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与宽恕

温柔黎绍宽

爱与宽恕 杰米妮 2047 2011-11-11 15:31:04

  在车上,黎恕气愤的一句话都没有和黎绍宽讲。回到家黎恕谁都没有搭理便上了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在想自己的姥爷,她觉得姥姥的隐忍其实是值得的,因为姥爷是个值得女人为他付出的君子,不像那个黎绍宽。她突然觉得联想到那个坏蛋顿时产生了一种很异样的感觉。她不知道最近是不是烧坏了脑子经常在看见别的男子的时候她就会把那个男人拿过来和黎绍宽比较。她很讨厌这样的感觉,因为她根本不可能和那只狐狸在一起。

过了一个星期,学校组织了运动会。学校说是为了展示大学生的风采要求学生邀请家属出席。但是这简直就是鸿门宴,谁都知道能够到这个贵死人的财经学院读书的人家里肯定都有几串银子,学校明显是变着花样要求赞助。但是她就可怜了,由于财经专业计划全是女生,她们系里居然要从中选出篮球拉拉队。黎恕竭力的回避,但是很不幸的是苦于对身高的严格要求,身高166的黎恕被强迫进入了啦啦队。老师让黎恕邀请家里人来,黎恕最直接的反应是没有。但是,老师却搬出了她是靠那个黎绍宽—黎董事的关系进来的。理所当然的肯定和黎董事关系不一般什么。黎恕非常的为难,黎恕打死都不想和那只狐狸扯上关系了。但是老师却一再坚持,黎恕只好说

“老师,这样吧你也知道黎董事他日理万机,我一定尽量去邀请,但如果没有办法的话我就叫我阿姨来吧。”黎恕心想这样的老师也算是极品了,要是出去买保险那肯定都能进top300了。当然,人在屋檐下,黎恕仍然竭力的维持着甜美的笑容。

“好的,黎恕同学这样就对了嘛。其实我们是在为你们的将来铺路啊,你应该知道现在的工作有多么不好找,黎董事可是一个在商界很有地位的人啊。找他来对我们的学校也是一个提升。”

黎恕心里对这个老师强烈的鄙视了一番,但是脸上还是维持着标准的微笑—是祝小玲告诉她的人家名媛都这样笑标准的只露八颗牙。

下午黎恕回到了家,她拉着马青告诉她关于运动会的事情。马青听说后很为难,但是黎恕却坚持说一直当马青是自己的亲阿姨,马青心软了便答应了她。而且不告诉黎绍宽。其实黎恕也是以防万一,万一那只狐狸那条神经抽风要来呢?这样她不是就被他看见跳啦啦操的丑态了嘛。收拾好以后她上楼了。由于事情处理的很顺利这个晚上黎恕睡的很香。

运动会那天,黎绍宽居然在家没有出去,黎恕把那个队服藏在包里,然后拼命的给马青使眼色,马青便对着黎绍宽说

“少爷,你今天不去上班吗?”

“不去。”

“那么你有什么安排呢?”

“到时候在说,现在先吃早饭。”

“那今天我可以出去一下吗?”

“可以啊,我没有什么事情让你去做。”

马青和黎恕一起出门,黎绍宽叫住黎恕

“今天星期天哦,你们大学不是有什么活动把,联谊吗?穿得这么漂亮。“

”没有,就和马阿姨一起去逛逛而已。女人都喜欢逛逛。”

“哦."黎绍宽微笑着说,就像一只狐狸。马青和黎恕出门和都大大的出了口气。黎恕说

“马阿姨,他该不知道把。”

“应该是的。”

学校被运动会的氛围装典的很热烈。更热烈的是那些来看运动会得家属们,完全一个名车展示会。黎恕来到篮球场的更衣室的时候,祝小玲出来迎接了她。

“你怎么才来啊,快换上衣服把。听说今天那个传说中的隐形富豪要现身哦。来我也给你打扮打扮,万一那个人看上得话,以后你就不愁吃穿了。”

终于广播中的音乐响了,该啦啦队出场了,啦啦操她们跳得还很不错,应该说是很能引起轰动,只听到现场很大声的叫喊。在快要下场的时候,黎恕突然愣了因为在她正前方的贵宾坐上居然是黎绍宽。黎恕就像长在地里一样移不开脚步,但是黎绍宽只是对她抿嘴笑笑。祝小玲过来拉黎恕,然后对她小声的说

"你怎么了,调台了啊?“

“没有,就是见到一个不想见到的人。”

“在那里,哇,那个是你哥哥诶。我的攻击对象。不对他就是今晚那个隐形富豪。天啊,黎恕原来你家这么有钱。”

黎恕连忙捂住祝小玲的嘴然后低头走出赛场,而祝小玲却还不断对黎绍宽摆手示意。黎恕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啦啦操开始了,但是黎恕却不想出去。最后还是被迫走了出去,她一直低着头跳着,就算必须面对前面的时候黎恕也尽量把头扭过去。但是祝小玲却像打了鸡血一样,用力的对着黎绍宽跳着。突然后排一个过分激动的球迷在欢呼的时候把荧光棒扔了过去,黎恕只见眼前啊一个东西飞过,然后就意思到只见的鼻子开始流血。估计是被击中了鼻梁把。她一向有点怕疼,怕血正在她见到血快倒地的时候,居然有一只手抱着她。她一看居然是黎绍宽,然后便昏了过去。

到了医院,医生简单的处理了黎恕的伤口。黎恕也清醒了,只见黎绍宽在面前对着自己反复研究

“你这个人反映怎么这样慢呢?那个东西向你飞来你不晓得躲啊。真是笨。”

“你去试试啊,我当时就专心跳操了。”

“你那个叫专心啊,全场就你心不在焉,脚步也比别人慢半拍。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笨呢?”

黎恕想继续和他争也争不过于是便不说话了。黎绍宽把黎恕的药拿了过来,慢慢的放进一个精致的药盒里。然后对黎恕说

“一次只吃一格的药,不要记错了。”黎恕突然觉得黎绍宽看起来特别的温柔,就像自己一个大哥哥一样。但是黎恕仍然不搭理她。黎绍宽倒了开水给她,而且还专门找了个空杯翻了几次,等冷点在递过来。黎恕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一切都是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