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3-04-21上架
  • 410501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午夜惊魂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2618 2013-04-22 11:25:07

  天边的光亮在慢慢地收拢,夜像闯入清水中的水墨,静静地渲染着苍穹。没有一丝风的傍晚一切都和往常那样,静的出奇。满天繁星之下是城里人最向往的悠闲的自然乡村,在城市里奔波了半天的美好的时光,总愿意在停在这里长久逗留,墨绿的林间偶尔传出几声鸟鸣声。也许,是不讲理的同伴抢占了它的温床;也许,是意外中撞见了可怕的噩梦。林前还有几家灯光,黑夜就潜伏在窗外吐噬着溜出杂乱声。

“来来在玩一把,最后一把了!”王家媳妇拉着王富贵劝说着,她今晚可是手气不错,赢了不少,那嘴角上翘的变成一弯月牙儿。

“不了,不玩了,三点了!”王富贵虽然刚刚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但身体却不像张治国那样变态,通宵三天三夜都没问题。

“回去了,回去!”王富贵随意了摆了摆手,悠悠晃晃地向门外走着。

“哎,你看你这人,好吧好吧……”在一旁张治国抱怨着。

“噢,那明天记得过来玩!”李大婶起身招呼着,另一只眼瞅了瞅王家媳妇刚刚发到的牌,不禁满意的笑了笑,小样这次你就输定了,这姜还是老的辣,你丫的嫩着呢。

“恩……”王富贵应了一声,转身推门而去。

告别了众人,王富贵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走出了这个玉塔村唯一的商店,虽然是巴掌大的小商店但是村子里数这里热闹了。每天有邻村上下的游闲的人们聚集在一块,扎堆拉家常或摸纸牌打麻将,有时也会说说东村的李寡妇,聊聊西村的新来的王媳妇,或者讲点邻村上下发生的稀奇古怪的事儿,也便是他们的全部乐趣了。

王富贵出门了摇摇晃晃地走着,回想着这几天怎么走背运了,老是输钱。明天一定要统统赢回来,哼哼!那群死女人们手气怎么就那么好呢?微微眯着眼,哼着小曲,悠悠荡荡拐进了小巷里去,零零落落有几家昏暗的灯光还亮着。

王富贵在心里嘀咕着,这么晚怎么还有人家没有睡,想着想着,迷糊迷糊中,忽然间他感觉眼前一片黑影压了过来,起初以为自己的高血压的又犯病,因为医生叮嘱不可熬夜,无奈每天打麻将的毛病戒不掉,一天不碰麻将就浑身不自在。唉,日子就这样将就着过吧。

可是没过几分钟,他发觉不对劲,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击而来,下意识地揉揉睡眼,有点好奇地伸长脖子凑近仔细瞧去,妈呀!一个凶神恶煞的黑色雾气状的硕大的东西在墙角之上,王富贵大骇的失声叫了出来,对面的那东西好像是被王富贵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到了,一溜烟的钻进了一家亮着灯光的屋子里,那是李二狗家。

王富贵拍拍胸脯,自己生下来就是个倒霉蛋,总是经常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村里的算命的说了,这是罕见的特殊体质,大富大贵之人才会有这种体质,该死的老神棍哪有这样夸人的,就是说出这样的好命也不见邻村上下有那个漂亮姑娘要死要活地要嫁给自己,反而招来别人鄙视骗子的眼神。

“哗啦!哗啦!”王富贵又小心翼翼地凑到窗户边上,把手指沾了少许唾沫,伸手轻轻捅破粗糙的窗户纸,透过小小的猫眼洞向里面望了进去,看看凶物究竟跑哪里去了。

忽然间听得一阵水声,一个白花花的的身影闪过,王富贵又把那猫眼轻轻地弄大了些,悄悄地向里面细望了去。只见那李二狗家媳妇正在洗澡,该死的,自己是要找看那可怕的凶物到底藏哪里去了,怎么知道遇到了这些事儿。

话说这李二狗是个不务正业梁上君子,经常干一些偷鸡摸狗之事,整日过着猫一样的生活,不过自家媳妇倒是个美人胚子,黑鬒鬒赛鸦鸰的云鬓,新月般的细眉,直隆隆琼瑶玉鼻,脸衬桃花瓣的红艳香腮,樱桃小口,玉葱枝般的纤纤细手边是一捻杨柳腰。

正值血气方刚的王富贵,也不由地看的入了迷,哗啦哗啦的温水从头顶冲落下,滑过软浓浓粉白肚儿,顺着白生生细腿,掉落在星点般的翘脚丫上,纤纤娇媚间,一股幽兰之气钻入鼻子,不禁吃了人参果一样浑身舒畅!

自然垂落的佼佼乌丝间,隐约兰胸,菽发初匀,玉脂暗香。行动出处,皓腕高抬身宛转,玉山高处,如三春桃李,秋波滟滟。肌若凝脂,娇娇倾国色,似玉生香,此刻甚好,出水芙蓉娇媚无骨,一颦一笑捏心魂,此乃天上人仙,美不胜收!

兰汤沐浴的屋里,热气腾腾,芬芳氤氲的香水间,玉肌滑肤,美艳妩媚,王富贵看的是神魂颠倒,不禁想入非非。

“谁?谁在哪里?”正在沉迷将醉的王富贵突然被惊醒,顿时从幻想中醒了过来,吓了一声冷汗。莫不是被发现人家了?干坏事总是这么心虚,刚刚还在幻想着春风一度呢。

王富贵又给自己壮了壮胆,又猫眼里望去,不由地大惊一声,吓了个半死!只见屋里的李二狗媳妇慌里慌张地擦拭身上的水珠,抱着衣物就跑到内屋里去,一团黑色雾气在屋里不停地流窜着,虽然这李二狗媳妇看不到,但她却能感觉到老是有人在背后盯着自己,像是被鬼惦记上了的感觉。

王富贵看的是目瞪口呆,不一会儿那李二狗媳妇抱了一尊观音菩萨佛像放在了屋里的中央,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霎时那团黑气吓得嗖的一下子溜了出去,直直与正在偷窥的王富贵撞了个正着,王富贵只感觉脑袋一阵晕晕乎乎,睁眼细看那团黑气不见了,跑哪里去了?

远处惨白的明月挂在幽深的夜空,冰冷的银光正洒落冰冷的路上,身边阴风阵阵,清冷的街道上没有半个人影,灰暗色的影子死死地躺在地上,拉的老长老长。树林的冷风在诡异的穿梭着,密密麻麻的枝叶刷拉刷拉作响,屋顶的猫头鹰咕咕咕的叫着。

妈呀!这到底是怎么了?老感觉心里发毛,这走夜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王富贵不由地抬头望了望,头顶低低的灰黑色的浊云似乎慢慢压了下来,朗照的明月也悄无声息地躲进黑云之中,阴风卷着黄尘灰土夹着枯枝败叶肆虐地奔走着,空气好像一下子冷了许多。

忽然手臂一阵发痒,王富贵抬起一看,整个手臂变得青紫发黑,似乎还在冒着丝丝黑气,王富贵顿时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紧紧地闭着呼吸,浑身的冷汗顺着脊梁骨快速地往下流,双腿止不住地颤抖,嘴里上下牙齿碰撞的咯咯直响。这八成是撞邪了,妈呀!这可怎么办,会不会马上死掉啊!今晚发生的一连续的恐怖惊奇王富贵早就吓呆了,开始忍不住的预想那些最糟糕的事情。

此时头顶凝滞的黑云似乎越来越浓厚了,四处的阴风呼呼咧咧地吹来,阴冷无比,头顶枯树枝上的几只乌鸦蜷缩着脑袋,不停地瑟瑟发抖,偶尔发出几声低沉的不满的叫声。

王富贵浑身忍不住的哆嗦着,打着激灵,探出脑袋东凑西望老半天,才蹑手蹑脚地溜就屋里插好门,忽然一阵剧痛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第二天,天色放晴,也不晓得几时,在地上缓缓醒来的王富贵,只听得秒针滴答滴答的声响在似乎在耳边听的格外清晰,王富贵抬起胳膊仔细看了遍,居然诡异的恢复如初。

他忽喜忽忧一阵,连忙从冰凉的地上爬起来,窗外射进来的金色阳光正好打在他脸上,明亮的使人睁不开眼,抬起头看看墙上的钟表才猛然发觉已是日上三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