三百多名东夷战俘全部砍杀!不过帝辛仍然镇静,因为他事先早就知道恶来会这么做,亦或者恶来是在揣摩了他的心思之后才去这么做的!早在这些天的相处中,帝辛就已经收买了飞廉父子的心。古人向来愚忠,他为着自己的君主,甘愿承担任何恶名!恶来自动来请罪后,其他将领们也都陆续到了帝辛的王帐,飞廉看着地上跪着的儿子跪在地上请求帝辛连他一起惩罚。帝辛沉吟片刻,念在恶来曾多次立过战功的份上,决定剥夺恶来的将军名号,杖责三十,贬为一个最普通的步卒。恶来都心甘情愿的受了,交出代表将军调动军队权利的令牌,被两个士兵带了下去之行杖刑。

恶来砍杀东夷战俘的这日傍晚,一队东夷人出现军营前叫骂,说商军残暴如野兽,东夷必将报复,抓到商民男丁屠戮殆尽,女人蹂躏至死等等,从日落骂道天黑,只要商军一出去就迅速后退等商军军回营就又上前开骂。普通兵士们原本就是带着对东夷的仇恨来的,即使对于屠杀战俘的事心有芥蒂,但帝辛处置了恶来还是有许多士兵为恶来求情。毕竟东夷在商朝边境肆虐多年,烧杀掳虐何止三百人,他们此次出征东夷就是抱着踏平东夷之心而来的。外面骂声仍不绝于耳,帝辛却在帐内专心致志地舞剑。

帝辛手中的这把青铜剑直柄,剑身厚重呈柳叶形,两面刃,剑身上刻着兽纹,通体呈现出一种厚重的金属色,与剑柄连接处的两侧有凸齿,剑柄顶端上镶有一颗红色宝石。

这把剑在帝辛的手中犹如长鞭般挥洒自如。这时候战场上用的还多是戈、矛、钺、戟等长兵器,剑这种短兵器很少使用,不知帝辛为何要在此刻舞剑。这时帐外有人禀报道:“飞廉将军迎击前来骂战的东夷人,俘获两人!”帝辛一剑刺出,淡淡道:“杀。”“是!”帐外人领命而去。

帝辛又舞了一会儿,这才将剑收至胸前,他站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忽然将剑递向我,“帅,东夷兵来袭!”门外有人报道。果然我已经听到弓弩射杀之声。帝辛脸上并无任何惊色,沉着道:“一个都不放过!”“是。”东夷人最喜欢一小撮一小撮以小队人马骚扰,帝辛似乎对此早有部署,安排了应变之法,东夷人未进大营便被弓弩射翻倒地,只不过是闹出了较大的动静,对我方却没有任何实质性损伤。

等击退了东夷人,帝辛和飞廉等人进了帅帐议军务,看来休整一天之后帝辛是准备要主动出击了。第二日清早帝辛派人像东夷人投递了战书,约于两日后在前方一片平原处决战,东夷应战。

此次出征帝辛一共带了十万人,这一万辆战车、十万人站出来时,有一种磅礴气势,这些将士们手执长矛,整齐列阵,战车滚滚而行,在这辽阔大地上掀起一阵尘土。相较而言,对面的东夷人却少了一份正规军的气势,他们就好像一群恶狼,虽并不行军列阵,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份凶狠气息却让人不敢小觑,即使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手中并没有金属兵器,而是石钺。

这就像一场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对战,胜负未分。

帝辛立在一辆镶金战车之上,威风凌凌,目视前方。“商朝太子!你先进攻东夷后又屠我兵士,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喊话的是东夷军队领头的一个骑马的青年男子,头上插了一根彩色翎羽,看样子,是东夷里的贵族或是首领一类,此人正是东夷国主的儿子安东健。帝辛淡淡一笑:“东夷国主是被孤杀怕了不敢上阵,派你前来,不怕无子送终吗?”帝辛面色平静却声如洪钟,在这深秋飒飒的寒风中听来仍是清晰无比。

“无知太子!竟敢口出狂言,可敢与本王单打独斗!?”

“本帅有何不敢?”帝辛挥手向前驱车,飞廉忙拦在前面,“东夷小儿何劳太子出手!交与飞廉便是!”谁也没想到两军才一对垒,帝辛就要亲自出战,让人驱车赶上与他并排:“太子怎可冒险?”帝辛不顾飞廉反对下了战车,牵过一匹马来,那东夷王子也已经趋马上前,飞廉紧紧跟在他身后,帝辛回头道:“士兵们需要孤这一战的士气!”飞廉停住。转头吩咐道:“随时注意东夷人的动静。”他是怕东夷人暗地里动手脚。

帝辛手执一杆铜戟,与东夷王子来到中央地带,长戟挥出,东夷人弯腰一躲,刺出长矛,帝辛挥戟挡开,两匹马忽的分开。帝辛立在马上,冷冷望着东夷王子:“本帅的士兵们已经等不及了,不要浪费时间了!”双腿一夹马腹,持戟冲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