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自古红颜多薄命I双面妲己

123想我死的人多了

  “帅,小心!”恶来刚到帝辛的身边便看到两支箭往帝辛射去,为帝辛挡去了两边的冷箭,眼见着还有一只冷箭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帝辛的后背射去,他便将帝辛一推自己迎了上去。当一支锋利的箭头刺入恶来身体的那一瞬间,帝辛大叫道:“恶来!”那只箭本来是要取帝辛的命,威力无比,中箭恶来身子缓缓的倒下,唤了一声“帅”后便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

既不想让东夷讨得便宜又不想让自己活着回去,除了微王还能有谁呢?子启你可真是本太子的好王兄啊!帝辛血红的眸子缓缓抬起,地上堆积的尸体如山一般,原本五万士兵如今只剩下一半,这场仗不能再打下去了,自己肯定会胜利但付出的代价也大。周围浮尸遍野,帝辛与安东健面对面,“安东健,难道你到现在还没看出来吗?和你合作的那人虽说想本帅死,但他也不会放过你,你现在收手本帅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别怪本帅不客气!”

自己三番两次要放微王一条生路,可是他为何一定要冥顽不灵……他们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啊!

安东健看着自己还不到一万人马,心里犹豫了起来,“你真的既往不咎?”“本帅言而有信!”“好,孤收手。”安东健收手那这场仗自然也就没有再打的必要了,双方刚要清点伤亡人数,吕公公就从楼夜城带来了消息,“王,王!”吕公公战战兢兢的捧着一个带着血的包裹回来了,面色微白,“不好了!”咽了一口唾沫,吕公公小声道:“这是老王陛下的头颅!”那包裹里血淋淋的头颅满脸血污,早已看不清模样,可是那死不瞑目瞪大的一双眼睛,却让安东健“噗”的一声重重的吐了一口鲜血。

“父王!”痛呼一声,安东健脚下无力,“砰”的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帝辛面色一变,安东健跪在地上,脸色一片死灰,手颤抖着将安必怀的头颅抱在怀里,歇斯底里道:“父王!”帝辛目色沉沉的看着帝辛,藏于袖中的手死死攥起。王兄竟敢……竟敢……暗中安排人取了安必怀的首级,东夷已经投降,商军却还这么做,那么就是残暴不仁,背信弃义,即便自己日后坐上了王位也会被人诟病!帝辛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起,因愤怒胸口起伏不定。突然只见安东健狠狠的将长枪插入帝辛的胸膛,血瞬间流了一地,下一秒安东健就被飞廉一把刺穿胸膛!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倾洒在了那遍布及地的尸体上……

那场偷袭大战后,安东健与帝辛均受了重伤,但帝辛并没有趁人之危,仍旧让安东健做东夷王,而自己虽受了重伤但仍是带着大军立马由边关开始往回走。君临墨一双眸子阴冷一字一句道:“王兄竟敢私自发兵!这一账,本太子会记住的!”说罢,手里的鞭子一扬,绝尘而去。

那日一站的确让自己名声大噪,父王在弥留之际将王位传给帝辛,而微王帝辛念他是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也怕母后会伤心,便封吴地让他做藩王去了。想来当年的自己终归是太年轻,以至于想要一战成名,急切的证明自己。迅速结束战争,当时还颇为高兴,可却也没有想到,东夷以后还会成为商朝的一块心病,或者说是一块烂疮,这次没有彻底将这块烂肉全部剜掉,以后它还会疼的让商王朝花费更多的气力来医治。

也难怪苏护会查不到凶手,仔细想想他得罪的人还是蛮多的:东夷王健,微王启,武王发,子慧,还有——莲儿,这些人估计各个都巴不得他死呢!虽说莲儿与自己从小青梅竹马,可她心里的人毕竟是微王启,可却嫁给了自己,这些年来两人一直都是相敬如宾,可莲儿心里的怨气他是知道的。

帝辛向苏护交代几句让苏妲己身子好些便启程去朝歌,而自己第二日一早便带着五万人马先行回去了,自己出来也有几日了,再不回去不知道朝中又会闹出什么事端。

西岐……

子慧脸色一顿,“没用的东西!这点事都办不好!本宫故意拦下信就是不想让姬发去给苏妲己解毒,好让帝辛去在半路上截杀他,现在呢?人不但没死,苏妲己的毒也解了,真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子慧气得将东西尽数摔碎,而桃红也只能安慰着子慧,“公主,虽说帝辛没死可也受了重伤,而苏妲己虽解了毒,可现在清白已毁只能继续留在朝歌做他的妃子,苏凤来那边也早已安排,时机成熟便会动手,所以没人跟您抢武王了,您就放心吧。”子慧听到这话才住了手,面色也变得好看些,“将地上收拾了吧,待会做道点心去看望一下姑奶奶!”“是。”

帝辛,这次没死算你命大!下次看你还能怎么躲过去?

东夷……

安东健躺在浴桶内抚摸着自己胸膛那一处疤痕,疤痕已经发黑十几年了,帝辛我总有一天会让你血债血偿!然后将整个人没入水中,这样既听不见又看不见,若永远能看不见听不见那该多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