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大道空城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2809 2013-04-22 11:25:07

  近了!近了!骨架运动的幅度一大了一些。两人又紧握了握手中的木棒,来压制强烈的心跳。近了!更近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扬起手中的木棒,正好在此时骨架又站了起来!带着满腔的愤怒打了下去。

嚓!咔嚓!咔嚓!”腰骨,腿骨,头骨散落了一地。空中显露出一条条细线!哈哈!哈哈!两人互相指着对方嘲讽起来。原来是机关,原来是线偶机关,怪不得走一步变换一个动作,原来是触动了机关。吓死人了,吓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吓死俺了!“啪!”“啪”又有两幅线偶骨架出现在身后,止住了他们的笑声。

“这?为什么会有怎么多机关呢?莫非是这洞里藏了什么不为人不知的秘密?”

这些线偶骨架机关显然是吓喝误入洞中的行人。越往深出,线偶骨架机关越多,显然深处有玄机!走!虽然深处的机关越来越多,但是两人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恐惧,怕它?就必须了解它!

“吱!”一双骨手从洞顶在治国身后降下。“咔嚓”一把把正在前行的治国抱住,妈呀!这他大爷的太吓人了!随着治国的活动骨手抱着越来越紧!“富贵!富贵!”富贵转身一看吓了一跳!连忙抽出匕首找准骨骼对结处的细线砍去。

“哗啦!”紧缩的细线一断,弹落了骨手,碎了一地!小心!这时又一个骨手从空中飘过,富贵强拉着治国向一边闪去!咔嚓!咔嚓!那幅骨手抱向了正要降落的骨架,彼此动弹不得,过了几秒,都双双瘫痪在地上。

洞外。一群士兵向洞口靠拢,确实洞里不时地传来奇怪声响,使他不得不看个究竟。“治国!快跟上!这里有这么多小洞!”富贵转过身看了一眼正走过来的治国说着。

“要不你在这儿等着我进去看看,回头找你,怎样?”王富贵与张治国商量着。

“不,不,绝对不能这样做,一个人留在这儿太可怕了!”张治国一听,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

“一起去!一起去!”

“好!先去那个不显眼的分洞,边上那个,我觉得那个有玄机!”

“行,听你的!”

“嘀嗒!嘀嗒!”收拢恐惧的水声越来越远。

洞内坑坑洼洼在黑暗中模索着,一不留心脚下一个颠跛就撞上了前方拥挤的黑色,立刻就会粘上一头尘网。

“妈呀!太可怕了!”治国终于憋不住满腔的压抑叫了出来。

“怎么了?这洞里没东西,怕啥?”富贵停顿了一下,继续一手拉着治国,一手在前方模索着,像苍老的老人在风中移动。

“停!你感觉到没?有风!微风!”富贵兴奋地感受着一丝丝地凉风在耳边缠绵着。“快!快!不能直走了,左转!左边保证有通道!”果然,治国转过身,模索了半天没有碰到石壁。

两人的探险真是史无前例的,没有火把,没有枪支(枪支在外边对着他俩呢)仅仅靠手,靠手去摸索,靠耳,靠耳部神经去感受在黑暗中藏着的轻微的风。风,渐渐地强烈了,吹拂在脸上告诉他们,这绝对不是作梦。

不知是心情慢慢地开始好转的原因还是坑洼的通道中变的平坦而下延的原因,反正俩人的脚步显然比刚才快了少许。

在外界不远处的一块平地上,有七八个人在有序的忙碌着,穿着的衣服早已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粘满了泥土,呈土灰色。如果你不去留心观察你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存在,那是在土地上工作的绝好伪装。

“不对!不对!按照风水格局这里是绝对的宝地,怎么会这样?”一位手拿着洛阳铲观察里面的泥土,满脸狐疑。

这支盗墓小队打着探险的旗号到处疯狂掠宝,在山间野外更是肆无忌胆,几乎盗宝都在白天进行,虽然许多人都知道他们干这样的勾当,但也枉然。因为他们到处给官员们洒金。他们常年作案积累了丰富的知识经验。他们精通地理风水学,星宿风水学,墓古代各地墓葬风水习俗,各类陪葬品的摆放规定以及各年代陵墓的机关变化等等。常年的作案他们掌握了各种机关的破解,所以近几年来他们没有人伤亡。个个常年在野外历经苍桑,每个人都有一副被风刀刻过的脸。个个像海盗一样对金钱的疯狂追求和向往。

“老四,再探一次!”一个体形微胖的中年人说道。“恩!”说罢有起身提起洛阳铲扎了下去。

“富贵,富贵你看前面有光亮!”治国迫不及待地走在了前方。“隆!”一副骨架从头顶掉在了治国背上,一只手正好搭在了脖颈上。紧接着治国惨叫一声,一个洛阳铲的边触及到了肩头。“啊,别吸我!别吸我!富贵救我!救我!”此时的治国早已被刚才的从天而降的东西吓昏了头。由于看恐怖大片看多了不由地想到是吸血鬼正在吸咬自己。

“睁开眼吧,上面有盗宝者是洛阳铲把你的皮肤划伤了!”

“啊……”治国睁开眼,借助上面掉下的光亮,看清楚了,又是线偶骨架。没事了?不能老自己吓自己。

“来给你间单包扎一下!”

……

“啊!什么东西在叫?”领头的那位体形微胖的中年人顿时感觉不妙,头皮一正发麻。

“啊!老……老四你看洛阳铲上的东西……”一位正在整理东西的光头男指着洛阳铲上的碎骨与血液惊道。

“会不会是扎到了僵尸?”

“刚才那惨叫声应该是它发出的……”各种各样的推理在这个不大的群伙中扬起。

“走!这个月不干了,下个月再说!”

“恩……”

“恩……”

“抓紧时间收拾东西,马上离开这儿!”

……

盗墓人最注重这些东西,一但觉得自己粘惹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就停手,等时间久了觉得自己的运气好转再接着做。他们认为粘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就是霉运,如果还不停手就要倒大霉了。

没事了,走吧!冥冥之中似乎总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他们,前行!前行!不断的前行!他们同时也知道绝对不能回去,因为回头他们面对的是监狱,永无出头之日的牢笼。也唯有前行,因为前行是重生,是希望!

正当这支“探险者”返回时,却被几个手持枪支的士兵拦住了!“站住!干什么的?这里已拉警戒线你们不能从这儿通过!”

不错!正是寻找张治国和王富贵的那支武装小队。此时,大多数人都已进入那个恐怖的山洞,只有十几个士兵在外面守着。原本警官应该外面的,无奈一个没见过惊魂场面的城市新兵异常兴奋刺激,报告把山洞中的情况时加入了自己的猜想说极有可能藏有大量金银的宝藏。

正巧,范警官回想起前几日“探险者”的领头李宝承在给自己几串珠宝时讲了一些可怕的机关,说机关越危险藏宝的机会就越大。幻想着也就跟着进去了。

“老四,去!”李宝承使了个眼色。老四拿出几千元走过去,给两个士兵塞在胸前的口袋里。

“老兄,昨天进山迷了路,今天好不容易摸索出来,体困力乏都想趁早回村庄里休息,你看这…”两位士兵看这七八个人个个浑身粘满泥土定是山民于是也就放心下来。

“过去吧,过去吧!走快点啊!”这山民还挺有钱的,哼!只须周关放火,不须百姓点灯?长官都收贿,我们为什么不能拿?两位士兵嘀咕一阵,大为满足。

山洞内。“咔!咔!”大概是有人已经闯进去的缘故?这些线偶骨架再也不像现前那样起伏。它们像疯掉的人扑向畏畏缩缩的士兵们。“咔嚓!”两三个线偶骨架把进去寻宝的警官抱了个正着。“啊!救我!”挣扎的范警官不知又触动了那里的机关,一只骨手捂住了他的嘴。没有惊叫,没有挣扎,静静地晕过去了。连正欲扑过去救援的士兵也吓傻了!妈呀!这到底是什么啊!咬着牙把他们的长官从骨架中拉了出来,狼狈的逃离了。

回去后警官和几个士兵也许要连续躺了几个月的病床才能有所好转。由于警官的原因抓捕任务没法安时完成,由以嫌疑犯逃入人迹罕见的山林中,普通人员无法寻查而移交上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