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自古红颜多薄命I双面妲己

120收拾你老子!

  帝辛审问完东夷国主后便回到王宫休息,虽说没有朝歌条件好,但也算不错了,况且他得尽快回去,帝乙的病拖不得,若是回去晚了让王兄抢先一步那就糟了!帝辛刚进王宫瞥见墙角放的一只木桶心中大喜,指着问道:“那是沐浴用的?”已经忍不住走上去伸头查看,却瞧见那木桶似乎比一般的浴桶要窄了些,“帅是想沐浴吗?”那侍者问道。

“嗯。”自打出征以来,帝辛只在还不太冷的时候路过城池时有洗过两次澡,后面都是冒着严寒用热水擦拭身体,帝辛喜洁,他是帅地位崇高一个月下来还洗过两次澡,可那些普通士兵除了喝的水没有一点多余的水,更别说洗澡了。那侍者低头道:“帅请在房中稍后片刻。”

小半个时辰后热水才准备好。帝辛虽心生恼怒忽然想到对于这么冷的夜晚他们能够在小半个时辰内准备好足够的热水已经算的上半个奇迹,也就没说什么。半点不曾迟疑,跟着他进了一间房。看来这东夷人的贵族已经颇懂得享受,竟设有这样的滔【注】。这间空房只有中间有一个约四五平方的池子,只不过它并不是挖在地下,而是用了一种青色石料堆砌起来,由一小节石阶上去,里面热腾腾的已经灌了不少热水。帝辛走过去用手摸了摸,不禁佩服起东夷人的技艺来,这不知抹了什么奇异涂料,看上去清清冷冷的石头竟并未觉得有多冰冷。看来这楼叶城的确富有,否则怎能有这样奢侈的享受?这里比之帝辛在朝歌王宫里滔也就是缩小了一号,缺了些装饰品罢了!

侍者为帝辛更衣后帝辛便让他们出去了。帝辛坐到池边,望着热腾腾的水汽,那种温暖的触感让全身很是舒服。这有一种专门的洗澡用的清洁身上污垢的东西,名为苓,是一种动物膏脂添加了一些植物香料,帝辛用他涂抹全身,一来清洁身体,二来去除汗味。

帝辛正在沐浴觉得有动静,虽声音很小但还是逃不过他的耳朵,回头一看,竟是一条约一米长、婴儿手臂般粗细的青色小蛇往自己这边游过来,帝辛看准时机快速伸出手,一把抓住蛇头,这种直接用手抓蛇的举动,如若不是没得选择,他绝对不会做的。手中那冰冷滑腻的感觉,让帝辛心里很不舒服,他不怕蛇,但讨厌蛇这种冰冷的动物,摸在手中的感觉,比摸尸体还要让人恶心。而对于讨厌的东西,就要赶紧的处理。右手抓着蛇的七寸,左手拿起小匕首,手法利落地将匕首刺入蛇的腹部。划啦……蛇腹被划开,帝辛利落的将蛇胆取了出来。从头到尾,手不抖,眼不眨,比杀蛇的人还要熟练,然后将蛇胆送入嘴中。帝辛这一举动也让在外面偷看的人心惊胆寒,当然帝辛也早发现有人在那,将匕首往那人一刺,只听见惊叫一声便没了声。

帝辛穿上衣服前去查看,发现那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匕首插在他的右腿,不可能致命,但也不能走,可现在喉咙处却插着一根银针,显然是任务没有完成怕被发现被杀人灭口,其实不用想帝辛也知道背后之人是东夷王子——安东健!

那个卑鄙小人事到如今不敢出来,只敢躲在暗处偷偷摸摸耍阴招,本太子才不屑与这种人计较!抓不到儿子,还有老子,看本帅怎么对待你老子!帝辛第二日一早便让东夷国主衣衫凌乱地跪在城门口,想他是堂堂一国之主竟会落得如此下场!安必怀握着拳头,一双眼睛冷冷地扫视着围观的人群:“看什么看,还不快让开!”想要他死?哪有那么容易,他爬到今天位置是多么不容易,面对任何困境,他都有活下去的勇气……

围观的人被安必怀一吼,吓了一跳,纷纷后退,

“这不是国主吗?怎么跪在城门口?”“这还用问,肯定是子受这么做的呗,我听说王子到现在不知所踪,应该是要逼他现身呢。”“原来如此啊。”

……

混蛋,这些人凭什么对着他指指点点,安必怀气得直咬牙,但理智却告诉他,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他只希望健儿不要出现,如今子受抓住他他的这条命肯定是保不住了,东夷也成了他的囊中之物,下一任东夷国主就是商朝的傀儡,东夷要想继续生存就必须要依附商朝,健儿今日若是出现只有两条路,要么做傀儡,要么死!

帝辛站在城楼上跪在地上的安必怀,冷笑,“有本事暗算本帅,却没本事现身,当真是只缩头乌龟!人选出来了吗?”“飞廉说道,”陛下,已经选出来了,此人是淮夷王的次子。“”嗯,贴出告示,若安东健还不现身,三日后就封淮夷二王子为新任东夷国主!“”是!“

滔【注】:浴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