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凡间异事

荒野夜幕

凡间异事 千佛缘1 2837 2013-04-22 11:25:07

  从废城里转出了一头就扎进了密林中,因为对于这荒野之中没有路可言,在者头顶烈阳正旺。林里的阳光总是那么胆小,小心翼翼地挤在枝叶中,偷窥着。

一些枝条和带刺的细条儿不间断的从头间划过,那些正在叶片上续美梦的昆虫们,迷迷糊糊地顺着带刺儿枝条爬到头顶,在头发间钻来钻去,又不知趣的跑到了脸上,挑战着,撕咬着人类与生俱来面对昆虫无理取薄弱的耐性。

诚然两人靠着自身的经验在林间穿梭着,寻找着。但是,在这大深山之中仅仅靠那点不完善的经验是往往不足够的。脚下还是无尽的野草,周身仍是无穷的迷林,眺望天边夕阳找已乐红了脸,害羞的躲在山下。

这?这到哪了?眼前绵延的群山,披载了悠悠岁月,迷漫着一层人类面对自然而无能为力的焦黄之色。偶尔眼前闪过只野兔,也是大自然对自己的戏虐。

“到处转转走走,看看有山洞之类能藏身的地方没?”“唉,我走不动了!治国一屁股坐在树上的一块不大的石头上。富贵也无话可说,毕竟确实累了。他非常也累了,由其是在这荒山之中更耗费体能。也罢,富贵找了几块打火石,在一堆乱石中央点燃了火,在山间不要相信黄昏能给你时间做点事,山间的黄昏一闪而逝,便是黑夜的降临。

接着王富贵备好了几个枯木,也稍坐休息饥饿也再这时袭来!肚子毫不讲理的叫喊着,而那山静静地,那树也不知多久才懒懒地耸一下肩,宣告一短长久地悠闲的时间落幕。

这荒郊野外地去那找吃的?“哗啦!”几片树叶夹杂着几片羽毛应声落下。什么东西?原来是鸟毛,唉!连你也欺负我,张治国把玩着一棵野草埋怨着。

“恩?鸟!有鸟窝!”“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树上有鸟当然有鸟窝了!”治国在富贵脸上投放了二十个鄙视,顿时一片悲惨的表情在富贵脸上浮现。

“我是说可以等到鸟傍晚时分去饮水时我们可以掏几枚鸟蛋充饥!”

“这个主意不错,”治国有些惭愧。

“待会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这个富贵果然记恨,治国在心中大发捞骚,躺在草地上出着闷气。

黄昏时分,一些鸟开始鸣叫离开了栖息巢所在的树,飞向远方。“我去跟着鸟找点水回来,你就在那里等我!”富贵丢下一句话就小跑着走了。

空中的鸟可不是乡村的小麻雀,仅那乌黑有力的翅膀就有半个脸盆那么大,但看嘴与爪并不是食肉动物。往往食肉动物都有攻击的危险,如钩的尖嘴和锐利的爪子是它们最得力的武器。

由其是像天空中飞着的这么大的食肉鸟类,凶猛无比,如果它们冲动的一股脑儿攻下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所以当你一个人在这荒野之外不幸遇到它们你最好祈祷它们淡定些。

寻找水源的一般在山谷底部的地区。富贵边跟着空中的鸟边注意着脚底,这地方到处都是茫茫野草,也许一个稍不留心就会掉下谷底,运气差一些的说不定会因自己的掉落而惊醒了正在休养身息的蛇、蜘蛛或蝎子它们愤怒地找你算帐,就足够你折腾了,不论如何最终还是你输了,负出了惨重的代价。

因为那是人家的地盘,得确它们天生喜欢在阴暗,潮湿和阴凉的地方生活。因此,不到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要去那些该死的地方!

前面的草地越来越厚实富贵被迫慢了下来,谁知道一脚踩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只能在上面小心翼翼地移动。

羊群!终于老天开眼了!富贵心中暗喜,慢慢地蹲下等待着羊群的前行。食草动物通常永也不会远离水源,因为它们早晚都会饮水,留意跟踪动物的足迹经常会帮助找到水源而且它们走过的路是不会存在危险的。

果然它们下山走去显然流水在山谷低洼的地方,富贵紧紧跟随在羊群之后。或许,在这没有天敌的天堂里,羊群习惯了自由舒适的生活,那种天生带来的警惕性已经在静悄悄地退化,从而使富贵可以一直跟随其后而一切平安无事。然而很快富贵的这种想法就破灭了。

转过一片荆棘林富贵突然感觉到一双凶眼在盯着他!侧身望去立刻惊呆了!狼!巨石后面隐藏着一头饥饿的成年狼!富贵险些慌乱了手脚,缓缓地移动着步子,盼望着也惧怕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不远处河边的草是黄牛身上的毛,枯黄,纤细。如那的冬季的太阳毫无生气,羊群在向河边移进着。愣了好久富贵回过神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羊群渐渐地离去,把自己抛了老远,只剩下自己孤零零地在这危险区,似乎危险又增加了一些。

妈呀!拼了!拨开双腿向河边奔去!此时治国也不好受,好不容易爬上树找到鸟窝时,一抬头看到水灵灵的野果,兴奋之下摘了许多,正要下去时突然想到拿着这么多果子不方便,就毫不犹豫地向树下丢去,只见那野果刚沾地就一溜烟钻进厚厚的野草之中消失不见!

这?自己总不能用手去草堆里掏吧?谁知道会掏到什么危险的东西?这种冒险的事绝不能干!这荒野危机四伏要处处留心,时时在意。治国脱在上衣打了结便快速地填充着“包袱”因为天边的夕阳很快就要溜了!

如果身后没有那该死的狼,山间的日子该是多么美好。水总是不停歇地流着,但水底的鱼群才不会在意,在意藏在水里偷溜走的时光,在这悠闲的山间里。它们更不会知道,逃出山林中的宝贵时光,被世人争抢着。

暂时想像中的危险没有袭来!这是?难道是老人们说的规则?简直不可思议!村里老人们说动物界有个规定:在饮食其间任何动物都会停止攻袭。

是啊!如果像羊群这类弱势群体连基本的饮食都不能保证的话,它们早已不存在了,那些依赖以它们生存的强食动物也随之灭绝了!这是多么富有智慧的法则啊!富贵不禁感叹!

河畔早已干枯死去的树干忘记了倒下,在金色的余辉中直笔地站着,沉醉着。夜幕降临吧,只有在黑夜里富贵就安全了!藏在丹田的三个鬼灵会出来悠转,因为黑夜是它们的天下!

富贵找了几根碗口粗的翠竹简单地处理加工后装满水,坐在河边等待着闪烁在河床中的最后一点星点熄灭,静静地是一种等待的煎熬“嗷!”一声长啸划过天际宣告黑夜落幕。快出来!寻风!富贵在心中狂喊道。但里面静的出奇,没有一丝声响!一排排细汗渗出挤在额头上。没有任何动静!

“嗷!”异常兴奋的狼缓缓地向这边走来。该死的!怎么一个也不出来?快!快点!王富贵焦急在心中狂喊着,然而一切如先前那么静静地,没有一丝声响!狼踩着兴奋的节奏步步逼近!妈的!占用了我的神羽竟然在危机关头不帮忙!愤怒藏在胸腔中一起一伏酝酿着,周围的养群也在谨慎地移走着,寻找着时机逃离,一些幼年羊羔小胆怯地哚嗦着,底声地求叫着.

显然,像今晚这样地事很少发生!神羽?对!富贵突然镇静下来!调出神羽,意念一闪,周围地羊群随之自己便出现在另一世界!瓦蓝色天空,游荡这几朵祥云,地上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和森林,零零散散可见几汪清泉。哇!真美!富贵不禁感叹!应该再加工一下,好像还缺少些什么?老感觉空旷旷的。

“嗷!”刚刚兴奋不已的狼激动地扑向富贵时,却见白光一闪,消失不见!扑了个空!就连旁边的羊群也一个不留的不见了!这怎么可能?凶狠的眼睛多了许多惊恐和呆滞!一动不动地敦在原地,看着地上一片夜光的羽毛。

咦?谁在说话?“是我们!”嘎?!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听错了!王富贵在心中自我安慰着。旁边从树枝上掉下的树叶,躲在背风的地方继续沉睡着。富贵不由地到退了一步。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刚刚带进来的羊群!“喂!抬脚!抬脚!你踩到我了!”嘎?富贵小心翼翼地抬起脚向下看去。啊!原来是刚才从树枝掉下来的树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