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古怪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3156 2013-04-22 11:25:07

  胡寒丰等了好久也不见秃子回来,不禁有些恼火,他大爷的!什么情况你到是先回来报个到啊,不知道老子还在树下避雨呢,阿涕!阿……涕!妈的!感冒了,冷的胡寒丰直哚嗦。

呼!呼呼!呼!山风似乎刮的更紧了,雨声也急了!“哗!”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咦?众人只见在不远处凭空显现出个东西,好奇地凑近围观!

“啊!是三哥!”

“哇!是秃子!”

“妈的!太邪门了!这秃子定是冲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胡寒丰惊道。“弟兄们救人要紧,留下三十个弟兄暗中监视他们的行踪,随时提供他们地动向,其它人随我去玉塔村李哥那里,他老人家应该有办法!”

胡寒丰口中的李哥当然是李宝承,胡寒丰坚信像李宝承这样的大盗肯定有他的绝活,否则他怎么能三四年如一日平安如事呢?“还有老二你让大伙把那几十把枪留给跟踪的弟兄们,今天情况有些特殊,最好不要发生冲突,远远地跟踪就行了,等我请教胡哥回来,再对付他吖的!”

“走!回镇里提车!”

“走!”

“走!”不一会儿,两队人便钻入雨幕中,消失不见!

“富贵,那些人走了吧?”坐在树底下的张治国懒懒地问道。“走了一批,留下一批。不过也没事,他们离咱们很远,这次只是跟踪!”王富贵淡淡地说道。王富贵站在雨中透过雨幕望了望远处移动的黑点,笑了笑转身说道:“走吧!咱们也该走吧!”散落了一地的灵物也跟着蹦蹦跳跳地离去了。

在一个豪华地客厅里。“哎哟!你看老兄说的!你瞧瞧!这探宝队的人马都在我老李家!不会是那样的,老兄多虑了!”说话人正是多年盗墓的李宝承。

“李哥,我们也不是贪财之辈,正如刚刚老四说的,一个月三千生活在农村足以过个好日子!我们知道李哥对我们绝对不薄,可是这次情况比较特殊啊!”无奈之下温小鹏把李二狗之事前前后后详细地说了一遍。“哦?竟然有这样的事?”李宝承大惊,没想到李二狗以及温小鹏如此有厉害!

“好!老四你去拿钱!”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一阵刺耳的电话铃音响起!“喂!哦!胡弟啊!哦……好说好说……”,挂断话机时,李宝承愁眉紧锁,陷入一阵沉思,这些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所有的离奇事都凑今天了?

“哦,老兄啊,那你先去吧,有什么事尽管说,还有那个啥你先探探李二狗的口风,看他需要多少,有什么突变情况让王老弟来尽快通报!”李宝承突然想到俩人还没走,便下了逐客令。

“哦,今天之事我二人一定会铭记在心,他日必当恩谢!”

“哎!你看老兄这可见外了!老兄尽管拿去便是!”

……

雨没到了下午三点左右就走了,带着风离去了;没有在这小小的地方留恋,匆匆地走了,像一个赶路的僧人从不会留恋这凡俗的世尘。众灵物也蹦着跳着钻进了神羽之中,一切又恢复正常,像以往一样。

“富贵快到了!那个啥灵龟你出来给我俩改改这容貌,省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咱这是回来探宝的,可不是让那些愚昧的警察送咱进监狱的……”。

“行了,你少唠叨几句吧,走直奔湖泊!”走在雨过后的山林里,总是有种说不出的舒畅。看着冲洗过后的焕然一新的世界,嗅着淡淡的青草花香,沉浸在清新的空气里,说不出的美妙。这就是回归自然的感觉?真的不错。

钻过一片山林便可以远远望见一泊清水静静地伏在地上,像是一个白色的衣带,又如一块巨大的宝石嵌禳在大地上。空中忽起忽落地水鸟在攻击着鱼群,抓捕着肥美的鱼儿。从湖畔迎来的清风在耳边缠绵着,似乎像这样的美景中一切都是美好的,连山那头的狂风溜进来便顿时能收敛许多。

“他妈的!就算是李二狗的尸体在这湖泊里找不到了,也是他享福了!”张治国突然想到那件气愤的事,便破口大骂道。“也许,消失的李二狗的尸体和湖底的古怪有关系!”王富贵猛吸了一口香烟,徐徐地吐出。

“这很有可能是大黄虫说的这湖底的古怪在作怪,肯定与那鬼东西有联系!”

“恩,没错!干它吖的!”王富贵狠狠地把烟头掐灭弹落在草地上。“寻法,这次还是你带我下去吧!尘缘和风行随后下来!自成和寻境你等在岸边守着!”王富贵命令道。

“明白!”

“明白!”

“明白!”

哗啦!朵朵水花飞溅起,有骤然落下。跟着大黄虫在乱石堆中钻来钻去,渐渐地那原本狭小的空间变大了,变的宽阔起来!眨眼间一座纯白色的建筑出现在视野之中。那精雕细琢的圆形石柱支撑着一个宛如苍穹的拱顶,建筑两翼之间是两扇镶嵌满珍贵宝石的石门,一切尽显奢华瑞气,一种神秘而庄严的气氛从头顶压迫下来。

“走!进去看看!”门没有预料中的紧闭,而是轻轻一推便无声地打开了!这反而令人经神一紧,压抑起来!每堵墙壁上都嵌禳了一个巨大的宝石,散发着淡淡地乳白色的光辉,屋里为之明亮,并不很透亮,始终是淡淡的光华在游荡,像盛夏的黎明。

……

温小鹏提了钱,随手拽了王健急忙地向王富贵家赶去!“温哥,昨天他怎么跟你说的?”王健边跑边问道。

“你说二狗啊?嗨!昨天我正在瞎转悠时,突然瞧见有个人影闪进了王富贵家,我好奇地跟了进去,突然被那人发觉了,一下子转了过来!当时,可真是吓了我一跳,你说咱干这跟踪的活儿也不是一两天了,可这次却被人家还不到一分钟就发现了!还好!我仔细一瞧!哎哟!这不是李二狗嘛,可把自家兄弟吓死了!后来他让我先走吧,明天去找他!唉!那家伙也怪可怜的,浑身湿淋淋地还粘了水草……”温小鹏回想着。

“那个啥,温哥万一咱们猜错了呢,这万一他不是要钱呢?”虽然拿到了钱但王健面对已成亡命之徒的家伙还是有些不踏实。

“你又傻了吧!他不要钱要啥?拿了钱啥买不到?难道他还非要了你命不成?”温小鹏见王健又问这样愚蠢的问题,不紧有些恼火,世间怎么会有这种蠢货存在?难道是为了衬托像我这样的聪明人的?恩,应该是这样,温小鹏这样想道。

“一会儿我提钱进去,你在窗外守着静观其变!”走到门口时,温小鹏吩咐道。“哎!那温哥你小心点!”王健应声道。“吱哑!”门推开了!温小鹏望着那熟悉的面庞送上了笑脸。

“二狗,东西给你带来了!不知够不够?你瞧瞧!”温小鹏把手提箱放在桌子上,顺手打开,露出成捆的钞票!玻璃窗外的王健直愣愣地盯着,看的直咽口水,哇!想不到那李爷给了这么多,估计有二三十万吧!

“二狗,你看?”温小鹏见李二狗一声不吭,半天也不表个态,顿时有些急了。“噢,很好!很好!”李二狗收起手提箱拍拍温小鹏的肩膀说道。可温小鹏被这李二狗友好型的一拍不胜恼怒,心中立即骂道:“不就杀了个人么,有什么了不起,如今这到不知天高地厚地装起大哥来了!**算什么东西!”温小鹏对李二狗这个不理智的举动非常不满,心里极其不平衡。

本来自己只剩下王健一个小弟已经够委屈的了,可是如今到好,自己曾经的小弟装牛,给自己当起大哥来了!可是面对这个王健口中的可怕的亡命之徒,温小鹏也没有办法,欲哭无泪!“我饿了!”李二狗又提出了一个在温小鹏眼里看来是非常不知趣的要求。靠!得寸进尺?**的有腿有脚的,饿了告谁啊!去你大爷的!不过这些也只能在心里吼吼。

“那个啥二狗啊,你可真会和老弟开玩笑,你说这一大堆钱一会出去啥买不到啊……”

“我想吃你……”,话音刚落只见李二狗周身爬满在空气中浮动的水草,像爪掌一样非常诡异!

“嗨!你看老兄这次可把玩笑开……”在低着头生闷气的温小鹏刚刚抬气头,就看到惊奇诡异的一幕!“啊!”成千上万的水草像离弦的利箭一般穿过温小鹏的身体,团团包围。

“你……你不是李二狗……你是谁……”,温小鹏那被疼痛扭曲的嘴脸生硬地挤出几个字来。没来得急等答案,很快就被水草包围了,当草团缓缓地散开时,地上只剩下一堆破烂的衣物。

“啊!”躲在窗外的王健完全被吓坏了,直到他看到李儿狗盯上自己时,才想到求生的本能-逃!“哈哈!哈哈!你逃不掉的!”随之又是上千万的水草像饿狼一样扑了过去!

“啊!救命!救命啊!”王健不要命地狂奔着,王健不自信地回头望去,妈呀!只有水草已经触及到衣角了!

“救命啊!救命啊!”王健拼命地撕吼着,但他忘记了这里离村庄很远。

“啪!”脚尖被地上的石头一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魔鬼般的水草扑来,王健迅速地从身上抽出两把钢刀,决心拼死一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